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芳vs.徐譽庭】40還來不及告別青春 50才開始懂不惑(下)

趙雅芬 2020年10月29日 17:23:00

萬芳、徐譽庭都是過50之後,對人生有重新的領悟。(楊約翰攝)

Q:許多人從你們的聲音、文字和影像得到療癒,但你們自己人生碰卡關的時候怎麼辦?如何跟自己和解?(延伸閱讀:【萬芳vs.徐譽庭】如果沒有你們 我是一個恐懼週末的人(上)

 

徐:其實我一天到晚都在卡關。萬芳跟我說:「寂寞是你創作生命中非常大的動力」,讓我原諒自己,跟自己和解,不然我會一直責備自己。

 

我想我有能力寫出東西,讓別人覺得被撫慰,應該就是我不斷的在療自己的傷吧。我很愛跟自己對話,有時候是罵自己,有時是真的談話,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好像找到某種舒適感。

 

萬:我自己也常常卡關,有時候會找譽庭聊,聊對我來說很有幫助,尤其對歌手來說。歌手往往站在舞台上,角度都是從自己出發,那包括了自身的不安和恐懼,但歌手不會知道台下的狀況。我們跟台下有距離,如果沒人告訴我,我永遠不會知道台下的反應,所以有時候透過朋友的角度告訴我,他們看到的我是怎麼樣的,這個世界跟我的關係是什麼,那就可以更打開一些視角。

 

萬芳。(何樂音樂提供)

 

徐譽庭:仙女哭都是因為感動  莽夫哭都是因為委曲

 

Q:你們上一次落淚是何時?為了什麼事?

 

徐:我昨天才落淚。我的狗狗失智了,我帶牠看醫生,從下午兩點到六點,半夜牠一直走動,打翻所有東西,我忙著剪接,沒辦法睡好,整個人很累,睡很淺,後來我忍不住打了牠,自己馬上就哭了。我知道牠無能為力,我也無能為力。

 

萬:上一次哭?我忘了,但我是個很容易哭的人。聽自己的歌就可以哭,因為覺得太幸福了,人生到這個階段,這些創作還可以來到我生命,真的是謝謝老天爺,我何德何能?我有時哭不是因為感不感動,而是感同身受,我看所有電影都可以哭,像是我已經融入角色當中,所以我可以一直哭。

 

 

徐:羨慕!你看,仙女哭是因為感動,莽夫哭都是因為委曲。(笑)

 

(楊約翰攝)

 

徐譽庭:我心裡的小孩不知道自己已經老了
 

Q:來到五十知天命的歲數,你們對於這個年紀有什麼想法?

 

徐:有人說,現在的人比較幼稚,退化了十年,所以五十不惑就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大大的鬆一口氣耶。我四十歲的時候一天到晚覺得:哪有不惑啊,我每天都在惑啊!而且四十歲對於青春還有點不捨,但來到五十歲就快活好多,所以我覺得五十才不惑。

 

老這件事,我是跨過五十歲之後,真正開始接受:人就是會老。有趣的是,每次撿東西,腰痠背痛之後才會發現:喔,這就是老耶。我心裡的小孩其實不知道自己已經老了,我的心跟不上我身體的退化。比較痛苦的是老花眼,現在去餐廳點餐會很勇敢的跟服務生說:我看不見,可以唸給我聽嗎?或者是:讓我戴一下老花眼鏡。

 

徐譽庭在《我可能不會愛你》創造的程又青(林依晨飾)和大仁哥(陳柏霖飾),令人難忘。(取自《我可能不會愛你》劇照。)

 

萬芳:搞不好三十歲的我比現在的我老氣

 

萬:我是到了五十歲左右,才逐漸可以理解,我可以成為我自己。這幾年我上了身心靈課程,包括能量醫療、道家古法、氣功、人類學等,我對生死很有興趣,也在家辦生死工作坊,體驗自己的告別式。

 

透過這些,我可以感受到,關於我們被制約的事。不是所有觀念都適合每個人,放掉的過程,是我音樂想說的,否則我們會一直想要成為別人期待的樣子,而不是自己。我們一直想要成為那個人,但那個人不是我,所以就會一直痛恨自己。這件事很重要,需要經過時間累積,但我們都太急切,都在扭曲變形裝入到世界期待的那個容器,那我們怎麼會喜歡自己?

 

我對五十有感嗎?稍微吧。我們都還在路上,說有多豁達嗎?也還在路上。搞不好三十歲的我比現在的我老氣,因為我鬆了,不彆扭。我還是有很多關卡過不去,但至少過不去的點,現在可以比較快鬆開,以前我可能要花上好幾年,光是這一點進步就讓我還滿爽的。

 

萬芳:打開自己的心 跟上世界改變的腳步   

 

Q:2020這一年,對很多人都不容易, 這一年你們的經歷,以及想對自己說的話?

 

徐:對我來說,2020是上帝給我們的 MESSAGE,但我還閱讀不出來。但我也沒有很急切,總覺得過完這一切後,回過頭來終會懂的。

 

2020要不要開拍新片《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對我來說是最折磨的事。如果我要等,要等到什麼?如果要拍,我有沒有GUTS承受?萬一拍了之後停拍損失會不會更大?我拍之前發信給大家,大家都說尊重我,最後我捫心自問:總是不能一直等待下去吧。於是我們做了最好防護,雇了護理師跟隨劇組,噴酒精、量體溫,一步一步的往下走,還好最後順利殺青。這麼謹慎反而是好事,它提醒了我們,不要輕忽熟悉的事物,每個腳步都值得學習。

 

徐譽庭執導的新片《我沒談的那場戀愛》,由傅孟柏、艾怡良、吳慷仁(左起)主演。(取自徐譽庭臉書)

 

現在電影進入剪接階段,我又經歷了像當初剪接《誰先愛上他的》一樣的折磨。我總覺得,這電影在提醒我,任何會發生的事,一定有原因。現在覺得的難關和折磨,等走出去之後,就會知道這一切的意義。

 

有人看完我剪接的第一版,說比當時《誰先愛上他的》的第一版好看多了。聽到這一點,我有點停滯。不知道是不是摩羯的個性,我沒辦法接受讚美,總覺有時有人抨擊你,那才是你人生中的貴人。

 

當然被抨擊的當下一定不好受,內心OS往往是:最好你懂,你來拍!但是經過一定的年紀,我會知道有哪些是惡意的,哪些是對方希望你好。尤其我自己開始帶學生,就會了解:值得批評的東西都是還有機會的。當下的不好受,你受了之後,就一定會有成果。

 

(楊約翰攝)

 

萬芳:今年發生的一切,就是老天爺要我們停下來檢查一下。這世界不斷在改變,如果我們一直在歪斜,老天爺就是要我們停下來,重新來過。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要打開自己的心,跟上改變的腳步,因為這世界勢必改變,如果心沒打開接受任何事情的可能性,很容易被淘汰,被各種方式淘汰。

 

疫情的關係,我很多工作都取消,我私心覺得滿好的,可以回到生活。也因為疫情,我的演唱會延了整整一年。第一秒他們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完全可以接受,因為這不是我個人的事,這是全世界的事。如果我不延後,演唱會要重新申請,重新抽籤,還未必能申請過。

 

所有事情的發展都是最好的安排。我說這句話,對於面臨挫敗感很大的人,可能很刺耳,但回過頭來想,所有生命的挫敗,其實都是學習。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