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能力堪比曹操、劉備、孫權 但在《三國演義》只是龍套角色

賈仕勇 2020年11月11日 07:00:00

日本男星大泉洋在電影《新解釋.三國志》中飾演劉備(車庫娛樂提供)

三國是一個風雲際會、英雄輩出的時代。

 

曹操、劉備、孫權這三大巨頭就不用多說了,其他諸如董卓、袁紹、袁術、劉表、公孫瓚、韓馥、陶謙…… 宇內豪雄,也都各逞其能。

 

不過,還有一個人,能力絕不在上述諸人之下,甚至堪與曹操、劉備、孫權比肩,卻一直以來被人們嚴重低估。

 

此人便是下邳淮浦(今江蘇省漣水縣)人陳登。

 

陳登,字元龍,出身名門望族。

 

陳登的父親是沛相陳珪,陳珪的叔父是曾經做過司空、光祿大夫、太常、太尉等要職的後漢名臣陳球。漢靈帝光和二年(西元179年),陳球聯絡朝中部分大臣誅殺宦官。事雖不成,陳球身死,但他的行為備受清流名士推崇。陳球的兒子也非常牛,長子陳瑀,任吳郡太守;次子陳琮,任濟陰太守。

 

所以說,論及家世背景,陳登來頭不小。

 

不過,受《三國演義》的影響,在人們的心目中,陳登就是一個小龍套的角色,只是在曹操收呂布的時候作為內應出現了一下,難登大雅之堂。

 

事實並非如此。

 

陳登少年時就有澄清海內、扶世濟民之志,並且博覽群書,學識淵博。

 

25歲時,舉孝廉,任東陽(今浙江省金華市)縣長,體察民情,撫弱育孤,深得百姓敬重。

 

《三國演義》寫陳登在曹操收呂布時充當了曹操的內應,此事屬實。

 

漢末亂局,徐州的豪強地主和世族勢力組成的徐州勢力處於兩難的境地。一方面他們要極力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希望在本地區發生動盪和混亂而對自身的利益造成損害;另一方面他們又不太情願接受外來勢力的介入,使本地區成為諸侯混戰的戰場。

 

當朝廷委派的揚州人陶謙進入徐州,陳登就成了陶謙和徐州勢力雙方溝通、協調的中間人。陶謙死後,陳登一度考慮過扶助劉備當上徐州牧,但很快就對劉備的軍事指揮、地方管制能力產生了懷疑。呂布奪取了徐州,陳登和父親陳珪一起在呂布手下當上了官。不過,呂布為人反覆無常、有勇無謀,綜合能力比劉備還差。陳登轉而倒向曹操一邊,幫助曹操除掉了呂布。他也因此被封為伏波將軍,任廣陵太守。

 

陳登任廣陵太守期間,治政有方,民賴其利,百姓對他感恩戴德,可以說,已經收穫了江、淮民心,遂有吞滅江南之志。

 

廣陵地接長江,向為江東孫策所覬覦。

 

漢獻帝建安四年(西元199年),孫策攻下皖城後,驀然向徐州陳登部發難,跨江進擊陳登所守匡琦城。

 

面對十倍於己的敵軍,眾人議論紛紛。有人說,敵人來勢凶猛,我們以寡敵眾,恐怕不能抵擋,不妨引軍退避,留一座空城給他們。江東人水人居陸,必不能久處,用不了多久,自然離開。

 

陳登一聽,勃然大怒,疾言厲色地喝道:「吾受國命,來鎮此土,若不能遏除凶慝,與逃寇何異!吾出命以報國,仗義以整亂,上應天、下順民,師出必勝。」

 

不過,為迷惑敵人,陳登下令緊閉城門,偃旗息鼓,示弱於敵。

 

一時間,將士銜聲,寂若無人。

 

陳登並未閒著,高踞城樓,觀望形勢,等捕捉到了可以出擊的戰機,便突然打開城門,指揮將士們猛虎出籠一樣殺出。

 

江東大將周章猝不及防,陣腳被衝亂,潰不成軍,很多士兵登船不及,被殺死淹死者不計其數,大敗而回。

 

孫策氣憤喪軍,復興大軍捲土重來。

 

陳登不慌不忙,一面派人向曹操請求援兵,一面在援兵必經之地聚積柴草,隔十步一堆,縱橫成行,布列整齊,乘夜點燃,光照遠近。

 

城上軍民不知真假,以為援兵已到,歡笑稱慶,士氣大振。

 

江東大軍不知真假,以為援兵已到,望火驚潰,倉皇失措。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陳登親勒馬步兵追奔,斬首萬級。

 

以一郡之力屢敗孫策重兵,陳登之能實不在小霸王孫策之下。

 

可惜天妒英才,陳登39歲就病死了。

 

做一大膽假設,如若陳登不死,一旦登陸江東,極有可能代替孫策。

 

關於陳登之死,《三國志‧華佗傳》記載,陳登是因為吃海鮮,吃入了血吸蟲一類的寄生蟲,雖得華佗治好,但還是留下了後遺症,最後腸斷喪命。

 

陳登一死,豎子成名。

 

孫策一舉跨有江北。

 

一年後,曹操平定了河北,揮麾南指,以八十萬之眾收拾江南,卻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失敗——赤壁之戰。

 

以後,曹操每次遙視長江,總要悻悻歎息:「恨不早用陳元龍計。」語言中充滿了對陳登的膺服和追思。

 

與曹操相比,劉備對陳登的景仰之情,更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曾有名叫許汜的人從廣陵到荊州,跟劉表談起了陳登,憤憤不平地說:「陳元龍乃湖海之士,驕狂之氣至今未除。」

 

劉備正寄住在荊州,雖對許汜的話不以為然,卻沒馬上反駁,而是問劉表:「您覺得許君所言如何?」

 

劉表說:「欲言非,然許君為善士,不會胡說虛妄之言;欲言是,元龍卻又名重天下,太奇怪了。」

 

劉備扭頭問許汜:「君言陳元龍驕狂,以何為憑?」

 

許汜高聲地說:「我過去因世道動盪而路過下邳,見過陳元龍。他毫無待客之禮,自顧自地高臥大床,而讓我們坐在下床。」

 

劉備冷笑道:「我太瞭解元龍了,現在天下大亂,帝王流離失所。您素有國士之風,元龍也希望您憂國忘家,有匡扶漢室之志。可是您卻向元龍提出田宅屋舍的要求,言談也沒有什麼新意,這當然是元龍所討厭的,又有什麼理由要求元龍和您說話?假如當時是我,我肯定會上百尺高樓高臥,而讓你們睡在地下,哪裡只有區區上下床的區別呢?」

 

說到這兒,劉備目視遠方,深情滿懷地說:「誠如元龍這般文武膽志,當求之於古代,當今世上難有人及其項背啊。」

 

劉備對陳登的評價,也引發了後來宋朝大詞人對陳登的詠歎。

 

其中,張孝祥詞云:「湖海平生豪氣,關塞如今風景,剪燭看吳鉤。」張元幹則詞云:「元龍湖海豪氣,百尺臥高樓。」

 

《三國志‧呂布臧洪傳》中對陳登的評價是:「陳登、臧洪並有雄氣壯節,登降年夙隕,功業未遂,洪以兵弱敵強,烈志不立,惜哉!」對陳登也是滿滿的惋惜之情。

 

*本文摘自《熬通宵也要讀完的三國史,台灣東販出版。

 

 

【作者簡介】

 

覃仕勇

 

廣西博白縣人,酷愛讀書寫字,廣西作協會員。著有《熬通宵也要讀完的大晉史》、《熬通宵也要讀完的大唐史》、《熬通宵也要讀完的大元史》、《熬通宵也要讀完的大明史》、《熬通宵也要讀完的大清史》、《歷史裏的隋唐英雄們》、《大唐王朝惹了誰》、《兩宋時代的牛人》、《這才是岳飛》、《大東漢》、《奏摺上的晚明》、《天崩地裂三百年——兩晉南北朝的泣血悲歌》、《功夫皇帝趙匡胤》、《一代名相狄仁傑》、《隱忍與抗爭》、《明滅》、《是誰在抹黑明朝》、《醒醒吧,太平天國不太平》等多部歷史著作。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書摘 中國 三國 歷史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