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輿論干預美國內政後果可能得不償失

Yuming 2020年11月01日 00:00:00

華文網路社群輿論為了本屆美國總統選舉出現爆量討論。(湯森路透)

近半年來,華文世界媒體正以海量的美國總統大選新聞淹沒大家的視線。各式各樣的報導分析,不僅超越單純為了科普地球史上最強國度政治制度與選舉動態的標準,甚至因為川普過去任內的各種爭議言論與政策,更讓他與拜登的對決,成為了世界史上最大的真人實境秀。

 

美國大選造成華文世界輿論分歧

 

有觀點認為,美籍華文使用者人數雖少,但在這種華文網路社群輿論大爆炸的狀況下,華文世界的選舉討論風向仍有機會形成關鍵影響力,進而有左右本次美國大選選情的機會。如此一來,原本島內鄉民或甚至加上中國小伙伴(二詞皆為網路使用者之代稱),整個華文世界用語言障礙關起門來自己打嘴砲、唾罵開噴,本來也不會怎樣。但在台灣,從網路KOL(意見領袖)支持宣稱、政府押寶表態或各式民調專家號稱神準預測,最後演變成側翼粉專互相出征,強調挺誰才是愛台灣,挺誰就是左膠。此舉不僅違背常識,更變成了一個涉入美國內政「準拉票」的動作。

 

「方丈」是很小心眼的

 

雖然,上述狀況看來單純是側翼跟網路KOL都想趁著這一波來沖流量、刷一點存在感、搏一下知名度,畢竟今日言論市場就像美股一樣蓬勃發展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在大部分華語使用者都不是美國籍、更不是美國人的情況下,一群沒有投票權的人過度摻和其中,藉著民氣輿論壓著島內政府戴上鋼盔向前衝。押對寶可能就像陳水扁前總統說的,是「算我好運,就是選到總統,不然你要怎麼樣」?但如果押錯了呢?最後是誰要出來扛這些「資訊戰」、「假訊息」,甚至嚴重一點「干預美國內政」或「通台門」的責任呢?

 

方丈(民主與共和兩黨)可是非常小心眼的,顧此失彼押錯寶的後果,就像1948年美國總統大選,國民黨上層誤判情勢,全面支持杜魯門的對手杜威。最後,杜魯門大勝杜威,杜魯門與蔣介石交惡的情況下,間接鑄成了美國在國共內戰中全面放棄國民政府,蔣介石最後只能黯然來到台灣。

 

台灣官方相對冷靜

 

還好,從很多跡象看,目前執政黨的對美關係經營,自始至終都是小心翼翼,縱使在美中貿易戰、科技戰與香港國安法等所謂「撿到槍」的情形下,也不願意作的太過火,更沒有所謂押寶川普,all in(全部下注)共和黨的情形。從駐美大使蕭美琴把推特職銜從駐美「大使」又改回「代表」,到外交部長吳釗燮與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分別在官方與學術場合都強調,民進黨執政的中華民國台灣,現階段沒有與美國建交的意圖,這些都可以看出台灣官方的謹慎與自制。

 

甚至拜登日前發布參選政綱,開始單獨強調《台灣關係法》,不再提及美國過去慣行的「一個中國政策」(不同於中國提出的「一個中國原則」);或在北美華文媒體刊載競選廣告,特別提及未來要深化台灣與美國的夥伴關係。這樣的作法,蔡英文總統臉書與推特也馬上正式的做出感謝與回應。這些都是在現狀下,共和黨作為執政黨,又不停派出高階官員訪台時,中華民國台灣政府仍然做、也必須做的對美兩黨政治外交功課。

 

有大外宣與資訊戰之嫌

 

所以相較於政府的清醒,當島內網路輿論貼標籤、選邊站,甚至互相攻訐的情況越演越烈,每個人都成為法國政論家雷蒙阿宏(Raymond Aron)筆下所謂「入戲的觀眾」時,這也讓人開始困惑,美國選舉每四年一次,四年前川普驚奇時,島內乃至整個華文世界的網路輿論,並沒有如此烈火烹油;那為何這次美國選舉的討論度,變得這般驚人,連平日不談政治的酒吧,只談養生的line群,都為了誰會當選,究竟要挺誰,激辯爭吵甚至退群。

 

過去一直有研究顯示,除了華文媒體公司外,各國際傳媒的中文網如BBC或NY TIMES的中文網頁,都充滿著自我審查、翻譯屏蔽乃至選題規範等中國大外宣入侵的痕跡。所以,我們就陰謀一點看好了。整個華文圈爆量的美國大選新聞,是不是又一次北京主導的大外宣?是不是藉著資訊戰模式,一方面藉此塑造台灣島內的輿論對立;另一方面宣傳作大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各種醜惡與算計,跟著作空民主價值的可貴呢?更別說,萬一得罪了方丈,中華民國台灣還「有路」走得下去嗎?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謹慎理財,一本萬利。

 

 

※作者為英國布里斯托大學政治社會與國際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