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原聰美結婚 關新垣結衣什麼事

重點就在括號裡 2020年10月14日 17:00:00

石原聰美(左)與新垣結衣,是目前日本演藝圈兩位重量級女神,擁有大批死忠鐵粉。(取自石原聰美&新垣結衣IG/上報流行製圖)

今年10月的第一天,風和日麗,正是台灣的中秋好時節,不過在傍晚時分,日本傳來了震盪整個演藝圈的好消息:「石原聰美結婚」。

 

做為現今日本演藝圈裡標誌性的美女演員,她的結婚消息在社群上整個炸開。對,是「炸開」沒錯,短短幾小時,日本推特上擠滿了她結婚的各種動態及討論,不過比較妙的是,有另一位跟她完全沒關係的美女演員也被拉進討論,被tag數幾萬條「#ガッキー」(Gakki)的標籤──那正是新垣結衣的暱稱。

 

當晚一個吸引近萬日本網友點了愛心的熱門推文,寫的是「如果Gakki結婚的話這個國家會滅亡」;隔天發生了日本藝能人的「丁蟹效應」──熱門藝人若傳出結婚消息,隔天的日股就會跌。北川景子與DAIGO結婚跌了479點,福山雅治與吹石一惠結婚,大跌714點,而石原聰美宣布結婚的第二天,東京證券交易所系統剛好故障,日本網友順水推舟,在推文裡寫:Gakki如果結婚「交易所應該會直接倒閉」。

 

石原聰美結婚的消息讓許多女神宅粉心碎。(取自Instagram satomisquad)

 

當然,這只是在開玩笑,雖然股市與藝人結婚的關連很難說這是不是巧合(也許是結婚後會流失粉絲造成事務所股票下跌),不過如此的玩笑話,某種程度上看得出她在日本演藝圈的「女神」地位──因為她是全日本鄉民的最後一條防線,身負重責大任,甜美的公眾形象深植人心,她永遠都是眾人的國民老婆。

 

說起來也巧合,石原聰美與她之間的相似處,在於近年來她們在電視劇上的表現裡,討論度最高的作品都是由同一位女編劇家野木亞紀子執筆:石原聰美飾演法醫的《UNNATURAL》,而新垣結衣則是當時掀起「戀舞」熱潮的《月薪嬌妻》。前者是在職場裡展露獨立女強人形象(第一集就與男友分手,後續也沒有再讓女主角談情說愛),後者則是在「契約婚姻」裡頭討探職場文化,野木亞紀子在不同的職場裡,分別替兩位女神寫出她們不同與往的女性形象。

 

新垣結衣笑容可掬的印象深植人心。(取自Instagram aragakiyui_fanspage)

 

當然,石原聰美本人並不是《UNNATURAL》裡十集皆無感情線,專注於案件的女主角,因為在真實世界裡,她找到「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與他攜手走下去」的上班族男子,做出了結婚選擇,但是這位屢屢被日本鄉民拿出來提的國民老婆的「幸福」,連八字都還沒一撇,就被眾人投射著這麼多期望──這就是壓力。

 

她出道十幾年來,接戲不斷,從《東大特訓班》與《My☆Boss My☆Hero》裡的高中生,《全開女孩》與《飛翔公關室》及《王牌大律師》裡的步入職場,再到《月薪嬌妻》的婚姻及今年《傻瓜父親青春白書》演了永野芽郁的媽媽,觀眾們看著她的青春年華,親眼見證她在這些戲裡的螢幕形象,逐漸長大,也一步步將她推上了「女神」地位。

 

不過私下的她低調,不玩社群,不開IG推特,在綜藝節目受訪時,說不工作演戲的時候就是待在家裡睡覺玩寵物(她養蜥蝪養了十幾年了),沒什麼緋聞,形象一直很好,人見人愛,待人親和,總是笑臉迎人──但她的公眾形象始終都是這張「笑臉」。她總是對著鏡頭露出各種笑容,可愛的,美艷的,傻氣的,最美的笑容,但是,她甚少對外界表露出自己的真實情緒。

 

當年新垣結衣在《月薪嬌妻》跳的舞掀起一股模仿熱潮。(取自Instagram aragakiyui_fanspage)

 

2018年,野木亞紀子在大熱劇《月薪嬌妻》之後,為新垣結衣寫了一齣量身打造的連續劇,作為她邁向三十歲的紀念作──《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在開播前,這齣戲身負年度大戲之重任,大家都期待黃金拍檔再起《月薪嬌妻》風潮,但是,收視率卻是逐步下降(直到最近有一些日劇迷重新討論它),為什麼?

 

因為野木亞紀子在這齣戲,寫出了她某一部份的真實:沉重的真實,疲憊的真實,苦澀的真實,尖銳的真實,軟弱的真實。

 

野木亞紀子將這位總是露出完美笑容的「女神」,放在苛刻的職場生活裡,遇到什麼事情她都逆來順受,默默接下。

 

慣老闆欺壓,她乖乖吞下照做;惡同事將工作推給她,她默默擦著這些麻煩事的屁股;男友與前女友藕斷絲連,她沒有直接生氣,反而站在他的立場,以一種奇怪的狀態體諒他。其中一集,她一邊承擔這些壓力,心裡一邊哼著兒歌〈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在那集,她站在高樓上哼出這段旋律,鏡頭只拍著她的背影,脆弱的女主角,好像下一秒就會出事──那簡直就是恐怖片。

 

將她某一部份的陰暗拍出來的《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雖然讓野木亞紀子拿到日劇最高榮譽獎項之一「向田邦子賞」,但卻落得收視率不高,粉絲不買帳的情況,這確實說明了一件事:大眾對於妳不美好的一面,是不感興趣的,他們要的,就是妳溫柔可善的完美笑容──即便在她的人生裡飾演最久的角色,也許就是露出各種完美笑容的「新垣結衣」。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呈現出新垣結衣女神之外的某些真實面貌。(圖片取自dorama9)

 

不過,與她合作過數次的岡田將生說,她是個「非常怕生的女孩子,但很乾脆俐落,也有很帥氣的部份」,似乎有些慢熱,安靜總是默默觀察著一切,跟她亮麗的外表之下有些反差,她並不是舉止落落大方的大家閨秀,她彷彿對真實的自己總有幾分怯,總有幾分纖細,所以低調,所以俐落。星野源在散文集《從生命的車窗眺望》寫她是「始終保持中立狀態的普通女孩」,因為她已經是日本知名度最高的年輕女演員了,卻不會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氣質,毫無架子,一切簡簡單單。

 

也許在星野源筆下的「普通」,或是岡田將生口中的「帥氣」,對她來說,這些才是最好的形容詞吧。因為低調的女演員,並非完美清純,她當然也有脆弱,疲憊,沉重的一面,邁向三十代,她開始展露出成熟的一面、收起笑容的那一面。

 

當然,她可以是勇於追求自己幸福的普通人,她也可以是率性的帥氣女演員,因為她無需露出笑容,也無需成為眾人的完美女神。

 

※重點就在括號裡:經營FB粉絲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擅長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