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豈止國慶 從賽鴿到花車都要「反台」

李濠仲 2020年10月21日 07:00:00

一名中國外交人員這次在斐濟動手打人暴衝,是否正反映了中國近年徹底的氣質變化。(立委溫玉霞提供)

經外國媒體披露,台灣駐斐濟代表處人員在國慶酒會上遭中國使館人員動手毆傷的新聞曝光,正因為過程離譜,所以引起嘩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事後稱「台灣在斐濟根本沒有所謂的『外交官』」,而動手者還能藉外交豁免權拒絕斐濟警方調查,「其奈我何」的模樣,已完全不在乎台灣人的觀感,渾身只剩下躁動的民族使命,外交於是再不提優雅,只有比狠,台灣外交人員職涯升沉緊依國運,愈是努力幫國家,愈是牴觸它,未來擦槍走火只會接二連三不斷。

 

而依據前例,我們早就理解中國鋪天蓋地的「反台」之舉,不只威脅著邦交國、國際組織,又或者國家名稱的標示。「戰狼外交」是許多民主國家近年終於感受到的氛圍,對台灣來說卻從來都不陌生,中國對台灣的壓制,也和台灣究竟是親中派還是反中派執政無關,縱有算計權宜,最根本的認識仍舊是「不管你說什麼,『台灣人』的存在就是挑釁,所以我『反台灣』」。

 

如此心態已成,根本不需要走到所謂提升國際地位的層次,無論台灣兩字,乃至其中華民國國號、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又或者任何足以區隔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一致的符碼,對他們來說都會是刺眼的。重新回溯過去一連串中國駐外人員擾台事件,它關顧的局面可稱大到包羅萬象,但其實是反映了自己眼裡已容不下一粒沙。

 

諸如,2009年,一名留學南韓的台灣女學生,在一場韓語演講比賽上秀出國旗,就差點被在場的中國留學生圍毆;2011年國慶,台灣綜藝訪問團前往泰國公演,中共領事館卻在演出前一天致電提供表演場地的宋納卡鄰大學,要它不准讓台灣綜藝團在會場播放國歌和懸掛國旗;2012年,韓國慶南大學極東問題研究所成立周年酒會上,中共駐韓使館人員亦向主辦單位嚴正抗議,只因為會場擺出了一盆陳水扁總統致贈的花籃;同年,法國杜維亞洲影展接受了台灣影片參展,依例在影展門前懸掛參展國國旗,結果也遭中國使館抗議,只是那次是中國自己選擇退展。

 

此外,2013年,台大、淡江等校參加維也納「國際機器人足球賽」,中國代表隊便在現場抗議台灣隊攜帶國旗出場;同年,巴西聖保羅一家報紙於旅遊版大篇幅介紹台灣,結果這家報社立刻遭中國駐巴西大使館人員發函抗議。

 

一連串還沒完。2015年,世界賽鴿聯盟在葡萄牙舉辦奧林匹克賽鴿大會,中國代表不滿台灣參賽者攜帶中華民國國旗出場,向大會抗議未果,乾脆在比賽會場直接把台灣代表手上的國旗搶下;2017年,台灣客家「洗杉坑舞集」應邀以色列參加國際民族舞蹈藝術節,展演當天,遂有中國團員強行取下和各國並列懸掛的中華民國國旗,主辦單位反應不及,「洗杉坑舞集」當天於是憤而退出表演。

 

其它另有當年在伊斯坦堡舉行Idex牙醫展時,中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人員曾對主辦單位施壓,不只要求台灣參展團必須更改參展名稱,連台灣的會場佈置也被插手更動;「2013年國際慢食大會」(Asio Gusto)期間,中國駐韓國大使館則特別施壓主辦單位,要其轉告台灣代表團(臺灣慢食協會),必須用慢食協會的標誌,把攤位上方的國旗遮蓋住;2014年,約旦舉行「第22屆亞洲18歲級青年女子籃球錦標賽」,中國代表隊不只抗議台灣留學生揮國旗加油,還派人在觀眾席盯哨,隨時注意台灣留學生有沒有攜帶國旗進場,連把國旗掛在手提包上也遭到抗議;2019年,旅英台僑再次申請參加「倫敦金融城市長花車遊行」(The Lord Mayor's Show),結果卻遭到中國駐英使館施壓不准他們再出現。

 

中國在國際上封堵台灣,從台僑、留學生、表演訪團到駐外人員,都可以被列入鎖定打擊對象,這次在斐濟直接由使館人員祭出拳腳動手打人,只是為上述那些賽鴿、花車到機器人之外,再添一筆「不管你說什麼,我反台灣」的荒謬而已。至於一名中國外交人員的暴衝,又是否正意謂了中國近年已然的徹底氣質變化。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