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笛專欄:慎思明辨—小拜登「電郵門」中的媒體識讀戰

宋文笛 2020年10月20日 14:45:00

《紐約郵報》的電郵門,已經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重要變數。(圖片截至紐郵網站,合成圖片)

美國大選出現最新「十月驚奇」,10月15日,八卦小報《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獨家爆料,宣稱掌握機密資料,資料顯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兒子杭特 (Hunter Biden) 和中國商界高層多有往來,他可能在中美合資的公司中佔有股份 (equity),並且杭特的顧問公司在為中國顧客提供服務時可能有領取顧問費。在商業操作面,對於熟悉國際公關乃至於跨國投資運作的人,可能不會覺得是新資訊;在新聞面,川普陣營炒作杭特的新聞也已經至少大半年了,先炒烏克蘭,再炒中國,例如保守派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 (Washington Free Beacon) 一個多月前才剛超過類似話題,所以對於日常關注美國政治的人群而言,這次爆料其實新聞性並不特別突出。

 

但是既然在中文世界這是重大新聞,筆者難免好奇為何在筆者熟悉的主要美國新聞來源裡卻沒受到多少關注。凡事講究一手資料,於是筆者便去找出第一份獨家爆料的《紐約郵報》的第一份原始報導。先要注意的是,爆料的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是保守派八卦小報 (tabloid),不同於美國質報典範 (broadsheet) 的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

 

正本溯源:紐約郵報談機密資料的驚奇之旅

 

紐約郵報的首篇爆料是這篇報導 ‘Emails reveal how Hunter Biden tried to cash in big on behalf of family with Chinese firm’。內容說郵報收到一批機密資料,其中包含一批指出拜登有上述的商業行為的電子郵件。這批郵件是怎麼來的?不是有人 email-to-email 寄給郵報,而是有人交給郵報的。

 

怎麼交貨的?郵報的原文如下:

 

"The email is contained in a trove of data that the owner of a computer repair shop in Delaware said was recovered from a MacBook Pro laptop that was dropped off in April 2019 and never retrieved.

 

The computer was seized by the FBI, and a copy of its contents made by the shop owner shared with The Post this week by former Mayor Rudy -Giuliani."

 

 

 

換句話說,郵報宣稱:

 

1. 在 2019年四月份,有不知名人士將一台蘋果的筆記型電腦放到一間美國德拉瓦州的電腦維修店。

 

● 是放在店裡或店外沒有說明,是趁著黑夜遺棄東西在店外,還是堂而皇之當客人拿去店裡維修也沒有說明。

 

● (若是客人:) 不知名的電腦維修店長在似乎未經授權的情況下主動去閱覽客人的私人機密性電腦檔案,而且很厲害地知道去哪個檔案夾找什麼東西,又剛好有很出色的政治嗅覺和國際生意 sense 可以理解這些資訊和人物關係。

 

● (若是電腦被遺棄在店外:) 電腦維修店長有辦法破解登入密碼,而且如同上述的他不僅是電腦高手同時又是國際政經見識過人。

 

2. 郵報又說:這台電腦被 FBI 美國聯邦調查局收走了 (報導沒有解釋 FBI 之所以上門是因為店長報案有可疑物件值得做政治調查,還是有他人報案通知 FBI)。而電腦維修店長私下偷偷把電腦上的檔案做了備份。

 

3. 店長的備份資料不知道怎麼讓共和黨籍紐約市前市長 Rudy Giuliani (朱利安尼) 知道了。

 

● 報導沒有解釋,這種私下備份敏感的證物的似乎不是十分光明正大的事情,或至少有可能惹禍上身,這店長不知為何要大肆宣傳,以至於讓前市長知道。

 

4. 朱利安尼隨即或直接或間接 (報導沒說) 地從店長那邊取得這份資料。

 

5. 最後是朱利安尼把這份資料交給紐約郵報,交由郵報爆料。

 

喔,對了,報導沒有提到的是,一切資訊的總來源朱利安尼不是獨立超然的第三方正義使者,而是川普總統的個人辯護律師,專門為川普涉嫌受賄和非法圖利的案子做辯護。他正因涉嫌違反政治遊說法而接受美國聯邦調查局 FBI 等司法單位調查。台灣讀者們可能記憶猶新,去年美國眾議院才剛通過川普總統罷免案,其關鍵便是「通烏門」 (Ukraine-gate);為什麼要罷免川普?因為川普疑似透過他的個人律師朱利安尼向烏克蘭政府施壓,要求烏克蘭政府配合調查總統大選對手拜登父子,不然美國就將不給烏克蘭軍事援助,相當於是犧牲美國外交利益以圖個人的政治利益。

 

共和黨籍紐約市前市長 Rudy Giuliani (朱利安尼) (圖左)與川普的白宮發言人麥內尼。(湯森路透)

 

不具名者的動機不明,具名者的利益明確

 

綜上所述,這次紐約郵報告訴了我們什麼?簡單來說,有一批所謂的證據,側寫了一些目前似乎還無明顯違法的商業行為。這些證據被以不明的方式,被放到不明的電腦維修店,由恰好國際政經雙修、科技人文全才,堪稱大隱隱於野的不知名強者店長掌握。一方面,店長在出於不明的動機通知 FBI 之後,疑似為了自保,低調地自己把資料留一份備份,另一方面卻又不怕惹禍上身地,很高調地讓政治人物知道他有這份資料。最後該政治人物又以不知名的管道取得了該份神祕資料。

 

而該人物朱利安尼,剛好一方面是做國際政治公關的高手 (他既有替川普操盤經驗,又似乎正因此而被調查,甲方和乙方的角度都掌握得無比全面),二方面該人物也恰好有最強的動機去抹黑川普的對手拜登父子,因為他恰好是川普的個人辯護律師。

 

也正因為整個故事是如此戲劇性,不知名的當事人的動機是如此不明確,而唯一知名知姓的參與者的動機和政治利益相關性又那麼昭然若揭。而且如果最後證實是抹黑,也沒有任何人需要因此承擔責任 (媒體推給朱利安尼,朱利安尼推給不知名的店長,沒人知道店長是誰,即便知道,店長也可以再推給不明的電腦的不明的所有者)。既然不符合基本新聞倫理和司法標準,所以英美主流媒體大多無意大肆報導,以免散播疑似假訊息,成為特定陣營的打手。

 

唯一證人,語無論次

 

筆者後續於其他媒體上讀到,該電腦店長被美國網路媒體起底為 John Paul Mac Isaac,並已接受數家媒體訪談。Issac 是狂熱的川普支持者,並曾於 2016年總統大選中投給川普。他在和媒體訪談中多次忘東忘西,自相矛盾,例如:

 

FBI 是怎麼找上門的?他一會說是他主動聯絡 FBI,一會說是 FBI 探員主動聯絡他。

 

怎麼知道電腦是誰的?怎麼知道上面的資料是可靠的原件而非他人有意捏造的假材料? Issac 說東西是可信的,因為是杭特拜登自己親自拿來的。是他親眼看到的嗎?但是 Issac又迴避說他有一種不知名的特殊的健康問題 (medical condition),導致他無法看到當初把電腦放到他店外的人的樣子。怎麼知道是杭特本人?他只是猜是杭特拜登,因為電腦上貼有一張拜登基金會的貼紙。

 

那到底放了幾台電腦?他一會說當初對方只放一台電腦,一會又說對方放了三台電腦。

 

他和朱利安尼是怎麼建立聯繫的?他拒絕回答,只是說「當你到了水深不知處的境遇而感到害怕的時候,你當然會去找個『救生員』」。語畢,他立刻脫口而出「糟了」 ("Ah, shit"),或許是因為意識到將朱利安尼形容為會「罩」他的救生員而非超然獨立只求真理不問利益的第三者,會有傷於故事的中立性和可信度。記者後續追問,而他拒絕再回答。

 

社交媒體曾於 2016年總統大選中無意間為假消息推波助瀾,而此番再次面臨考驗。(湯森路透)

 

走向優質媒體環境

 

有鑒於此種種疑雲,世界級質報中,紐約時報將此新聞稱為 “amid newsroom doubts” (新聞業界對此持疑),華盛頓郵報說這是 “wild clams with little basis” (異想天開而又缺乏事實基礎的指控),英國衛報則感嘆社交媒體曾於 2016年總統大選中無意間為假消息推波助瀾,而此番再次面臨考驗,表現依然只是勉強及格 (“The Hunter Biden story was a test for tech platforms. They barely passed”)。對於腥羶色的八卦有切實廣告利益可圖頂尖媒體人尚且如此潔身自好,不輕易為缺乏證據的指控起舞,期待我們作為讀報人,也應該更加慎思明辨,推動良性的政治文化和媒體識讀。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