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敬驊:吻男生沒什麼不一樣 除了乾燥一點

李雨勳 2020年10月13日 14:14:00

曾敬驊面對鏡頭泰然自然,一臉青春無敵,讓人想咬一口。(楊約翰攝)

曾敬驊以出道作《返校》一戰成名,主演的第二部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又造成旋風,星運好,也要頂得住成名的壓力,別看他好像很適應,其實他常常害怕達不到大家的期望,「我還滿看重工作品質這一塊,但我不能要求別人怎麼樣,只能要求自己。」於是拍戲時總是一個人消化情緒,往往造成內傷,不小心還給人大頭症的誤會,讓他好為難啊!

 

娛樂圈總是需要新鮮貨,22歲的曾敬驊應聲崛起的正是時候。論外型,他眉宇之間神似張震,論演技,也具大將之風,論運氣,則是好到不可思議。實力可以靠後天積累,但機運端看各人造化,想想許光漢苦熬8年才走紅,他透過萬人海選出線,在《返校》首次演戲就挑大樑,票房還大賣2.6億,說他幸運一點也不為過。

 

曾敬驊(右)與王淨合演《返校》大賣,兩人就此星運大開。(影一提供)

 

曾敬驊眉宇之間的神韻,與年輕時的張震有幾分相似。(楊約翰攝)

 

大學念導演系的曾敬驊,深知一部戲的成功,絕非演員的功勞,當然也清楚自己的好運。如今出入工作有人陪,走到哪裡都被眾人圍繞,溢美之詞更是聽到爆,他時刻警惕自己別太過飄飄然。問他是擔心被說大頭症嗎?「我是很怕自己會給別人這種感覺。」他解釋在工作時,他常常因為不搭理人而被誤會,「當我在準備情緒的時候,不太想跟別人講話,我需要自己的空間,會給別人很大的距離感。」

 

「我滿看重工作品質這一塊,但我不能要求別人怎麼樣,只能要求自己,所以當有很多的壓力時,我會嘗試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他記得拍《做工的人》,因為是電視劇拍攝節奏很快,有個鏡頭他老是演不好,情緒一直沒到位,他自責又束手無策,就叫助理罵他、攻擊他,「我覺得那是一個羞恥心的問題。」事後他很後悔這樣說,「我這樣反而是在給別人壓力,我應該準備好自己的狀態再來。」

 

曾敬驊(右)演出《做工的人》,一度無法適應電視劇拍攝的快節奏。(大慕影藝提供)

 

他無奈透露,當沒有辦法做到別人的要求時,身邊又沒有人幫忙,他習慣「自我消化」壓力,往往積壓太久就是大爆炸。家住宜蘭的他,因為拍了《返校》之後就很少回家,有次難得回去一趟,家人想跟他多聊天,結果他太累,滿臉堆滿不耐,雙方擦槍走火,變成大吵一架,「那天吵完架,我覺得很抱歉,我不小心看到我爸的手機,發現他的YouTube搜尋,全是關於演員在幹嘛的影片,還有我的採訪片段,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很擔心我,想了解我在做甚麼。」

 

經過那一次吵架,他跟家人把話說開,後來拍《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他先跟家人報備,說要演一個同志角色,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他們反而要我全心全意去準備角色,不用擔心。爸爸還說,如果劇組發生甚麼事,記得講一聲,家人永遠在,不要自己悶著。」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去闖盪,去圓夢。(延伸閱讀:一封寫給電影的情書:用30年把這兩個男生刻在你心底

 

曾敬驊外型帥氣,可塑性高,潛力無可限量。(楊約翰攝)

 

這次他在新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飾演高中轉校生Birdy,是個在剛解嚴的年代,帶頭頂撞教官、衝撞體制的怪咖,卻深深吸引住陳昊森扮演的模範生阿漢的目光,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情感糾葛,獲得同志共鳴,也打中腐女芳心,上映後票房長紅,目前已飆破五千萬票房。

 

曾敬驊說,開拍前為了培養默契,他與陳昊森住進劇組安排的公寓,展開同居生活。朝夕相處下來,往往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甚麼,「昊森緊張的時候會手握拳頭,一直冒汗,有時候他很容易焦慮,透過他講話我能察覺到他在緊張。」他形容那是一種心電感應、一個fu,很難用言語描繪,像是有一次他比較晚回去,沒吃東西,「剛好昊森有朋友買了一碗乾麵給他,他就把那一碗乾麵給我吃,那一刻就覺得好感動。」(延伸閱讀:【入戲太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大賣3千萬 曾敬驊、陳昊森「國民CP」難捨難分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聚焦在80年代剛解嚴的台灣,一對遊走在友誼、愛慕之間的高中同窗的故事。(氧氣電影提供)

 

曾敬驊(左)、陳昊森成了「國民CP」,受到粉絲熱烈歡迎。(氧氣電影提供)

 

下戲後,兩人還要開心靈檢討會,聊聊今天拍戲的狀況,或是討論一下明天要拍的戲,好比兩人在學校浴室的激情戲,拍攝前不知排練了多少回,等做好走光的防範措施,正式來時已經不覺得尷尬了,「當天大家都很專注,開拍第一個take感覺就差不多到了。」他們現場很多情緒都是真實的,接吻也完全沒有對過,當下感覺對了就吻了,「吻男生的感覺,嘴唇比較大、比較厚一點吧,沒有甚麼不一樣,比較乾燥一點,跟女生比的話。」他笑笑地說。

 

從開拍到殺青,他和陳昊森幾乎形影不離,建立起的革命情感,讓他坦言要分手那天真的捨不得,「搬家當天,我有打一通電話給昊森,謝謝他這三個月來的陪伴,以後在表演上面,會繼續給對方支持跟信心。」他不諱言在角色上當然有愛上陳昊森,但離開兩人同居的宿舍,回到各自原本的生活,往下一個劇組去,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了。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