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為何打動人? 看看炭治郎手掌上的厚繭

重點就在括號裡 2020年11月14日 10:45:00

炭治郎誠心練出的繭,不只殺生,而是去同理或是體諒每一個有故事的眾生。(木棉花提供)

幾週前在Netflix看現在最紅的二十六集《鬼滅之刃》動畫時,無關劇情發展,竟然想到一件小時候已忘了很久的心事,是個我從來沒有開口跟別人說過的小執著:吃肉的時候,要在心裡感激,謝謝牠們的死。

 

現在想來,家裡拿香拜拜,不信基督天主,吃飯前不用唸禱奉主耶穌聖名謝飯,在已經很微弱的童年記憶裡,應該也沒有人對我下達指令說你一定要感激這些給我血肉的動物(其實也應該要一併感激也是生物的植物青菜啊),所以,我一直不知道這種中二心情是從哪邊學來看來的,但隨著歲月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大人的我,心裡掛念的煩惱越來越多,這小執著也就逐漸忘了。

 

看動畫主角炭治郎,隨著JUMP王道系漫畫那一貫從小人物身份打小人物反派,有等級後開始與能力越來越花俏的反派對打的套路旅途中,過關斬將,但,他應對每一個死亡的態度(無論是無助的人或是被他殲滅而亡的鬼),說真的,他沒有變過。

 

他一次次「打敗敵人變得更強」的套路裡,有他的謹慎,感念,以及對死亡的慎重及真心祈禱。(木棉花提供)

 

現在想想,從第一集到第二十六集,再看到現在有望打敗宮崎駿紀錄的劇場版《無限列車》,也許,是我以一個自以為很懂日本王道系少年漫畫的眼光去看這主角炭治郎,就在他一次次「打敗敵人變得更強」的套路裡,看到他幾近善念、充滿「同理心」的,有他的謹慎,感念,以及對死亡的慎重及真心祈禱──無論是無辜死者,或是他親手斬殺的惡鬼──這都讓我想起小時候那難以啟齒的小執著。

 

《鬼滅之刃》在日本及台灣的爆紅,幾個月過去了,在這些時日裡,整個網路圈有很多文章分析「鬼滅到底在紅什麼」,故事及人物解說分析啦,動畫製作技術層面啦,許多專業人士看得仔細也講得認真,不過我想,分析是一回事,是否能愛上作品,其實都只是各人緣份,有緣無緣,都是契機。許多人瘋迷它(現在甚至有「鬼滅騷擾」這種流行語),有些人視之「過譽」,不過我想對於作品本來來說,只要有人關注討論,都是好現象。

 

鬼滅之刃,這四字講得很清楚,故事核心打轉在「滅鬼」一事,而如何取得象徵能滅掉強大之鬼的能力「刃」,是娛樂性質的商業需求(故事用「掌握呼吸」這個大家都能做到的日常小事),推動炭治郎走下去的理由也很簡單:為了讓妹妹禰豆子從以血肉維生的鬼恢復變為普通人。但一如許多王道系漫畫故事設定裡,鬼是永生不死的,鬼是強大的,而人類始終都是弱小的一方,當充滿信念的主角炭治郎,隨著訓練越來越強,身旁的伙伴或敵手,也越來越強,而從他的視角,我們也知道一次次使出特效帥氣必殺技打鬥之下,必有一死。

 

推動炭治郎走下去的理由很簡單:為了讓妹妹禰豆子從以血肉維生的鬼恢復變為普通人。(木棉花提供)

 

但是,最重要也最吸引我的部份,就在無論是故事裡最常見的人殺鬼,或是此次《無限列車》最催淚的「鬼殺人」,在這刃斬下的那瞬間、勝負分出之際。那瞬間的死亡回想,這個時候,他們不再是對手,鏡頭開始讓他們說起故事來,無關善惡,所有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此次跟著熱潮,在大銀幕上看了劇場版《無限列車》。王道系少年漫畫的熱血故事,最後的勝負,給了一個催淚的結尾,我沒有跟著感傷「大哥沒有輸」,但我也有點小感動,但感動的部份,很無關緊要,在於大銀幕可以看得更清楚一個很小幾乎不太重要的細節:製作組沒有遺忘或是忽略任何一個炭治郎手掌上的鏡頭(包括一兩秒的快節奏鏡頭)──那上頭總是畫著粗線的「繭」,是他辛苦且扎實磨練出來的繭。

 

《鬼滅之刃》在日本及台灣爆紅,「鬼殺隊」也成為熱門關鍵字。(木棉花提供)

 

這故事的主軸,始終都在滅鬼,但滅鬼能力再強、得到再利的刃,對我來說,也比不上製作組詳實畫下他手中的繭、他誠心練出的繭,因為少年主角用這份力量,不只殺生,而是去同理或是體諒每一個有故事的眾生。

 

※重點就在括號裡:經營FB粉絲頁【重點就在括號裡】,擅長對著影劇碎碎唸(有時還有音樂)。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