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粉的「媒體近用權」

陳嘉宏 2020年10月30日 07:02:00

一個真正支持韓國瑜的媒體,是要當他的諍友,在政客陷入無止盡的權力爭奪之際,幫他預示可能的政治風險,想辦法趨吉避凶。(湯森路透)

所謂的「媒體近用權」在晚近被視為基本人權之一,由英文the right of access to the media 直接翻譯而來,係指人民在一定的條件下可以要求媒體提供版面或時段,允許其免費或付費利用,藉以表達意見的權利。人民可以「接近」媒體,也可以「使用」媒體,後者推到極致,甚至可以擴大到人民要求公平分享電波頻率,自行建立及經營媒體的權利。

 

台灣是民主社會,言論立場多元而分殊,甚至兩極化,早已是常態,因著言論立場切割,讓藍綠紅白黃的民眾各有所屬,去搜尋符合自己立場的言論媒體,甚至每夜挨著電視政論節目尋找屬於自己的心靈寄託,某個程度上,也的確符合媒體近用權的說法。

 

在這波關於中天新聞台的爭議裡,多數公開表示意見的新聞學者對於中天新聞過去六年的表現都大搖其頭;認為中天新聞沒有守門、欠缺查證,有虧職守者有之;認為它荒腔走板,毫無公共意識,全然遂行老闆意志者也有之。不過談起該不該續發執照中天新聞時卻明顯有不同意見,支持續發者的最重要理由就是「媒體近用權」,認為中天新聞終究是台灣社會某一群人,特別是韓粉們「近用」的電視台,不喜歡的人就跳過中天新聞,去找三立、民視,甚至是T台,不要干涉韓粉尋求感動、互相取暖的權力。更何況,有權的人現在容不得異音,他日「韓粉」變有權了,難道也要關了「民進黨的電視台」?

 

若撇開現今《衛星廣播電視法》裡的換照規定,也不談新聞教育裡的「公共利益」、「守門理論」、「平衡報導」,這種韓粉應該擁有屬於自己媒體(電視台)的說法,的確有若干說服力。但在肯認每個人該有「媒體近用權」之後的問題是:中天新聞台足堪為韓粉近用媒體的中介嗎?

 

韓流是過去十年台灣政壇一個極為特殊的現象,一個蟄伏十多年的政治人物,突然在一夕之間爆紅竄起,不但選上高雄市長,還一度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是個勵志故事,甚而也是台灣政治社會學研究的教材。但韓流崛起同樣伴隨了極大的政治風險,尤其他在選上高雄市長沒幾個月後隨即轉戰總統大選,顯示他個人對於權力的貪婪無度,也連帶使得支持他的國民黨陷入不可測的風險。

 

一個真正支持韓國瑜的媒體,是要當他的諍友,在政客陷入無止盡的權力爭奪之際,幫支持者預示可能的政治風險,分析其中的利弊得失,想辦法趨吉避凶。不過,一如過去一整年中天新聞透過大量且單一角度的新聞,形同起居註般地報導韓國瑜,包括他穿襪子睡覺、拿酒杯的姿勢、如何與「林志玲」比美,甚而製播孩子大哭「為什麼你們都要欺負韓國瑜」的新聞。而在國民黨總統初選之際,該媒體還充作砍殺黨內對手的先鋒,最後即使讓韓國瑜順利獲得提名,黨內裂痕也早已無可挽回,成為國民黨在大選大敗的主因之一。

 

中天新聞台裡多的是數十年資歷的新聞工作者,為何會製播如此不經守門的新聞內容?只有他們自己能回答。不過,連續兩屆的NCC審照,橫跨了馬英九與蔡英文政府,中天新聞的執照核發卻始終在過與不過之間擺盪,這才是諸多新聞學者認為該新聞台已出現「系統性」偏誤的主因。

 

言論立場本是鐘鼎山林,各有所好,能夠容忍異見更是民主社會往前進的重要基礎。以公權力勒令一個新聞台退場,更是兩敗俱傷,令人遺憾。不過,作為一個須經政府特許經營的電視新聞台,除了讓立場親近的支持者相濡以沫之外,更必須負擔守望與教育的責任;從這個角度來看,韓粉們當然值得一個更好的新聞媒體。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