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揮之不去的軍事色彩!充滿台灣特色的救國團營隊是怎麼形成的?

鄧慧恩陳秀玲白春燕蔡佩家陳宇威 2022年12月08日 07:00:00
救國團營隊訓練。圖片來源:〈青年救國團青年服務事業概況報告照片〉,《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30209-00007-001。(前衛提供)

救國團營隊訓練。圖片來源:〈青年救國團青年服務事業概況報告照片〉,《蔣經國總統文物》,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05-030209-00007-001。(前衛提供)

許多人進入大學後,會發現身為一個大學生,有很多參加「營隊」的機會。舉凡迎接新生的「迎新宿營」、回饋偏鄉小學的「教育營」,乃至於辦給高中生的「招生營」,甚至還有專辦營隊的社團。

 

但不管哪一種營隊,人員配置跟活動規劃都是類似的。隊員們經過分組後,會有「隊輔」負責帶領,注意隊員身心狀況,不定期進行團康活動與隊員分享活動心得。隊員們在活動期間同吃同住,有一套相應的獎懲制度,藉此增加小隊的競爭心與表現欲。除了主打的專業課程或主題,營隊還有許多經典活動,像是標榜可以把所有異性的手牽一輪跳「第一支舞」的土風舞營火晚會,以及號稱「夜間教育」的夜遊扮鬼試膽大會,或者闖關活動的大地遊戲等等。

 

這些走到哪裡都一樣的活動主題、規劃跟人員配置,其實在救國團成立之初的「暑期戰鬥訓練」中,都可以找到類似的活動概念。不管是招募體格健康的青年學生進入軍營表演、慰勞娛樂軍人的「軍中服務大隊」,還是前往農村實施教育,使其配合戰時動員及宣傳政令等工作的「農村服務隊」,或是以加強學生軍事訓練為主的「海洋戰鬥訓練大隊」、「金門戰鬥營」、「澎湖戰鬥營」等,還有各式體能極限訓練的「玉山登峰大隊」、「中央山脈探險大隊」、「滑翔大隊」、「跳傘大隊」、「海濱游泳大隊」,幾乎都是當代營隊的前身或一系。

 

 

營隊中,還有一種台灣獨有的「值星官文化」,就是仿照軍隊,由專人扮演值星官的角色,負責掌控時間、管理秩序、獎懲學員等等。值星官形象通常是嚴肅且不苟言笑,易怒又難以取悅,喜歡利用小事情公開懲罰羞辱學員,講話時經常使用特有的「教官」腔調,多數時候穿著綠色迷彩衣物,配戴墨鏡與值星帶,行走時也會踩踏軍人的步伐。

 

時至今日,儘管各大營隊活動中的軍訓成分已大幅降低,但營隊中配備的「值星官」,依舊驗證了營隊與軍隊之間濃濃的血緣關係。這或許也暗示著各大學校園在救國團影響下,依舊以某種形式緬懷著過去軍方控制校園學生的時代。

 

然而,當今的營隊或大學生活動,為什麼需要「值星官」這種類似軍人的角色管理秩序?學員抱持學習或活動的熱情來參加營隊,又為什麼要接受軍事化的管教?至於負責扮演「值星官」的同學,在營隊中被剝奪參與部分活動的機會,又要避開學員以維繫權威的神祕感,以怒氣騰騰的「軍人」之姿出場,控制不聽話、意圖「造反」的學員,這一切是否真有必要?

 

雖然近幾年為了和緩「值星官」這個象徵威權的角色,營隊通常會在接近尾聲的時候安排「破值星」的橋段,讓扮演「值星官」的同學卸下軍人權威,接受其他營隊成員的惡搞,作為成員們在營期間被威權控制的補償,但「緩和」、「平衡」營隊裡的軍人形象,也不能粉飾這個角色背後的威權本質。歸根究柢,「值星官」這個角色,是否還需要存在於現今民主校園的營隊活動內?

 

 

救國團營隊的另一個特徵或「貢獻」,便是在幾個世代青年男女的生命過程中,建造大量的旅遊經驗和風景。誠如政治學者吳叡人回憶其青年時期的救國團經驗時所言:

 

一九七○年代後期我就讀高中時,救國團舉辦的青年自強活動,獨佔絕佳旅遊景點、路線、還有山莊,因此風靡全台高中生,而且名額甚少,一位難求。家母曾透過在救國團工作的親戚為我爭取到中橫健行的名額,因此我也曾被救國團收編過,去了一趟中橫。

 

後來回想起來,我深切體會到救國團不只是台灣最大的旅遊業,也是最大的交友中心,因為在那個保守年代,具有「公信力」的救國團辦的自強活動,成為極少數青春期的青少年可以正當地認識異性,並且一起出遊而不會被教官干預的機會。我們認識女孩子要經過「黨國」認證的管道,要唱他們認證的歌,玩他們認證的遊戲,最後還要留下他們塑造的美好記憶。換句話說,救國團甚至壟斷了我們的青春。

 

一九四九年國民黨遷台後,隨即制定《台灣省戒嚴令》並著手實施。為了更全面地控制台灣,國民黨開始施行山禁與海禁。普通民眾若要進入管制山區,必須申請入山證,申請過程經常會遇到很多阻礙。同理,為了防止「匪諜」偷渡來台進行滲透活動,國民黨也將台灣多數海岸線劃為「軍事管制禁區」,由海防部管轄,若有進出海岸的需求,必須向警總申請許可,且過程都要受到政府的嚴密監控。因此,台灣的青年學子通常只能藉由參加救國團的登山、海洋營隊、金門馬祖戰鬥營等活動,才有機會接觸台灣的山林海岸。

 

此外,當時台灣社會物資條件貧乏,也是救國團營隊歷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因為許多家庭的經濟條件,無力為子女安排寒暑休閒活動,救國團琳瑯滿目的營隊,理所當然成為年輕人寒暑假的重頭戲,甚至成為大量年輕人加入救國團的主要理由。

 

 

深諳此道的救國團趁勝追擊,就此開啟推廣台灣國內旅遊的副業。自一九五八年在金山海邊成立第一座青年活動中心之後,救國團便陸續在台灣各地風景勝地建立類似的活動中心。

 

而在這個到處興建青年活動中心的過程中,救國團不斷接受「政府」各處補助資金、撥用公地,如一九六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台灣省省政府主席黃杰於首長會議中指示:「青年反共救國團擬在台中市籌建育樂中心,希省府協助撥用公地,及補助建築費二百五十萬元,本人曾於會談中提示,土地部分已由台中市政府照撥,省府承諾補助二百五十萬元,希財政廳、主計處辦理。」身為省政府主席,竟直接在會議中指示轄下的各政府廳處,為國民黨附屬組織救國團的興建計畫研擬籌措興建經費。

 

類似的例子,還有一九七八年八月的台灣省議會議員提案:「建議將南投縣立仁愛國中遷校至公路局霧社公務段後,該校原設校預定地現址撥供救國團霧社山莊使用案」如此公然霸佔學校用地的荒謬提案,毫不意外地在大會決議中通過了。幾乎可以說,被救國團看上的好地段,即使是中學教育的學校預定地,也必須讓步。

 

由此可見,在黨國不分的政府組織有意識的扶持下,救國團確實以極其粗暴的手段,將台灣各處風景優美的土地據為己有,並將之發展成青年旅遊、營隊團康的獨佔事業。

 

*本文摘自《黨產偵探旅行團》,前衛出版。

 

 

【作者簡介】

 

策劃: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台灣在過去威權統治時期,執政黨以悖離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實質法治國原則方式取得財產,以其不當優勢競爭地位,致使其他政黨無法與之公平競爭,極度不利民主政治的發展。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是《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主管機關,成立宗旨為調查及處理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利用其獨佔的領導地位,對國家資源和相關個人財產的所有、分配,進行操控和扭曲的現象。如有以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實質法治國原則方式取得的財物,將追徵或命其返還,以落實轉型正義、健全民主政治,並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

 

鄧慧恩

 

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曾獲國藝會獎助、教育部文藝獎、打狗鳳邑文學獎、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台灣歷史小說創作獎助等多種獎項,作品散見各報章媒體。著有學術論著《日治時期外來思潮的譯介研究:以賴和、楊逵、張我軍為中心》,歷史小說《亮光的起點》獲得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歷史小說獎。

 

陳秀玲

 

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現任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研究領域為女性文學、創傷敘事、疾病書寫、自然書寫等相關主題,曾獲全國台灣文學研究生學術研討會優秀論文奬。著有散文集《搖晃的天堂》。

 

白春燕

 

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博士論文《日治時期台灣文化協會新劇運動系譜(1921-1936)》獲2021年國立台灣文學館傑出博士論文獎。譯書《心悅臺灣》(四方田犬彥原著)。

 

蔡佩家

 

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曾任台北啟明學校國文與社會科專任老師。曾獲台南文學獎,研究領域為性別研究、女性文學,目前的興趣是台灣戰前的文化運動以及歷史小說的改編與書寫。

 

陳宇威

 

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學士,主修文學與創作,副修性別研究。擅長街舞與次文化觀察,曾任美國娛樂臉書粉專Geek-Base/Screen Fandom寫手,現為國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生。




 

【上報徵稿】

 

美食(飯店餐廳、高端餐飲)、品酒 相關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新聞資訊

請聯繫副總編輯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通路(百貨、超商、賣場、電商)、美食(飲品、冰品)、科技手機家電 相關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新聞資訊

請聯繫生活中心副主編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美食(速食、連鎖餐廳、甜點、新開店)、市集 相關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新聞資訊

請聯繫生活中心記者 → 蕭芷琳 celine.hsiao@upmedia.mg 

 

旅遊、IP 文創、交通、體育 相關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新聞資訊

請聯繫生活中心記者 → 周羿庭 ting.zhou@upmedia.mg

 

能源、醫療、親子、寵物、藝文 相關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新聞資訊

請聯繫生活中心記者 → 邱家琳 lynn@upmedia.mg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追蹤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