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跟你說生活哪有什麼難? 不要相信他們 

瞿欣怡 2020年10月17日 16:30:00

「插花讓我覺得自己還能好好生活,沒有墜落谷底,沒有貧乏邋遢到過不下去。」(Image by StockSnap from Pixabay)

如果有人看輕你,跟你說生活哪有什麼難的,你的軟弱都是藉口。不要相信他們。

 

人生很難。每一個帶著微笑的人,都有躲在角落哭泣的時候,只是他們學會出門時要抬頭挺胸罷了。

 

很難受的時候,我會抱著棉被,再窩一下,擁抱自己,在心裡輕輕地對自己說:「沒事喔,今天一定會很順利的,不怕不怕。」

 

就算暫時當個沒用的人也沒關係啊,能夠好好度過今天,就已經做得很好了。

 

 

做個沒用的人也可以喔

 

這陣子情緒低落,做什麼都不起勁,大概是第一季衝過頭,力氣用盡。趁著週末心情好些,到花市買了一束春天專屬的「翠珠」。翠珠的花莖細長優雅,葉子柔軟嬌嫩,開花時,一蓬一蓬的粉紅色小圓花像飛起來的小裙子,風吹來,裙襬搖搖,讓人忍不住微笑。

 

幸好我用最後一絲力氣買了這束花。一整個禮拜,我都依靠著這束花才能好好生活。

 

家裡有花,是從小養成的習慣。爸爸喜歡玫瑰,種了滿院子玫瑰,院子角落還有棵含笑,奔出牆外長得燦爛,路過的人常常摘兩朵回家;媽媽也喜歡花,美容院的洗頭椅下收著花瓶、劍山,得空時插上一盆,有模有樣自道流派。

 

爸爸身體不好,中年罹癌,做很多放射性治療,病痛發作時,只能到院子看花紓解;媽媽承擔家計,不只開了小小的美容院,到街上的美髮補習班當老師,甚至兼做大家樂組頭,但她仍然在生活的縫隙中,擠出時間插花,笑著說:「還是要有花啊。」

 

離家後,我也習慣在住處插花。文化大學的小巷子裡,有家花店,我要進書評社社辦時,總會買幾枝白色的花,像是深山櫻、海芋,白色的花讓社辦有些清新的氣息,就算沒人來,至少還有花。宿舍裡就隨性插著當季的花,簡單攏一攏,放在漂亮的瓶子裡,學生宿舍也不那麼簡陋了。

 

插花讓我覺得自己還能好好生活,沒有墜落谷底,沒有貧乏邋遢到過不下去。

 

如果有人看輕你,跟你說生活哪有什麼難的,你的軟弱都是藉口。不要相信他們。人生其實很難,每一個帶著微笑的人,都有躲在角落哭泣的時候,只是大家都學會出門時要抬頭挺胸罷了。

 

總是會有不為人知的窘迫,你無論如何都離不開家,換了好幾套衣服,還是覺得自己很醜,不知道如何是好;好不容易進了辦公室,攤開爆炸的待辦清單,知道該報帳該寫計畫書該把昨天延誤的工作補滿,你卻依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對著電腦發呆,等回過神來,天又黑了;回家路上,你不停地罵自己笨,為什麼別人都能精神抖擻,偏偏你什麼都搞砸了!

 

生活真的很難,難到有時候連說出「我很努力」都覺得心酸,是啊,我很努力了,為什麼沒有得到好的回饋?難受到谷底的時候,放自己一馬吧。誰說不可以脆弱,有時候就是沒辦法振作啊。

 

以前我總是說,吃飽了就不怕了。但如果遇到連熱湯、蛋糕都無法平撫的憂鬱時,就買花吧。不會養花的人,記得買麥稈菊,耐活又燦爛,像咧嘴大笑的傻氣朋友,圓圓一朵,顏色鮮豔花苞堅強,記得換水的話,一束花可以開上三個禮拜。

 

把花放在家裡最顯眼的地方,憂鬱的時候看看花,花兒會溫柔地說:「做個沒用的人也沒關係喔,好好活著就夠了。」

 

 

 

本文摘自《吃飽睡飽,人生不怕》,木馬文化出版。

 

※瞿欣怡:江湖人稱「小貓」,愛吃愛玩,任性驕縱,卻很心軟。路見不平,不拔個刀,自己會過不去。曾經擔任文案、記者、編輯。曾任職《壹週刊》國際旅遊組記者、《TVBS周刊》主筆、小貓流文化總編輯等。現專職寫作,曾二度獲《中國時報》開卷美好生活獎。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