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見中共革命套路:劫富濟貧 團結多數鬥爭一小撮

顏純鈎 2021年08月31日 00:00:00
中共把矛頭對準社會上極少數富裕階層,志在轉移基層的不滿情緒,把窮苦人的憤恨轉移到明星、私企老闆、科網巨頭身上。(湯森路透)

中共把矛頭對準社會上極少數富裕階層,志在轉移基層的不滿情緒,把窮苦人的憤恨轉移到明星、私企老闆、科網巨頭身上。(湯森路透)

繼一連串氣急敗壞的打擊措施之後,中共突然又祭出私企查稅、打擊明星等政策。私企明星偷稅漏稅向來如此,為何現在才來清算?

 

一個國家要推出影響國計民生的政策,應該小心斟酌,聽取民意,考慮內外影響,然後按部就班逐一推行。一般來說,重大的政策不應該擠作一堆,互相扞挌,應該有條不紊,做完一項再做另一項,讓政府與民間都有足夠的空間時間消化改變帶來的壓力和影響。

 

但中共近來的舉國「新政」,紛至沓來亂作一團,不計利害不留餘地,好像一個人大難臨頭,只來得及收拾細軟,打綑成包,就奪門而出逃命去一樣。

 

這是什麼道理?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內外種種不利因素接踵而至,本來外部不妙,如內部健全,那還有恃無恐;或內部不穩,但外部環境尚好,那還有周旋餘地,但內外一起擠壓,好的擠成壞,壞的擠成更壞,互相激化,四下爆雷,那可不是好玩的事。

 

因此,中共近來急於提前放血,把一些不安穩的因素自行引爆(如地產和金融),把一些長遠影響安定的因素提前排除(如科網巨頭財雄勢大),然後聚焦在做兩件事,一是趕緊歛財在手,二是安撫底層百姓。

 

歛財不必說了,國庫空虛,囊中羞澀,不少地方政府連公職人員的薪水都開不出來,各省市相繼有討薪的遊行發生。經濟下行,稅收枯竭,哪裡有餘錢流動,中共就把手伸到哪裡。向私企查稅,逼明星吐錢,都是同一道理。

 

另一方面,一個社會危機四伏,最怕底層貧民沒有活路。中國人固然吃過草,但吃草豈是過癮的事?改革開放四十年,底層社會生活有所改善,即使全面脫貧仍是大話,但窮人都知道好日子應該是什麼樣的。過去幾十年資訊相對自由,外國人的好日子有眼得見,人長了見識,想法就不同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現在要叫中國人吃草,搞到大饑荒易子而食,還要乖乖就死,已經沒有呢支歌仔唱了。

 

中共最怕的是底層百姓餓肚皮,北方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底層百姓爛命一條,無車無房,年輕人都不敢結婚生子,光棍來去,沒有什麼可以喪失的。一旦這批窮光蛋憤怒起來,成群結隊,到處生事,那中共就無以安枕了。

 

城市中產家有老小,罈罈罐罐捨不得,輕易不敢動粗,相反的,農民工血氣方剛,賺的是辛苦錢,一旦活不下去,聚眾起事無後顧之憂。人人一起哄,到處生事,事後拍拍屁股回鄉下去,你去哪裡找人?

 

因此,削平極少數發達階層,安撫大多數貧苦百姓,就成了中共的當務之急,再不想辦法補救,就要來不及了。

 

美團的外賣小哥,風雨裡來去,每送一單只賺幾塊錢,中共現在要求公司為他們付保險金,讓他們組織工會,一旦組織工會,就可以聯合起來與公司討價還價,提高收入水平,這便是中共幹革命的老套路:劫富濟貧,團結大多數,鬥爭一小撮。

 

當初幹革命,中共自己沒有發達,今日中共紅二代先富起來,家產十億百億計,中共自己成了壓迫者與剝削者,革命者成了革命對象。中共把矛頭對準社會上極少數富裕階層,志在轉移基層的不滿情緒,把窮苦人的憤恨轉移到明星、私企老闆、科網巨頭身上,中共搖身一變,成了正義之神,為窮人作主,幫窮人討回公道。

 

劫富得來的錢,有多少中飽私囊,有多少還諸社會,只有中共自己知道。中國農民向來不求甚解,一旦政府擺出劫富濟民的姿勢,窮人又要三呼萬歲了。如此一來,富人吃虧,窮人氣平,就沒有人再聚眾起事,向中共討說法了。這便是中共近來亂棍齊下的原因。

 

可惜政出多門,互相打架,一邊要討好窮人,一邊卻又把更多平民趕到窮人行列中去(剿滅教培行業﹑打擊電玩﹑美容等,製造千萬計失業人口),一邊排雷一邊又埋更多的雷,凡事與自己過不去,長此以往,社會何日安寧?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削平富戶,安撫窮人,志在圈錢防止動亂)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