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開麥拉】鄭有傑:淑芳阿姨和莫子儀的「婆媳過招」

鄭有傑 2020年10月19日 11:00:00

由鄭有傑執導的《親愛的房客》,獲今年金馬獎最佳影片、導演、原著劇本、原創電影音樂等6項提名, 莫子儀和陳淑芳也分別入圍最佳男主角、女配角。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陳淑芳阿姨邊看劇本邊微笑著說:「這我知道啦!」的那個表情。她似乎讀懂了劇本背後那些我沒寫出來的恩怨情仇,所以每當我試圖再進一步解釋的時候,看到她那深藏不露的微笑,就覺得:「對啊!人家吃過的鹽都比我吃過的米還多,關於人生,哪還需要我這小伙子班門弄斧?」於是我就決定把角色完全交給她。其他,現場看著辦。

 

到了拍攝現場,淑芳阿姨一進門總是會精神飽滿地大聲打招呼:「導演好~~!」然後一一跟工作人員噓寒問暖。尤其對於莫子儀,更是不時地關心他有沒有睡飽?有沒有吃飽?那麼年輕身體一定要顧好喔,老了才不會辛苦……

 

我甚至還記得她初次見到莫子儀的時候,劈頭就說:「我跟你演戲好緊張耶~~我跟別人說要跟小莫演戲,大家都豎起大拇指說小莫最會演戲!我好怕我會拖累你喔~~」莫子儀也只能謙虛地不斷低頭說:「沒有沒有,還要跟前輩多學習……」

 

(牽猴子提供)

 

殊不知這只是婆媳過招的第一回:先禮後兵。

 

為什麼我要用婆媳過招來形容這兩人?是因為這兩個演員在劇中的角色,就像是婆媳一樣。在劇中,莫子儀是陳淑芳兒子的愛人,陳淑芳對莫子儀有諸多不諒解,但卻不放過他,把他留在身邊慢慢折磨……

 

我還記得拍攝到他們兩個人的第一場戲是一場吃年夜飯的戲。那場戲也有是元介(飾演陳淑芳另一個兒子)、白潤音(飾演陳淑芳的孫子)。劇情是莫子儀把辛苦做好的年夜飯端來餐桌上,是元介正打算邀請莫子儀一起吃,陳淑芳卻要是元介坐下來趕快開動,意思是不用理會這個外人。

 

(牽猴子提供)

 

這場戲陳淑芳只有一句對著是元介講的台詞:「坐啦,坐下吃飯。」但當這句話從她嘴裡講出來的時候,如此地理所當然,一點都不用力。也正因為那個「不需用力」的餘裕,瞬時間沒有人敢反駁她,彷彿全世界本來就該乖乖照著這位主宰者的意思運行。

 

第一回合,陳淑芳大獲全勝。(延伸閱讀:【導演開麥拉】鄭有傑:淑芳阿姨凝視的眼神 讓我想起外婆

 

我喊完「卡」,她還害羞地說:「導演~我這樣可以嗎~我不好要跟我說喔~」不不不不不,在目睹您主宰的力量後,我哪裡還敢說不好的。

 

過幾天又有一場戲,這次是陳淑芳跟莫子儀PK。劇情是莫子儀要幫陳淑芳換藥,陳淑芳想用她自己從電台買來的偏方卻被莫子儀拒絕,結果陳淑芳就對他情緒勒索。

 

想起陳淑芳講出那句台詞「不要以為你做那麼多,我兒子就會活回來」的時候那個眼神,我至今都不寒而慄。但莫子儀也不遑多讓,經過前幾次過招,他已經懂得如何接招了!面對陳淑芳這記凌厲的眼神攻勢,莫子儀偏偏不正面硬碰硬,反而選擇用一個軟得不能再軟、誠懇到不能再誠懇的眼神說:「我知道。」

 

(牽猴子提供)

 

這招高啊!小莫似是從前幾次過招當中,得到了淑芳阿姨「不需用力」的真傳,再加以運用他那讓人耳朵懷孕的迷人嗓音,使得這句:「我知道。」能夠以柔克剛。所以淑芳阿姨即便再不原諒他,也不得不對他投以「你這媳婦也終於要熬成婆了啊……」的眼光。

 

這一回合,兩人勢均力敵。

 

電影拍到後期,那一場兩人大攤牌的戲終於來了:劇情是淑芳阿姨已經敗血症了,腳又痛到不行,卻因為害怕截肢堅決不願意回到醫院。於是哀求小莫幫她透過管道去買需要處方箋才能購買的強力止痛藥來止痛。

 

那一場戲,簡直就是兩人的演技大爆發。這兩個角色間所有的恩恩怨怨、從生氣、怪罪、不甘願、到最後轉換成互相諒解,這一切轉折要在一場戲裡面完成。我們採取的是每個角度都一鏡到底的拍攝方式。(因為我自己也演戲,所以我知道演員情緒最好不要被打斷太多次,可以順著情感演下去比較自然)

 

這場戲也是兩位演員過招的最後一回合了,所以可以嗅到,婆媳過招了那麼多回,今天必須來做個總了結的味道。

 

我記得就在拍攝第一個take的中間,當淑芳阿姨講出了那句角色臨終前最最在意的、必須獲得一個答案才能放下一切撒手人寰的大哉問時,我發現有個東西變了:他們已經不是在演戲了。

 

(牽猴子提供)

 

我環視四周,也看到工作人員個個淚流滿面,彷彿每個人都看到自己回憶中最柔軟的那個部分、想起最思念的那個人。這是拍戲當中最魔幻的時刻:我們已經分不出戲與現實孰真孰假、也分不出拍攝者與被攝者,我們就是正在一同「經歷」一個相同的生命經驗。此時我們不再是分別的個體,而是「一個」大我。而在這個大我中心的,就是這兩位演員。

 

於是拍完第一個take,我決定不要做太多休息,一氣呵成把剩下的角度全部拍掉。我知道這對演員來說是巨大消耗,但我也知道這種時候不要讓演員等太久,最好是趕快拍完。所以稍作調整就換下一個角度、然後再換下一個角度。所有人工作起來都像是自動導航一樣迅速但又安靜,大家都知道這個時刻很特別,必須趕快把握。然後這場戲就在如此魔幻的氛圍中拍完了。

 

最後我也分不出婆媳過招究竟誰輸誰贏,因為那已經不重要了。

 

我們都很感謝這兩位演員讓我們有如此魔幻的生命經驗;我也感謝電影,讓我有機會回顧許多人生中的柔軟時刻。

 

唉,我真戒不掉電影啊。

 

鄭有傑工作照。(牽猴子提供)

 

※鄭有傑:1977年生,台南人。擔任多部電影與電視導演、編劇、演員與製作人。大學時期開始拍攝16釐米短片《私顏》、《石碇的夏天》,其中《石》片獲金馬獎最佳短片、並獲邀國際影展,開啟電影之路。退伍後開始編導電影長片《一年之初》、《陽陽》,獲國內外影展肯定;編導電視劇《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一、二季)》、《野蓮香》;執導多位知名歌手的MV;製作與共同編導電影《太陽的孩子》、製作原民台電視電影《巴克力藍的夏天》。亦有參與幕前演出,如《波麗士大人》、《鏡子森林》及多部電影短片等。另有翻譯電影原著小說《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 原著)。《親愛的房客》為其執導的第四部電影長片。

 

 

追蹤↠ 上報流行 閱讀深度好文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