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持修為音樂自斷學霸路 留長髮惹妹妹抗議「比我漂亮不要這樣」(上)

王慧倫 2020年10月15日 16:08:00

持修有個綽號叫寶藏男孩,高中時是人人稱羨的師大附中數理資優班學霸。(楊約翰攝)

「走金曲的紅毯很難,因為太習慣一個人關在房間,從沒這麼直接被大家盯著看,但最難熬的還是頒獎前那刻,雖然只有幾秒,但緊張到爆掉,叫到我名字時像被電到,只聽得見自己心臟撲通、撲通地跳!」

 

從房間走向眾人羨慕的金曲典禮舞台,今年24歲的持修花了整整7年,相當於他生命1/3的時間,對他而言,金曲獎的一切對他來說仍是場夢。他笑說:「典禮前晚,腦子裡跑過一百種畫面,唯一沒出現的是得獎畫面,因為新人獎這組入圍人都超厲害、很變態,我只能把一切交給老天爺。」

 

持修在「死亡之組」奪下新人獎,上台興奮模樣,連對手高爾宣在台下看了都直呼「感動」。(台視提供)

 

長髮飄逸、五官俊美白皙的持修,外觀有著雌雄同體的柔美氣質,但骨子裡的性格卻很「絕對」,幾乎沒有模糊地帶。就像他〈根本不是我對手〉裡唱著:「說那麼多 說那麼多廢話 但是你根本不是我對手」這般態度。他笑說:「從小就對喜歡的事很敏銳,不管是玩具、蒐藏還是音樂。」高二時,他從師大附中「數理資優班」主動要求轉班,學霸一夕之間退出分數的戰場,只是為了尋找能讓自己一輩子可以「保持熱度」的興趣。(延伸閱讀:「金曲新人王」俊美小鮮肉持修 昔青澀可愛模樣曝光

 

17歲孩子的決定,大人一定很難理解,但持修有一對強心臟的爸媽。問他當時有沒有鬧出家庭革命?他笑說:「我超感謝爸媽,我們住在同一屋簷下,但我連作夢都會很想他們。媽媽是家庭主婦,我是繞在她身邊長大的,她對我和妹妹採取『愛的教育』,有記憶以來就沒被打過,他們很放任小孩,覺得我們知道要做什麼才重要。」

 

長髮持修「雌雄同體」,更因為五官秀氣皮膚白皙,被時尚雜誌稱為「漂亮寶貝」。(楊約翰攝)

 

離開數理資優班後,持修開始摸索「想做的事」,首先去報名喜歡的畫畫課,不過因為手抖毛病,使用畫筆吃力放棄,還好他讀的師大附中,音樂風氣盛行,所以第二個嘗試,就是自己上網學吉他。他笑說:「我第一個樂器,是阿公放在家裡的一把爛吉他,我完全沒有任何底子,只覺得好玩上網練習,看著影片中別人的手放哪就跟著『硬學』!」

 

為了參加師大附中「天韻獎」,他買了把便宜吉他,從頭到尾只練習Bruno Mars的〈Grenade〉,結果初賽過關,到了複賽仍然只會同一首,卻發生各種衰事。「本來我和同學想用電子琴配吉他,但因為教室的壞了所以臨時更改,這時候吉他手要染髮先走、鼓手班上要拔河比賽也不在,剩下我自己彈。」結果他賽前調弦時,弦突然斷裂,右手被割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直冒,進了保健室後,教官一看覺得事態嚴重,要他直接去醫院。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算當下只會彈一首歌,也沒有決定從此要走音樂之路,但就是渴望強烈,『一定要把這件事做完』!」所以他拒絕教官,忍痛用兩根手指頭上台彈完,回家後持修被自已的堅持嚇到,「從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音樂』在我生命裡的重量,已經不一樣了。」

 

持修無論短髮還是學生比賽時的超級爆炸頭,都受到同學支持與誇讚,十足小可愛。(取自持修臉書、IG)

 

比賽過程中還有件趣事,是他一頭引人側目的爆炸頭。他說,當初轉出資優班,到了全男生班,一度害怕不適應,沒想到大家超nice。附中沒髮禁,他因為超愛黑人音樂,在同學支持下決定燙頭髮,連老師看了都搖頭笑出來,跟他說:「這麼多髮型,你偏偏選這模樣?」之後他決定留長髮,班上同學也很支持,倒是和他感情超好的妹妹徹底崩潰,提出抗議:「哥,你可以不要這樣嗎?你已經長得比我漂亮了,這下怎麼辦!」(延伸閱讀:【專訪】持修自稱正港男子漢 玩具控驚人蒐集飆破300萬元(下)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