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校黨委書記與校長之權責劃分與衝突

黃宇松 2020年10月30日 07:00:00

中共全面地在各領域組織建立黨組織情況,對於大陸各領域展現更綿密的控制,尤其習近平上任後,更加強黨控制力道。(湯森路透)

今(2020)年10月16日,中國大陸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被發現溺水身亡。惟因毛洪濤生前於個人微信最後留言,指控該校校長王清遠對其「鬥爭」、「連續擠壓三位黨委書記」。在當前中國大陸各領域處於「黨領導一切」、黨委負責領導組織運作的機制下,一個黨委書記無法領導組織內部事務運作,甚至遭受同僚下屬挑戰,乍看之下令人費解。透過各式規章,大陸規範高等學校(我國稱「大專院校」)黨委及校長的職責分工,但若從大陸高等學校管理採行之「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可看出校長職位在高等學校的特殊性,也讓校長實際上有管理學校實權。而強調「校長負責」的狀況下,書記的角色及功能為何,兩者管理的權力分配狀況,相關規章並未提及,也和現行省市縣的黨委書記為該地區機構領導人的狀況不同,因此有關高等學校黨委書記與校長之間,權力孰大的問題,一直是大陸網民爭論不斷的話題。

 

本文就現行中共如何進行「黨領導一切」進行討論,以及大陸高等學校黨務及校務行政如何分工進行探究,並認為高等學校因整體校務發展、教學規劃與科研發展具有相當專業性,使得黨務機器較難以介入,因而給予專業性較強的校長有更多運作空間,而較強勢的校長在身兼黨委成員情況下,可能主導黨委運作,甚至侵奪書記權力,而造成兩者間出現權力鬥爭。

 

將黨建立在各基層組織之上並居領導地位

 

依《中國共產黨章程》第30條規定,企業、農村、機關、學校、科研院所等單位,有正式黨員三人以上者,都應當成立黨的基層組織;而《中國共産黨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第5、6條,亦規範機關黨員在一定人數內,應成立相應之黨組織。在此規範下,一般單位如有一定黨員數量,均設有黨組織,黨組織依任務成立之職能部門,在組織內部執行黨務工作

 

同時,為加強對各領域組織的控制,中共在2015年6月11日施行《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試行)》,作為加強黨的全面領導之依據,使黨發揮總攬全域、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該條例強調要在國家機關、人民團體、經濟組織等設立黨組,為組織領導機構,並強調黨組是「黨對非黨組織實施領導的重要組織形式」,這是「黨管一切」法源依據

 

毛洪濤生前於個人微信最後留言,指控該校校長王清遠對其「鬥爭」。(圖片擷取自Youtube)

 

貫徹黨委(組)領導

 

中共全面地在各領域組織建立黨組織情況下,對於大陸各領域展現更綿密的控制,尤其習近平上任後,加強黨控制力道,例如在中共十九大時,將「黨是領導一切的」加入《中國共產黨章程》之總綱內,並在十九屆四中全會前夕,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出版《論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一書,收錄習近平2012年11月至2019年7月有關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的重要文稿70篇。而習近平將通過「黨領導一切」這項指導,進一步鞏固權力。

 

「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機制下的大陸高等學校治理

 

從中共於1990年7月、2010年8月下發之《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高等學校黨的建設的通知》、《中國共產黨普通高等學校基層組織工作條例》,總結出大陸高等學校的管理及領導模式,應是「堅持黨委的領導地位」前提下,以「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推動校務工作。黨委在各高等學校的主要職責在於,執行黨的路線、方針與政策,並確認學校的基本管理制度、決定學校的發展、教學及科研等事項,同時負責學校內部組織的建構、幹部選拔及考核等,以及領導學校的工會、共青團、學生會等群眾組織和教職工代表大會,最後則針對無黨派人員做好統一戰線工作。就這些職責而言,高等學校的黨委是學校運作的核心,各項問題均應由黨委集體討論後,做出決定,黨委成員要根據集體的決定和分工,切實履行自己的職責。

 

但高等教育的特殊及專業性質,也讓大陸高等學校的治理模式,突出了校長的功用,「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下,黨委要尊重與支持校長執行學校之教學、科研及行政管理等各項事務。若校長為非黨員時,黨委在討論學校的發展規劃、重大改革措施、師資隊伍建設和學年工作計畫等重大問題,應請校長列席等。

 

因此,與其他機關不同的是,高等學校的校長在黨委領導下,仍有一定的權限,特別是高等學校校長可能由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士」級別等知名人士擔任。在此情況下,黨委書記通常會有「謙讓」作為,而更加凸顯校長的權力與重要性。而本次案例裡,被指控的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多次獲得學術及教學成果獎項,並連續五年入選為大陸「高被引學者」,而王清遠任職成都大學校長已有5年時間,相較毛洪濤在2019年2月才調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在毛洪濤未在校內建立相當人脈,而王清遠的學術成就高又久任校長一職,這讓校長權力凌駕書記,或校內形成兩個派系之間的鬥爭狀況是可能發生的。

 

因此大陸高等學校的治理模式,不能直覺以省市縣的黨委書記及行政首長互動模式來套用,而須就個案學校裡,校長的學術聲望、政治(社會)資源等進行整體考量。本次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之死,現已由成都市紀委監委等多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如若證實毛生前反映的,該校校長有建立「獨立王國」,並排擠近三任黨委書記的情勢,會否讓中共在「黨領導一切」的指導下,重新審思「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體制,有待後續觀察。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先進科技所駐研學官,本文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