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疫情是實驗室洩漏的嗎?

胡平 2023年03月05日 07:00:00
疫情爆發三年後的今天,懷疑實驗室洩漏的人越來越多。因為直到今天為止,專家們在尋找病毒的直接傳染源,即中間宿主上,仍然一無所獲。(美聯社)

疫情爆發三年後的今天,懷疑實驗室洩漏的人越來越多。因為直到今天為止,專家們在尋找病毒的直接傳染源,即中間宿主上,仍然一無所獲。(美聯社)

(一)美國能源部和聯邦調查局都認為新冠疫情很可能是實驗室洩漏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多夫·雷週二(2月28日)表示,新冠疫情可能是中國實驗室洩漏導致的,首次公開證實了FBI對這場造成全球近700萬人死亡的疫情源頭的機密判斷。雷說,中國政府一直試圖「阻撓和混淆」FBI、美國政府其他部門和外國合作夥伴的新冠溯源調查,但FBI的工作仍在推進。

 

2月27日的華爾街日報最先報導,根據最近提供給白宮和國會主要成員的一份機密情報報告,美國能源部得出結論,新冠大流行很可能是由實驗室洩漏造成的。能源部擁有相當多的科學專業知識,並下轄美國國家實驗室網路,其中一些國家實驗室進行高級生物學研究。

 

能源部的新結論是基於未公開的情報得出的,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知道能源部是根據什麼樣的新情報得到這個結論的。

 

(二)為什麼人們越來越相信新冠病毒是實驗室洩漏?

 

其實,早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就有很多人懷疑病毒是實驗室洩漏。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2020年2月28日在推特做民調,多數受訪者認為,「病毒系人造,因疏忽洩漏」 。



之所以有那麼多人從一開始就懷疑病毒是實驗室洩漏,其依據是:既然大多數專家都認為,新冠病毒的宿主是雲南的蝙蝠,如果是天然病毒自然傳播,疫情就應該發生在中國南方,而不該發生在距離雲南蝙蝠棲居地一、兩千公里之外的武漢。然而大家又都知道,武漢病毒所的實驗室存有世界上最大數量的蝙蝠病毒樣本。疫情既然是在武漢爆發的,所以病毒最可能就是來自實驗室。
 

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也說,當她剛得知武漢爆發疫情時,馬上就擔心病毒是不是出自她的實驗室。石正麗在2020年4月27日,接受《科學美國人》採訪時說:2019年12月30日晚上7時,她在上海開會的賓館接到武漢病毒所領導的緊急電話後,立刻趕回武漢。當時,兩名疑似薩斯病人的病毒檢體已經送到病毒所。她一路上都不安地在想,「難道病毒來自我們的實驗室?」石正麗說,她本以為冠狀病毒的高風險區域應該是中國南部的廣東、廣西或雲南,「我從沒想過,這會在中國的中部城市武漢爆發開來」。
 

不過,石正麗說她很快就排除了這種懷疑。她把病人的病毒樣本和實驗室十多年來,從一萬五千多隻蝙蝠身上取得的上千個冠狀病毒樣本比對檢測。最後發現,病人樣本中沒有一個與她們團隊從蝙蝠洞取樣的病毒基因序列相匹配。她說,「這讓我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
 

可是,石正麗的說法缺少說服力,因為這只是她的一面之詞。正如2020年5月6日《華爾街日報》編輯部文章《武漢實驗室理論》一文所說,石正麗自己堅稱武漢出現的冠狀病毒與任何樣本都不匹配,但這需要進行外部調查才能確認。
 

再說,武漢地區有好幾個生物實驗室。例如,武漢市疾控中心就有一個病原生物檢驗所的P2實驗室,離華南海鮮市場只有1華里。武漢市疾控中心有位名叫田俊華的80後醫生。根據官媒報導,田俊華從2012年開始對蝙蝠的研究,多次外出抓獲蝙蝠,曾抓獲過一萬多隻蝙蝠做樣本。有次操作時未做防護,田俊華被潑到蝙蝠尿液和糞便,擔心被感染病毒,自我隔離了14天。
 

在疫情爆發三年後的今天,懷疑實驗室洩漏的人越來越多。因為直到今天為止,專家們在尋找病毒的直接傳染源,即中間宿主上,仍然一無所獲。既然人類感染病毒越來越不像是經由中間宿主的動物傳染的,那麼就只剩下實驗室洩漏這種方式了。

 

越來越多的人們認為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早先中國官媒宣稱,新冠肺炎病例都與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但這種說法很快就被否定。因為在對海鮮市場採集的幾百個樣本進行檢測,只有在一些環境樣本上發現有病毒,在動物樣本中沒有一個發現有病毒。另外,官媒早就報導過,在早期確診病例中,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包括第一例確診患者,都從未去過海鮮市場。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明確說:起先我們相信病毒來源於海鮮市場,但現在看來,海鮮市場也是個受害者。
 

在2021年3月3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專家梁萬年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普遍有新冠病毒的污染,動物製品大規模檢測未發現陽性;湖北省蝙蝠以及中國各地大量的家畜家禽、野生動物採樣監測均未發現新冠病毒,未發現疫情發生前後有新冠病毒在家畜家禽、野生動物中迴圈的證據。這就是說,沒有找到任何直接傳染源,即中間宿主。
 

中國專家提出,病毒可能是通過被感染、被污染的冷凍鏈產品海外輸入。這種說法明顯站不住腳。因為病毒倘若是通過冷凍鏈海外輸入,那就不會只在武漢單點爆發,而應該在比武漢與海外聯繫更廣的城市多點爆發。上海華山醫院張文宏醫生早就指出,病毒外部輸入一說不成立。再者,病毒若是從海外輸入,為什麼沒有在海外先爆發呢?
 

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專家們只用了5個月就找到了直接傳染源果子狸。而這次新冠疫情過去三年多了,卻還未找到直接傳染源的動物,這只能使人們越來越相信,新冠病毒本來就不是動物傳染的,而是實驗室洩漏的。再加上中國政府拒絕外國專家深入調查,封鎖資訊,銷毀資料,形同「此地無銀三百兩」,更是欲蓋彌彰。

 

(三)只有人類才會毀屍滅跡,大自然不會


記得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中國的專家們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只用了5個月就找到了直接傳染源果子狸,後來又在雲南找到了薩斯病毒的自然宿主,一種名叫菊頭蝠的蝙蝠。而這次新冠疫情過去三年多了,積累了豐富經驗的中國專家們卻還未找到直接傳染源的動物。

 

2020年9月18日,新京報發表一篇報導「專訪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溯源很重要,但可能永遠找不到」。石正麗說:我們沒有找到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新冠病毒是一個非常狡猾的病毒,也就是它從野生動物傳到人類社會的過程是悄無聲息的,這個過程我們完全沒有檢測到。它有可能是一個偶然的事件,這個偶然事件有可能很快就消失了。
 

石正麗這話說得不對。純自然事件,發生過一次就有可能發生二次。只有人為事件,發生過一次,有可能不會再發生二次。因為人有意識,會吸取教訓。大自然沒有意識,大自然不會吸取教訓,原來發生過的,以後還可能發生;而人為之事,人知道是他的什麼行為導致某件事情的發生,只要他吸取教訓,再不去做同樣的行為,那件事就不會再發生。另外,更重要的是,自然發生之事,必然會留下痕跡,哪怕只發生了一次,也會留下痕跡,時間相隔越近,痕跡就越可能留存。但如果病毒是實驗室洩漏,是人工合成,那確實就可能永遠找不到了。因為人類會毀屍滅跡,大自然不會。
 

從石正麗之口,講出新冠病毒起源可能永遠找不到,這很令人訝異。當年薩斯事件後,石正麗帶領她的團隊開展薩斯病毒溯源。當時就有人問石正麗,說薩斯都沒有了,你還做這個東西,有什麼意義呢?杞人憂天嘛。石正麗回答說,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意義的,因為它能夠預防薩斯一類疾病的爆發。石正麗帶領她的團隊,經過13年的不懈追蹤研究,終於在雲南的一個礦洞裡找到了薩斯病毒最原始的來源。這種契而不舍的精神,是何等的令人讚歎。
 

但是讓人們大惑不解的是,石正麗當年溯源薩斯病毒的勁頭而今安在?怎麼新冠疫情爆發才半年多,連中間宿主都還沒找到,石正麗就說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和源頭可能永遠找不到呢?這兩年多來,石正麗似乎失蹤了。從2021年至今,我們沒聽到她在新冠溯源上做了任何工作。新冠疫情肆虐全球,至今未息,身為國際知名的冠狀病毒頂級專家,石正麗本該在這兩年大展身手的,可是我們看到的卻是一片空白。不只是石正麗這兩年多無所作為,其他的中國專家也同樣的無所作為。與此同時,有很多外國的專家想到中國來進行新冠溯源工作,都遭到中國政府的阻止。這難道不從反面告訴我們,新冠病毒很可能是始於實驗室洩漏乃至是人工合成的嗎?

 

(四)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嗎?

 

我們知道,對新冠病毒溯源有兩種假說,一種假說認為新冠病毒是自然發生、自然傳播,另一種假說是認為病毒是實驗室洩漏。這後一種假說又有兩種假定,一種假定是認為病毒是自然發生的,另一種假定是認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從邏輯上講,如果證明了新冠病毒是實驗室洩漏的,那麼新冠病毒既可能是純自然的(如2004年薩斯病毒從北京的中國疾控中心實驗室洩漏),也可能是人工合成的。換句話,即使證明了新冠病毒是出自自然界,那不等於就排除了實驗室洩漏這種可能性。如果新冠病毒是純自然的,那也有可能是從實驗室洩漏的。但是如果證明了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那麼就只能是從實驗室洩漏的,因為大自然沒有這種病毒,只有實驗室裡才有。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們認為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理由有三個。

 

第一、與其他和薩斯(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相比,新冠病毒(SARS-CoV-2)有一大特點,那就是在其刺突中具有獨特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 (furin cleavage sites ,縮寫:FCS)。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現任何自然的和薩斯相關的冠狀病毒有這個東西。這個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好比一把萬能鑰匙,使病毒能夠輕易進入細胞,並使其具有感染性和致病性。其他的冠狀病毒沒有這個東西,對人類的感染性和致病性都比較低。

 

到目前為止,人類在自然界發現的和新冠病毒最接近的冠狀病毒,一個是2013年在雲南一個礦區的蝙蝠中發現的RaTG13病毒,另一個是一年多前在老撾北部洞穴的蝙蝠中發現的Banal病毒,它們和新冠病毒的同源率高達96.9%至97.4%。但就連這兩種和新冠病毒最接近的冠狀病毒,也沒有 「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

 

既然只有新冠病毒才有 「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FCS),那麼這個 「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FCS)是從哪裡來的呢?答案只有兩個:要麼是自然演化來的,要麼是人工加上去的。

 

要調查新冠病毒是不是從實驗室洩漏以及新冠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就要調查中國,尤其是調查武漢病毒所。(美聯社)

 

第二、有研究人員培養了一種冠狀病毒——Banal-236——並類比了它在在獼猴和「人源化」小鼠身上傳播,結果 ,在實驗室中,Banal-236 在人源化小鼠中連續傳代六次,也無法獲得著名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可以從冠狀病毒中自然演化而來。這固然沒有完全排除新冠病毒出自自然演化的可能性,但至少是大大地降低了這種可能性。

 

第三、我們又獲知,早就有研究人員進行功能增進研究(gain-of-function,縮寫:GOF),用人工合成的辦法,使自然的冠狀病毒獲得對人類的更大的傳染性和致病性,而且這種研究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前就取得了重大進展。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一份2018年的研究提案被洩露,有中國的武漢病毒所和美國科學家提交了一個研究計畫,在實驗室中尋找並將罕見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引入類似SARS的病毒。中國武漢病毒所及其合作夥伴——包括由美國資助的生態健康聯盟——向美國國防部申請資助,以收集和實驗具有新特徵的新冠病毒,這些特徵將使它們在人類之間具有高度傳播性。一年後,2019年,一種從未見過的帶有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的類似薩斯的病毒在武漢出現了。美國國家衛生院為生態健康聯盟在武漢的部分工作支付了一部分費用。儘管衛生院的官員一再表示,他們資助研究的病毒與導致新冠的病毒在基因上沒有相似之處。但衛生院代理主任勞倫斯·A·塔巴克在最近的一次國會聽證會上承認,他對武漢研究所的其他工作不知情。

 

(五)中國不讓查,先查美國

 

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的新冠委員會主席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說過:「我非常確信它(新冠病毒)來自於美國實驗室的生物技術——而不是來自於自然界。」傑弗瑞·薩克斯與哥倫比亞大學分子藥理學和治療學教授尼爾·哈里森(Neil L. Harrison)合寫的文章稱:「如果該病毒確實來自實驗室研究和實驗,那麼幾乎可以肯定它是由中國研究人員使用的美國生物技術 和專有技能創造的。」

 

本來,要調查新冠病毒是不是從實驗室洩漏以及新冠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就要調查中國,尤其是調查武漢病毒所;但是由於中國方面拒絕配合,因此無法進行。於是,美國政界學界的一些人就提出從美國這方面調查。調查那些和武漢病毒所合作的機構和專家以及資助單位,調查他們的工作日志、往來信件和相關資料。今年一月,美國國會眾議院成立了一個新的特別調查小組來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問題;半個月前舉行了首次聽證會。

 

很可能,從美國方面的調查能夠發現和證實,新冠病毒確實是美國的某些機構和專家與武漢病毒所合作,在武漢的病毒所造出來的;由於研究與實驗是在低生物安全水準下進行的,所以有人被病毒感染。當然也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即,從美國方面的調查不足以得出那麼確定的結論,因為研究與試驗畢竟是在中國進行的,美國方面提供了相關的技術和技能,但是對研究與試驗最後進展到了什麼地步,搞出了什麼東西,美方人員未必都掌握,因此在美國方面的工作日志、往來信件和相關資料上不一定看得出來。但無論如何,這種調查是必要的。它應當使新冠病毒的溯源有重大進展。

 

(六)做試驗不算大錯,洩漏才是大錯;洩漏的錯也不算大,隱瞞和掩蓋才是最大的錯

 

有專家說,他們之所以進行功能增進研究,是為了防止下一次大流行,是為了研發出更好的疫苗和防疫藥物。這自然無可非議。但由於這種研究的風險很大,所以必須慎之又慎。在安全缺少保障的情況下做這種試驗本身就是錯的,不過還不算大錯;洩漏才是大錯;洩漏的錯也不算太大,隱瞞和掩蓋才是最大的錯。因為隱瞞和掩蓋是蓄意的,洩漏不是。

 

如果有隱瞞和掩蓋,只可能是中國政府,只可能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習近平親自隱瞞親自掩蓋。

 

※作者為《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