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危邦不入 台灣人千萬自求多福

主筆室 2020年10月14日 07:02:00

從李孟居(圖右)到鄭宇欽(圖左),中共關押台灣人顯然不是依著你的藍綠統獨立場來劃分,跟妳反不反戰,是否自認為台灣人也沒有干係。(合成圖片)

要瞭解近來共產黨公布的幾件台諜案,其實不用有太多的學問;只要看到他們逐一上電視「公開認錯」,大致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試問:有哪個文明國家的法律程序,可以容許任一個嫌疑人被逮捕之後,隨即失蹤十天半個月,甚至一整年杳無音訊,再出現時已是在電視上為自己的「犯行」坦承不諱,公開道歉,自白做了「對不起中國的事」?這不需要「進一步瞭解」,也不用奢談什麼「勿枉勿縱」,這根本是一場報復台灣人,恐嚇中國老百姓,順帶挑弄兩岸關係的戲碼。

 

先說「一號台諜」李孟居,他的身份是屏東枋寮鄉長的顧問,與現任現任枋寮鄉長陳亞麟是朋友,而陳亞麟還有另個身份是「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的候補理事,在中國央視的報導裡,這是一個「台獨組織」。李孟居與陳亞麟很關切香港反送中的情勢(台灣人應該都很關切),所以去年八月李孟居抵達香港後,就「在第一時間將相關圖片發回台灣」(其實就是發在社群媒體)。隔天他進入深圳,在一棟高樓頂層的酒店拿出隨身攜帶的DV和手機拍攝裡武警集結的狀況,隨即被捕,罪名是涉嫌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秘密罪。

 

在這個報導裡裡,除了自白,沒有李孟居身為「台諜」的「上線」證據,勉強把「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安了一個「台獨組織」的罪名,但李孟居在其中身為何事?有何干係?卻全然闕如。倒楣的鄉政顧問變台灣間諜後,他到香港、深圳所做的事全都成為「罪證」;在酒店樓上順手拍的武警集結畫面現場直擊,轉眼之間卻成為「刺探國家機密」,但有哪一個國家的機密是這樣隨手可得?

 

再談「二號台諜」鄭宇欽,在央視的報導裡,他是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的前助理(已遭卓榮泰否認),在就讀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期間撰寫情報研究論文(要不然要寫什麼?),試圖引起台灣情治單位關注未果;後來在2004年赴捷克攻讀博士學位,認識了我駐捷克代表處代表、國安局官員「李雲鵬」(已遭外交部正式否認),多次替我駐捷人員撰寫文章。2008年回台後在台灣軍情外圍單位復興電台做節目(這意味復興電台的員工與外包工作人員都是準台諜?)與有軍情身份的電台記者結識,在軍情人員的資助下,回到捷克展開「滲透」,召開「大型學術會議」,意圖策反中國駐捷人員,還發表三篇「中國威脅」論文,在捷克「抹黑」中國。

 

「二號台諜」的基本資料錯誤百出,把復興電台視作台灣軍情單位發展間諜組織的外圍團體,也與一般台灣人的常識差距太遠。同樣地,除了自白,外界看不到鄭宇欽身為「台諜」與其上線的緊密連結證據,倒楣的李孟居至少還有他所拍攝的武警集結影片,但鄭宇欽在捷克「策反」大陸人員的証據何在?

 

更弔詭的是,鄭宇欽也曾在台灣媒體發表多篇有關中國一帶一路與中捷關係的文章,在五年前發佈的一篇《歐盟視野下的一帶一路》裡,他最後以:「中國已非吳下阿蒙,中國已脫胎換骨成為強國。我研判,一帶一路一定會成功。」做結,根本就為中國現況擦脂抹粉。而捷克媒體《簡明新聞》去年一篇有關該國學術媒體與中國關係的調查報導裡,鄭宇欽一度成為主角,原來鄭仲介中國學生前往捷克查理大學就讀,並收取費用;而該校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尤普特納(Petr Jüptner)受訪甚至指稱,因為鄭宇欽來自台灣,所以未多懷疑,「沒有想到他是中國的工具人」。

 

從電視自白裡的「台諜」,到被捷克學者認為是「中國工具人」,從發表文章「抹黑」中國,到盛讚「中國一帶一路一定會成功」,鄭宇欽的故事巧妙地與「捷克」這個關鍵字結合在一起,卻偏偏與共產黨認定的「台諜」有不小距離。這麼蹩腳的故事是怎麼寫的?為何這樣寫?當然與捷克議長率歐盟之先來台訪問有關。

 

昨晚,央視再度公布「台諜三號」:一位立場偏藍,前赴中國,卻已失蹤兩年多的台師大教授退休施正屏,以及長期推動兩岸交流,卻也已失蹤兩年的台灣學者蔡金樹,其實都是台灣早已關注多時的舊案新炒。這也代表,藍綠統獨政治立場從非中共關押台灣人的標準,何時拿出來祭旗,以什麼樣的方式示眾,端視它不同時期的政治需要。

 

從李明哲到李孟居,從鄭宇欽到蔡金樹,這些人進到中國大陸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階下囚;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沒有正當法律程序的國度可以讓任何人隨時命懸一線,因為種種原因還得前赴中國的台灣人,就千萬自求多福吧!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