趙雅芬專欄:10年後的田馥甄 你依然好嗎

趙雅芬 2020年10月07日 15:40:00

田馥甄已樹立堅不可摧的個人品牌。(何樂音樂提供)

郵件裡一直留著這封信。

 

那是10年前的一個檔案,當時我在一家雜誌社上班,田馥甄剛剛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To Hebe》。約訪時,設計了快問快答篇,50個問題以秒計時。

 

「你最喜歡自己的哪一部分?」她回:性格。

 

「你最不滿意自己的哪一部分?」她答:性格。

 

「如果設一個演講題目,你覺得自己可以講的主題是什麼?」她說:「身為悲觀個性的人,如何成為悲觀界內最樂觀的一個人。」

 

10年是一條長河,回首凝望,同一個人,身軀之下的結締組織仍根深蒂固,鬆動不得。

 

(何樂音樂提供)

 

田馥甄9月底一連在台北小巨蛋舉辦四場名為《一一》的演唱會,場場秒殺滿座,蕭條的景氣絲毫無法抵擋她的光芒。隨著演唱會的舉行,她新專輯《無人知曉》也順勢推出,各大排行榜冠軍寶座都是她,也不足為奇了。

 

一切都很風光。走過10年,田馥甄已樹立堅不可摧的個人品牌。

 

但波光粼粼、綿延悠遠的長河,總會面臨埋伏的巨石,翻攪的暗流。

 

以田馥甄如今在歌壇的一席之地,有精銳優良的幕後團隊協助相挺,並不困難。難的是她全然坦白的交出自己,原汁原型,安好或頹喪,而這也是她歌聲裡最大的魅力,甜美有時,聲嘶有時,瘋癲有時,卑微有時。正如她專輯一開始序曲吟唱著:「我把我的靈魂送給你  或是一首歌  帶你前進深海裡  我把我的秘密借給你 一些孤獨的  自言自語」

 

田式唱腔是一座靈魂交換的道場,凝聚的是眾生的孤寂。

 

(何樂音樂提供)

 

演唱會上,她把兩首新歌〈底里歇斯〉、〈田〉,和〈無用〉這三首歌排列成群,笑稱那是「自我介紹」的組曲。〈底里歇斯〉恣肆放縱勒索情緒,悠悠吐出:「最好讓你 歇斯底里 不能自已才更自己 至少陪我 底裡歇斯 越是著迷越不受控制越著迷」。〈田〉是田馥甄的姓,歌曲彷彿重現奈沙馬蘭《靈異象限》電影裡那一大片玉米田的詭譎迷離,〈無用〉粉絲已耳熟能詳,聽到田馥甄唱誦:「別提醒 我有多英勇 我真想 好好輸給 心裡的怪獸」,任誰都有共鳴。

 

「老子、莊子的道理我懂,但慾望我更有。」身穿飄逸衣裳的田馥甄,如此老實剖開自己。於是,新專輯《無人知曉》的音樂體質豐饒華麗,包裝設計創意無盡,仍壓抑不了她欲衝破穹蒼,無邊無界的吶喊狂放。

 

田馥甄歌曲耐人尋味之處,往往是她投放到極限,又以幽默或勸世的視角穿透人間。〈人什麼的最麻煩了〉歌詞一針見血,人類的確是麻煩的生物,呼吸比說謊還辛苦,生活比電影還浮誇〈皆可〉像在天秤的兩端求取平衡,可中庸之道最不小心就是把自己逼到絕境,田馥甄選擇飆高的詮釋,傳遞皆可這樣的回答未必是隨性,更像是無所適從的喃喃自語。

 

相較於這些歌曲的滄涼放逐,田馥甄唱起眾所期待的情歌,也就猶刃有餘了。〈諷刺的情書〉和〈懸日〉淒美的獨白,每一口聲息都透澈晶瑩。我尤其喜歡 〈懸日〉的畫面,描述舊情人重逢,縱使彼此身邊已有他人,然而五味雜陳的情愫仍盤旋腦中,田馥甄一句一句透露著:「對峙著 不可能的愛情 也該像懸日那樣 讓它落下 讓它落下 讓我放下 我沒放下 我想放下」那真切的坦承,孱弱糾心。

 

(何樂音樂提供)

 

10年前的快問快答,我問田馥甄最常鼓勵自己的一句話是什麼?她說:「今天會很好。」問她對幸福的定義?她想了兩秒:「人生是由每一刻組成的,每一刻都要保持幸福,人生就會很幸福。」而當年她想給自己10年後的一句話是:「我相信你應該超幸福的。」

 

當時她手舞足蹈,笑到東歪西倒。

 

《無人知曉》的田馥甄,你依然好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