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何搞掉孫力軍和傅政華?

余杰 2021年10月10日 07:00:00
孫力軍(圖右)被宣佈罪名兩天之後,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部長傅政華(圖左)也落馬。(合成圖片)

孫力軍(圖右)被宣佈罪名兩天之後,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部長傅政華(圖左)也落馬。(合成圖片)

俄國歷史學家列昂尼德·姆列欽在《歷屆克格勃主席的命運》一書中寫道:「很多人在掌聲中邁進了這座位於盧比揚卡廣場的著名建築物,在這裡獲取了權力和獎賞,然而很少有人是出於自願或是由於職務的提升而離開這裡的。」在這本書中寫到的二十四名克格勃高官中,儘管有兩個人後來成為國家領導人(安德羅波夫和普丁),卻有五個人遭槍決,十多人蹲了監獄或長期失寵。總而言之,「這個工作尚未給任何人帶來殊榮」。如今,在獄中的兩名中國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和傅政華,若有機會讀到這本書,一定會百感交集、悔不當初,猶如上刑場前的李斯回頭對同時被處決的兒子說的最後一句話:「我想和你再牽著黃狗一同出上蔡東門去打獵追逐狡兔,這又怎麼能辦得到呢?」

 

孫力軍的罪名為何如此奇特?

 

孫力軍在二零二零年四月落馬,十六個月後的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才被宣佈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所謂雙開),間隔時間之長,為近年來所罕見,由此可見孫案之複雜迷離。中紀委的七百字通報,以小說筆法,寫得洋洋灑灑,激越煽情:「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佈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在黨內大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夥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大搞特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長期搞迷信活動;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違背組織原則,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大肆賣官鬻爵、安插親信、佈局人事,嚴重破壞公安政法系統政治生態……」

 

「團團夥伙」是習近平時代的「新語」,此前垮臺的諸多高官都有此一罪名,但此一罪名不見於刑法法典。而「成夥作勢」則是第一次出現在中紀委通報中,這個詞語的程度又大大超過「團團夥伙」,再加上後面是「控制要害部門」,就連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人都沒有享受此種「殊榮」,不禁讓人聯想起當年鄧小平炮製「四人幫」和林彪「反革命集團」罪案時的用語。但林彪和「四人幫」中的王洪文都貴為副統帥、副主席,是毛指定的接班人,而孫力軍不過是區區一個公安部副部長(副部級官員在北京有上千人),他為何有那麼大的能量「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以及「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權力觀、政績觀極度扭曲」,乃至威脅中樞、問鼎大位?

 

在中共的權力格局中,你跟錯了人,就是站錯了隊,就是犯了「路線」錯誤。(湯森路透)

 

習近平一定要對孫力軍開刀,原因不是中紀委通報中的那些罪名,那些罪名所有中共高官都能安上,通報中沒有寫出或語焉不詳的罪名有三個。其一,孫力軍不是習近平的嫡系,而是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人馬。孟建柱是江系、是上海幫,接周永康的班,延續周永康的路線。孫力軍近年來拼命向習近平靠攏,二零二零年春帶領中央督導組赴哀鴻遍野的武漢督戰,後來習近平到武漢視察時,他鞍前馬後隨侍左右。但習近平不會真正信任這種「變色龍」。在中共的權力格局中,你跟錯了人,就是站錯了隊,就是犯了「路線」錯誤。

 

其二,孫力軍官居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雖是排名靠後的副部長,卻兼一局和二十六局局長、港澳台辦公室主任等要職。二十六局是反邪教局,是「六一零」辦公室的爪牙。而一局更為重要,其正式名字是「國內安全保衛局」,前身是「政治保衛局」,簡稱「國保」。這個部門在胡錦濤時代中後期急劇膨脹,承擔「維穩」任務的重中之重,其氣勢壓過國家安全部。「國保治國」更成為習近平時代的一大特色。在某種程度上說,一局在公安部成為「國中之國」,享有「便宜行事」的大權,可越過公安部部長,直接向主管政法的政治局常委乃至總書記匯報工作。孫力軍當上一局局長是二零一三年,是孟建柱親自的安排,那時習剛上台,來不及在每個部門都塞入自己人。等到習近平等權力鞏固之後,這個重要崗位一定要選擇真正的嫡系來掌控,所以孫力軍垮臺是遲早的事。

 

其三,孫力軍的罪狀中有「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但究竟是什麼材料,卻欲蓋彌彰。《華爾街日報》曾引述知情人士報道,中國科技業巨頭騰訊副總裁張峰涉嫌將微信收集的用戶個人資料交給孫力軍,正在接受有關部門調查。孫力軍的妻兒都在澳洲,他是否將有關中國武漢肺炎病毒的有關資料和微信的用戶資料交給妻兒保管,作為活命的籌碼?

 

「當代第一酷吏」傅政華作繭自縛

 

孫力軍被宣佈罪名兩天之後,二零二一年十月二日,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也落馬。

 

孫、傅二人在公安部副部長位置上同事多年(還有另一位已判刑入獄的前副部長、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他們的罪案有無交集,當局避而不談。公安部三個副部長都是壞人,至少說明公安部有一半已「黑化」。這些人垮臺後,習近平換上的多名副部長,都是「福建幫」背景,別人不能搞「團團夥伙」、「成夥作勢」,唯有習近平一個人可以搞。換言之,中共內部不能有其他派別,只能有一個一個派別:習近平派。然而,連毛澤東當年都做不到「黨內無派」,習近平能做到嗎?

 

傅政華是周永康主管政法時提拔起來的得力幹將,是第一個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長和黨委書記、北京市市委常委、公安部副部長等要職的「老公安」。周永康垮臺時,他見風使舵,反戈一擊,被習近平欽點加入周永康專案組,將周永康諸多罪行查證成鐵板釘釘。然而,習近平不會真正信任這個比孫力軍「變臉」更快的「兩姓家奴」。等到周永康成了「死老虎」,傅政華的末日也就不遠了。

 

因為傅政華在公安系統樹大根深,習近平對他的處置分三步走。二零一八年三月,傅政華被調離公安部,出任司法部部長,他在公安部是正部級副部長,到司法部當一把手,是明升暗降,因為相比於公安部,司法部是個規模和權力都小得多的弱勢部門。兩年後,傅政華年滿六十五歲,被安排到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任副主任,習近平的浙江舊部、原遼寧省長唐一軍接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似乎退居二線、平安著陸。殊不知,一年半之後,他仍難逃一劫。

 

我在北京遭受非法軟禁、黑頭套綁架和酷刑折磨時,北京市公安局長正是傅政華。審訊和毆打我的國保特務聲稱,我的案件是最高當局壓下來的(胡錦濤、溫家寶、周永康),由傅政華親自佈置。如今,我在美國過著自由的生活,周永康和傅政華卻成為中共黨內政治鬥爭的犧牲品,身敗名裂、禍及家人,在囚籠中生不如死。這就是上帝的公義的彰顯。

 

傅政華是對異議人士廣泛施加酷刑的始作俑者。他主導了對維權律師群體的圍剿。傅政華落馬之際,被註銷執業證的劉曉原律師發推質問:「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傅政華指揮抓捕周世鋒律師、黃力群律師等人時,不知是否想到過自己也有落馬的哪一天?」傅政華不會料到他會有「請君入甕」的下場。另一位受其迫害的人權律師浦志強在社交媒體上發言說:「能活成千夫所指,能死成普天同慶,倒個霉都能大快人心,放眼當今中國政壇,能超過傅政華的,也沒幾個了。」他又說:「我想提醒的是,酷吏沒好下場,王立軍,孫力軍,傅政華,都是前車之鑒。所以,反腐不等於法治,留置傅政華是殺雞儆猴,是兔死狗烹,不是法治的勝利。」我們固然可以為一名酷吏的垮臺而鼓掌,但不至於天真地認為一名酷吏的垮臺就意味著天亮了。中共極權體制不變,還會有更多酷吏出現。這台絞肉機還在高速運轉。

 

作者認為,習近平已經進入「散打」狀態,鬥爭奴才如同鬥爭敵人。(湯森路透)

 

在十月二日傅政華被公佈受調查當天夜裡,他曾任職的司法部召開黨組擴大會議,傳達中央決定。該會議達成「共識」認為,中央對傅政華的調查體現了「反腐敗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的堅定態度」。司法部黨組會議提出,「要著力汲取深刻教訓」,「傅政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給黨和人民事業造成嚴重危害,嚴重損害了司法部、司法行政系統乃至政法系統的形象。」該會議還表示,「要著力肅清流毒影響。要把肅清傅政華流毒影響作為黨史學習教育和隊伍教育整頓的重要內容」。然而,這種聲嘶力竭、千篇一律的表態,已然無法挽回司法部、公安部、司法行政系統乃至政法系統的形象。

 

如今,傅政華也成了餘毒之主體。若查考最近幾年中共的官媒,會發現有一系列標題類似的報道,只是主語不斷替換:薄熙來: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王立軍餘毒;周永康: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薄熙來餘毒;李東生: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周永康餘毒;孟宏偉: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李東生餘毒;孫力軍: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孟宏偉餘毒;傅政華:堅決支持黨中央,肅清孫力軍餘毒。那麼,傅政華之後還會有誰呢?習近平已經進入「散打」狀態,鬥爭奴才如同鬥爭敵人。同一出劇本,還會不斷上演——「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