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落敗卻多了八百萬票—白人焦慮很難治

翁履中 2020年11月11日 07:00:00

四年之內川普支持者足足成長了800萬,意味白人社群對其他族群產生了更大的戒心。(湯森路透)

美國總統大選結局底定,由前副總統拜登順利成爲美國第46任總統,不過贏得美國選舉史上最高的7千400萬票,拜登卻不能忽視落敗的現任總統川普,同樣也有7千萬美國民眾力挺。當絕大多數的人都在談論川普是因為疫情控制不力而落敗,因而認為拜登新政府的當務之急在於防疫,這樣的想法恐怕只觸及了問題的表面。

 

事實上,四年前川普的當選,不僅僅是希拉蕊代表的傳統政客被討厭這麼簡單,而是美國社會生了病所呈現的症狀。川普背後那7千萬選民冷處理種族歧視及疫情問題,甚至支持追求利益可以犧牲國際盟邦,不在乎美國長年建立起的國際信譽,把口號式的美國偉大當成美國應該捍衛的價值,連領導人完全沒有相對應的道德高度也無妨。基本上他們反映出自私自利的美國優先主張,在川普執政的四年,是如何因為經濟的優越表現,而更加的被合理化。要讓美國社會重新願意共同守護平等自由的立國精神,是美國兩百多年的民主發展至今最大的挑戰,拜登當選充其量只是取得了迎戰的資格,真要撥亂反正,恐怕必須從病原開始理解。

 

要了解川普代表的意義,就必須回顧川普戲劇性的人生,對美國人民來說,川普從來就不是陌生人,出生於德國移民後裔的家庭,川普家族早在二十世紀初期,就在紐約皇后區,透過經商站穩了腳步。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川普的父親在30年代中後期,以獨到的經營手法,成功打造出美國第一代超級市場的概念,並且由此發跡轉入房地產事業。二戰結束後的50年代,由於大量美軍結束海外任務,返回美國投入生產,川普家族為美國人建造公寓住房,在戰後極短暫的時間之內,快速累積財富,打造出富可敵國的川普建設王國。在父親的金援下,川普從70年代大學畢業後,迅速在紐約商界嶄露頭角,而家族的雄厚實力,給了年輕的川普自信和驕傲的底氣。在崇尚英雄主義的美國,沒有被視為自以為是,反而覺得川普代表的是成功者應有的霸氣,但從來不知失敗滋味的人生,也是川普自負而沒有同理心的原因。

 

從玩世不恭的房地產大亨到宣稱能改變政治的新領袖,川普的形象改造工程,或者說川普真正打入美國民眾生活的關鍵,是他在2004年到2015年整整12年間,成功打造了「誰是接班人」這個真人實境秀節目,當時包辦製作和主持工作的川普,透過電視走進美國人民的客廳,一句「You are fired!」,讓川普成為全美人民心中,精明幹練,決策果斷的強悍企業家。這也讓川普在2015年決心投入總統選舉時,雖然沒有政治經驗,但卻能靠著他扎根在美國人民心中的形象獲得支持。

 

滿足美國保守選民心理

 

敢說,敢衝,又能接受綜藝節目毒舌吐槽的川普,被受夠了政治人物表裡不一的美國民眾,當成了「自己人」。事實上,美國民眾對演藝名人從政的期待總帶著從節目而來的形象投射效果,跟用政治人物的過去表現來評價很不同。回顧歷史,從70年代的雷根投身加州州長選舉,後來選上美國總統,到阿諾史瓦辛格,順利獲選加州州長,都是選民們把明星光環投射到政治領域的證明。如果2016年的選舉,川普得到6200萬選民支持算是讓人跌破眼鏡,那四年之後,川普的得票足足成長800萬,靠的就不是他的電視形象和庶民風格,而是真正反映出美國保守選民們心理的期待。

 

可是諷刺的是,川普其實在決定投入政治之前,根本不是共和黨員。而他當選總統之後,共和黨的核心價值開始偏離了原本的保守思維,轉而變成以川普的信仰為核心,發展出更為激進的保守力量。絕大多數的保守選民,其實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支持川普的他們,連看待世界的標準都變了。事實上,川普價值對美國最大的傷害,不在於想要讓美國更偉大,而是從根本上讓美國人認為,以實力逼迫其他國家伏首稱臣,並且不參與國際合作,才能在所有的交往之中,都佔到便宜確保美國第一。

 

川普的理念,深刻的打動了有著極度焦慮感的白人選民,作為移民國家,從1960後期,為了吸引更多人才,以及提供美國發展所需的人力資本,美國大幅放寬移民政策,歡迎全球人才來追求美國夢,但是大量移入的人口,卻讓原本享有優勢的美國白人感到擔心。從數據上來看,美國白人佔人口的比例,過去三十多年來,從百80%快速的下降目前的60%,並且根據推估,接下來的三十年之內,白人將不再擁有過半的優勢。當他們發現過去清一色是白人的高級住宅區,現在出現高比例的亞裔和拉丁裔人口,而在2008年歐巴馬成為第一位非裔美國總統之後,更是在白人心中,大力的敲響了警鐘,很多人心裡想的,是未來總統再也沒有保證一定會是自己人。

 

選後療癒時刻,拜登能治好民主裂痕嗎?(湯森路透)

 

白人焦慮沒有消褪

 

川普執政四年,讓感覺被壓抑的白人族群,大有一吐悶氣的感受,這也是為何川普的支持者,即使知道新冠肺炎的疫情在美國確診人數破千萬,甚至連死亡人數都逼近了25萬人,熱情的川粉仍然相信川普所說的一切。嚴格來說,他們不是對川普忠誠,而是對於族群的認同,以及擔心未來自己會變成少數的焦慮所以才選擇川普。四年之內,川普的支持者足足成長了800萬,就可以看出這份焦慮,不但沒有因為自己人執政四年而減少,反而因為川普的言行,讓白人社群對於其他族群產生更大的戒心,尤其是在城市以外的地帶,因為知識程度和資訊的流通相對封閉,讓他們成了未來捍衛川普價值的鐵衛隊。

 

2020年選舉塵埃落定,雖然川普仍然希望透過製造紛亂來保住自己的顏面,不過關於選舉的紛擾,很快就會落幕。然而,川普真正為美國民主埋下的未爆彈,其實是他在支持者心中種下的焦慮。不論川普對未來美國選民,尤其白人族群的影響是大還是小,可以確定的是,由川普所喚起的人性陰暗面,絕對不會在川普輸掉選舉後而消退,相反的,他們會在美國社會當中等待機會,重新挑戰美國的民主價值。拜登所帶領的美國,要趕走的絕對不是川普,而是被川普喚醒的人性陰暗面。

 

※作者任教於美國德州山姆休士頓州立大學政治系

關鍵字: 白人 川普 川粉 拜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