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ROC只在面對PRC時才有生命力

主筆室 2020年10月09日 07:02:00

為了避免共產黨不悅,維繫國共兩岸互動,國民黨一直以中華民國台灣去主權化為代價。(湯森路透)

馬英九日前表示,中共在1949年宣布中華民國已經消滅了,它也不可能再回頭,「要它開個記者會宣布(中華民國存在)嗎?不可能的。」馬英九認為,一中各表就是一個婉轉的方式,(讓中共)接受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這句話的言下之意是,中共不可能接受中華民國,也不喜歡聽到中華民國,兩岸在見面時就少講或不要講,「用這種方式(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可以維持雙方和平相處,使台海不會爆發戰爭。」

 

長期研究兩岸關係互動語彙的人,往往會被不同場合的不同用字搞得七葷八素,同一個人在不同場合對九二共識就有不同的說法。將這套語彙用到登峰造極的,當屬馬英九。在他那本《八年執政回憶錄》裡,對於五年前「馬習會」的國號運用就留下不少第一手的紀錄。

 

例如,在該書第11章「跨越六十六年時空的真摯握手」裡,一劈頭,馬英九就用全球英文報的標題「President of China and Taiwan met in Singapore」(中國與台灣的總統在新加坡會面)定位馬習會,認為這是兩岸分治66年來(距今五年前)最大的突破,堪稱歷史性的成就。這本書也描述了當時雙方幕僚折衝的過程,「我方原本堅持要再開場的公開談話提『中華民國』,張志軍(當時的國台辦主任)反應震驚,回應措辭強烈,強調若馬堅持提『中華民國』,習也會提『一國兩制』等台灣不能接受的用語。」幾經折衝,在面對外界的公開談話裡,馬英九的談話變成:「海峽兩岸在1992年11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簡稱『九二共識』。」

 

馬習會的公開談話裡只剩「一中」,沒有「各表」,據傳這說法讓現場的我方幕僚與學者相當錯愕。不過馬英九事後宣稱,他確實當著習近平的面講出「一中各表」與「中華民國憲法」,希望民進黨別再誣賴他。據了解,馬是在雙方閉門會裡提到「中華民國」、「總統府」等等字眼,但這已經讓他樂得回來驕其妻妾了。

 

就此,大約可析辨出馬英九如何運用這些形容兩岸關係的不同字眼:第一、他同樣樂於被國際媒體稱為「台灣總統」(所以國民黨真的別再挑剔外界稱蔡英文是台灣總統了);第二、在台灣內部,九二共識才有一中各表,「中華民國主權獨立」也只是對內消費;第三、只要與中共官員會面的公開場合,就只剩「一中」,沒有「各表」,更遑論中華民國的存在,頂多在私下會面或觥籌交錯時,飄過「一中各表」的字眼,或說說中華民國的軼事,而這是為了不讓對岸官員覺得「難堪」。

 

馬英九的這些語彙轉換,大致上也是從2005年開始,國民黨人面對兩岸交流的最高指導原則。如果這原則被質疑是喪權辱國,那他們就會阿Q地宣稱:兩岸能夠「平起平坐」、「公開互動」,就是彰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最高象徵。

 

為了進一步鋪墊這種去主權化的兩岸互動模式,這些人也開始曲解中華民國憲法,宣稱憲法增修條文有「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是一部「統一」憲法,所以我方不能表到「兩個中國」。但事實上,《憲法》本文總綱第二條規定:「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中華民國既是個主權獨立國家,國民黨也一天到晚要共產黨「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這至少也是「兩個中國」,怎可能「一個中國」?說穿了,拋棄自己的主權與國格,都只是為了維繫國共互動,進而掌握在台灣的兩岸話語權。

 

國民黨從2014年開始一路在台灣兵敗如山倒,就是被多數台灣人看破手腳,開始為這種去主權化的兩岸交流付出代價。年輕的黨主席江啟臣想振衰起弊,只好再度回到「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就是中華民國」的立場,這也是國民黨近來立法院推動兩項親美決議案的背景。只是,江啟臣想「親美和陸」,不但得面對共產黨的堅壁清野,也必然面臨到黨內保守派的暗箭狙殺,國民黨內的路線鬥爭早已是現在進行式。

 

中華民國的迫切危機來自中共,而非民進黨;所以,展現「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就是中華民國」的最好方法,不是與民進黨比誰更愛中華民國,而在於公開表述中華民國(ROC)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的存在事實與意義。如果國民黨繼續搞不清楚這前因後果與輕重緩急,就算再喊一萬次「中華民國萬歲」也是枉然。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