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芳vs.徐譽庭】如果沒有你們 我是一個恐懼週末的人(上)

趙雅芬 2020年10月29日 15:33:00

萬芳和徐譽庭都是說故事的人,她們在故事中療癒自己也療癒別人。(楊約翰攝)

「如果沒有你們,我只是一個人,一個恐懼週末的人。

  如果沒有你們,我是一個老人,一個沒有從前的老人。」

 

這是萬芳新歌〈給你們〉的歌詞,由知名編劇及導演徐譽庭填詞,並擔任MV導演。萬芳和徐譽庭都是說故事的人,歌手萬芳跨行到戲劇、廣播領域,累積深厚的實力和口碑。徐譽庭出身劇場,從編寫的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到執導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被喻為最懂都會女子心酸甘甜的神來一筆。

 

私下的萬芳和徐譽庭,組了七姊妹團體「薦骨隊」,這群包括鍾欣凌、楊麗音等七個女生,在〈給你們〉這支MV有精湛感人的表現,徐譽庭形容:「她們不需要演出,那就是真實的我們。」

 

上報流行組特別邀請萬芳和徐譽庭進行對談,身為好姐妹的她們,聊友誼、失去、生死、年歲。走到知天命的這個階段,她們人生的還原與重生。

 

 

萬芳:徐譽庭的熱情 讓我喜歡上這女生

 

Q:你們最初在舞台劇相識時,對彼此的印象?以及當時讓你們印象深刻的事?

 

萬芳(以下簡稱萬):我開始喜歡譽庭,就是在我們第一次認識的時候。當時我演出屏風表演班舞台劇「莎姆雷特」,男主角是何篤霖,譽庭常去調整他的狀態,我看到經過她調整後,篤霖彷彿活過來的那般生動,融入在角色當中。這讓我很感動,我的感動是來自譽庭,看她導戲的熱情,很精彩,當下我就很喜歡這個女生。

 

後來她找我演「收信快樂」,我很心動,因為她告訴我,戲裡只有兩個演員,兩張椅子,兩個演員也沒有對手戲。簡單其實才是非常不簡單的事,當她告訴我這個概念時,真的太吸引我了。

 

徐譽庭(以下簡稱徐):當時大家對於「收信快樂」這麼簡單的形式,都有存疑和惶恐,一直想加東西進去。首演前,我跟大家促膝長談說:請相信,它就是這麼簡單,這麼好看,只要我們相信,那個簡單就是最感人的地方。當時第一場票房只有三成,我們很努力的送票,第一場演完之後,不到兩小時,後面場次的票就全賣光了。

 

徐譽庭和萬芳對談。(楊約翰攝)

 

Q:你們兩人首度的音樂合作是〈練習失去〉這首歌,萬芳寫曲,徐譽庭作詞,這首歌在當時你們的生命,傳達什麼樣的意義嗎?

 

徐:當時我想說的就是失去這件事,包括父親和母親的離去,以及身邊狗狗的去世。我每一次經歷失去,都以為自己下次會更強壯,但每一次都失敗。我最近有這樣的感觸:是不是不要擁有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傷害?但這很懦弱,可能也跟我本人的性格有牴觸,我做不到。我覺得不如把失去這件事的樣貌認識清楚,雖然還是會痛,但認清之後,就可以勇敢的再去愛更多的事物。

 

我的創作其實通常都是想鼓勵自己,然後不小心就鼓勵到一些讀者或觀眾。

 

徐譽庭:人生擁有過去  勢必就會失去

 

萬:〈練習失去〉比較多屬於譽庭的心情。回過頭來看我自己的失去,也是不斷的累積,而且關於失去這件事好像永遠都學不會。這兩年,離別帶給我很深的領悟,透過離別,讓我理解,生命的本質其實只是個管道,我們往往認知的只是形體,可是沒有形體,生命還是存在的。

 

徐:那時候〈練習失去〉還有一個意涵是,我們在失去青春。我四十幾歲的時候好像比較怕失去青春,衝過50後,就覺得:啊,就醬了。當時的我有些惶恐,所以歌詞有寫到1234、2234。那數字像是在幫自已打氣,而人生擁有過的,勢必就會失去,就像青春。

 

 

Q:這次你們再度在音樂上面合作,可以聊聊關於〈給你們〉這首歌的想法?

 

徐:「薦骨隊」七姐妹常在我們家聚餐,姐妹聊天難免都會出現「以後住在同一個養老院」的想法,或是要大家努力賺錢,蓋一個我們自己喜歡的養老院。

 

萬:我們這個群組叫「薦骨隊」,是因為有陣子我很瘋人類圖,人類圖最重要的觀念,就是不制約別人,尊重每一個人的獨特性,讓每個人可以完整地成為自己,所以我們不勸說。這樣的彼此尊重,也讓我們的友情可以持續,這很重要。

 

我們非常珍惜這樣的情誼。聚會時,各自吐各自生活的苦水,這種相互之間的支持,有著好大的力量,我常常都會覺得:還好有她們!

 

萬芳和徐譽庭等七位好友組成的「薦骨隊」,在〈給你們〉MV拍攝現場合影。(何樂音樂提供)

 

萬芳:譽庭是我們姐妹當中做大事的人

 

徐:「薦骨隊」比較特別的是,我們的感情不粘,不會噓寒問暖,我們就是各自在崗位上,默默關心彼此。我們也不八卦,通常都聊些「誰吃了什麼讓視力變好」之類的話題。

 

萬:七姊妹要約不容易,有一件事會讓我們七個人立刻聚在一起,那就是:當有人求救的時候。所謂的求救,可能是某個人最近有點狀況,或是心情不好,隔天大家就是會排除萬難,全員到期。每次聚會完,我們全部人都會抱在一起。

 

 

Q:你們兩人彼此欣賞跟心疼對方的部分?

 

萬:我常在群組說,譽庭是我們姐妹當中做大事的人。我們都是很平凡的人,可是她一直在做大事,包括她的高度和壯志,她的堅毅讓我非常佩服。像她籌備「誰先愛上他的」過程,我們全都看在眼裡,這部電影過程峰迴路轉,真的是靠她的毅力。她做事不是做完就好,而是要做到好。這句話的背後要有很多的不怕輸、不服輸的努力。

 

我也心疼她什麽事都親力親為,什麼事都要為別人著想,她總是想著別人的需求,但我會跟她說:你要想自己啊。她這個人就是情義太重,但她情義重,別人未必是知道的。

 

萬芳和徐譽庭的情誼從劇場展開,兩人都有俠女般的義氣。(楊約翰攝)

 

徐:拜託,你自己情義也很重好不好?

 

寂寞是人的本質,說得細膩些,就是在歡樂或是悲痛當中都會感到寂寞。有人問我最寂寞是什麼時候?我說是深更半夜想到一場好戲,我把它寫出來之後,身邊沒有人可以分享這種喜悅。

 

徐譽庭:萬芳是仙女  我是莽夫

 

但我每次很脆弱、很寂寞的時候,我一想到「薦骨隊」,就知道他們會懂。這樣子想,心裏就不委曲,否則有時就是會有莫名不被理解的委曲感。

 

萬芳的個性恰恰跟我相反。我遇到事情都是先衝破頭去撞,撞傷跳出來看,才發現:喔,原來是這樣。她讓人著迷的地方,是她會先跳到一個地方觀看。我喜歡她從容不迫,先看好了再進去的節奏和樣子。所以我們都叫她仙女,我是莽夫。

 

我一直想學她的優雅,學她每天都在生活,她的眼睛讓我崇拜不已,她看到好多好多生活的細節,但我一直只在看心裡面的運作。我是工作起來六親不認的人,最近一直在剪接電影,所有事都排除,這樣真不可取,應該要一邊工作一邊生活啊,可是怎麼辦,我戒不掉,我工作就是全心全意栽進去。

 

萬:當譽庭半夜想分享卻沒得分享的這種寂寞,其實是她生命中非常大的動力,寂寞對她來說,其實是一股力量。(延伸閱讀:【萬芳vs.徐譽庭】40還來不及告別青春 50才開始懂不惑(下)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