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隊或中國隊 聯電左右為難

林若伊 2020年10月15日 07:00:00

聯電若被中國視為國家隊一員,相對其他廠商受惠也許較大,但也會有來自美方的壓力。(湯森路透)

近期美中科技戰聚焦在半導體產業,而半導體產業又在近月聚焦於成熟製程的八吋廠吃緊產能,有傳出是因PMIC(電源管理晶片)及TDDI(顯示驅動晶片)市況火熱的緣故。而中芯國際(SMIC, 0981.HK/ 688981.SH)發出公告證實被美方放入出口限制名單,進一步拉升限制程度,距被全面封殺的實體清單,只有一步之遙。

 

而這個限制程度的近一步拉高,更加劇了中方對於缺芯的恐懼,急遽拉貨及搶佔產能的同時也抬高了報價,目前漲價幅度眾說紛紜,但說法都約莫落在10%-20%之間,也驅動了聯電(UMC, 2303.TW/ UMC.US)及世界先進(VIS, 5347.TW)這兩個主要產能為八吋廠的晶圓代工廠商短期內股價的上揚,唯這些廠商所製造的低階半導體,也開始有報價疲軟的風聲傳出。

 

細看中芯國際的全球市占率、產能及客戶名單可以發現,雖然製程落後,產能無足輕重,並不具有國際競爭力,然而在中國特殊的環境與情境之下,儼然成為收割所有中國國家資源的重中之重,諸如國家大基金的挹注、指標性廠商的灌單,堪稱中國特色。舉例而言,中芯的14nm及落後製程雖無法替華為旗下海思所設計的麒麟晶片續命,但供應華為最近轉向發展筆電產品的PMIC及TDDI等成熟製程產品,仍有餘裕。而在後中芯時代,誰能吃到這塊大餅,也變成是另一個大家關注的焦點。

 

中芯國際的中國客戶佔比為三分之二,我認為能吃到這部分的客戶,才能稱得上真正受惠到這波的轉單效應。畢竟市場上一直在提的高通(Qualcomm, QCOM.US)轉單,雖佔SMIC近10%的營收,但對高通來說,只是不到4%的近十二個月全球採購額,會令高通的緊張程度多麽劇烈,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另外其股價近月也呈現強勢,一點也不像是面臨斷貨危機的樣子。

 

糖衣與毒藥

 

若將該筆採購額換算成對聯電的挹注,在全部都轉單至UMC且漲價20%的假設基礎之下,再假設聯電成本完全沒有增加的極端狀況之下,則這筆來自高通的轉單挹注聯電7.2%的額外營收,將額外貢獻獲利的成長幅度來到36%。在本益比未改變的情況下,若此事為真,UMC的股價短期受益於高通轉單而漲幅達36%,這個被我稱為糖衣的部分,我仍傾向認為是合理的。

 

然而這樣試算下來,這個轉單效應可能不符合現在瘋炒聯電漲價題材股民們的期待,我認為還要再從聯電是否能順利承接佔中芯其他三分之二的中國廠商的訂單,才能全產品線漲價,進而營造出股價的想像空間。例如華為亦為中芯的主要客戶,為其筆電事業的零組件關鍵來源,若聯電被其要求轉單,則恐將面臨兩難:不接,則少了一個挑單漲價的機會;接單,恐面臨美方禁令的風險。而如何取捨仍要從中美雙方的動向來看,而就我的觀察,都不無逆風的成分,有吞服「毒藥」的可能。

 

據經濟日報載,「中國官方為了因應美國政府可能最快進一步制裁中芯國際的情況,所以要求中國境內的晶圓代工廠優先供應陸系 IC 設計業者產能,藉此提前儲備相關產品庫存、並持續儲備自主化能量」,乍聽之下雖保障了訂單來源,然而對聯電滿載的產能利用,不無排擠其主要客戶的效應,而官方政策的要求,恐也壓抑其漲價的空間。而台積電(TSMC, 2330.TW/ TSM.US)也有個在中國的南京廠,如何應對中方的壓力,恐怕也是個難題,更遑論聯電旗下設廠中國的和艦與聯芯了。

 

中方以政治力如此要求優先供應中企所需,也並不是首例。在2018年記憶體市況緊俏的時候,朝鮮日報便曾報導,中國國家發改委約談三星(Samsung, 005930.KR),要求控制記憶體的價格,並且優先供應中企所需。在被發改委拿來與美光(Micron, MU.US)及海力士(SK Hynix, 000660.KR)一起接受調查,是否涉及聯合壟斷行為的那當口,三星不敢不從。

 

除非像TSMC

 

但正向來說,若被中國視為國家隊的一員,中國如火如荼地把半導體泡泡吹脹的過程,聯電相較於其他廠商,受惠程度也會相對大。只是若也被美方視為中國國家隊的一員,如何應對美方的壓力,也是得再三思量的,若不像台積電般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在應對上恐會左支右絀。舉例而言,拉攏台積電這個過半市佔率,具全球壟斷地位的晶圓代工巨頭,除了耐心進行說服,也得祭出高額的補貼,才能讓其點頭答應赴美設廠。

 

而面對聯電這個市占率7%的廠商,僅僅是個與中芯近似的規模,是否能讓美方投鼠忌器?我認為答案不容樂觀。更遑論聯電正面臨美光在美的福建晉華訴訟案件了,我認為目前市場對此訴訟結果的預期也都偏向樂觀,有修正的可能。

 

日經新聞也進行報導,AIT(美國在台協會)有私下與台灣的半導體廠商溝通,雖招AIT的嚴正駁斥,但我認為若此事屬實,也是合情合理的。畢竟將中芯納入出口限制名單後,美方也在私下對美國企業進行政策的宣導,而這個封阻若漏掉海外廠商,恐無實益,美方的確有動機這麼做。另外,也有風聲傳出,美方下一步將封殺中國記憶體廠商。

 

在如此的國際情勢之下,的確會讓人有兩大之間難為小的感慨,而這也同時是台灣整體社會將要面對的國際戰略局勢的縮影,我還是認為現在的確是個不得不選邊的情境,考量到美中間政經軍事實力的巨大差距,台灣還是絲毫沒有選擇中國的理由。而台灣業者若想繼續保有被爭搶的價值,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SEMICON 2020的大師論壇所提及:為了保持在美中間都被迫切需求的地位,只能提升自己的技術水準,別無他途的說法,也值得我等國人借鏡。

 

※作者為前美系外資投信研究背景,涉略台股、陸股及多重資產等領域,現職為金融科技新創副投資長,並管理「若伊時評」粉絲專頁,以投研的角度跟大家分享對於時事的想法。作者及所屬之公司在撰文當下,已持有本文所提及的台積電(2330.TW)之多方標的與聯電(2303.TW)之空方標的及衍生性金融商品,其利益衝突議題請本文讀者知悉。唯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讀者請勿單純以本文為依據,請多方涉略後審慎地進行投資決策。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