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廖偉棠

廖偉棠:但問雪意如何—關於亡國感的一些文本隨感

年輕人們常愛念叨的「亡國感」,於我偏是無感。要是怕亡國你就直說,奮起相抗。何來那麼碎碎唸的「感」?   但若果非要我同感,我想這應該與「雪意」相近,曾在...

2019年11月14日 07:01
廖偉棠專欄:《陽光普照》中的陰冷與荒誕

與其說《陽光普照》是一部親情片,我寧願假想鍾孟宏和張耀升在講一個黑童話,關於太陽的黑童話,其中只有自殺者阿豪的部分是坦蕩蕩的。這樣去理解,這部電影就不是一個台灣...

2019年11月0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漢德克-「守門員為何害怕點球」

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之前,在文藝圈裡早已大名遠播。喜歡戲劇的朋友對他的《罵觀眾》津津樂道,就算沒有看過也把這種挑釁視作後現代戲劇的...

2019年10月30日 07:00
廖偉棠專欄:真正的小丑不蒙面

《小丑》上映之際,正是香港特首及行政會議通過緊急法制訂「反蒙面法」之時。從電影看,哥譚(高登)市陷入戴小丑面具的抗議大軍中時,應該沒有制訂「反蒙面法」,而且,即...

2019年10月04日 19:19
廖偉棠專欄:不 他們瞻望歲月──評《返校》

非常自然地,當方芮欣和老師張明暉坐在電影院,銀幕上黑白電影出現一頭長頸鹿的時候,我馬上想起商禽的散文詩《長頸鹿》:   「那個年輕的獄卒發覺囚犯們每次體...

2019年09月30日 07:00
廖偉棠專欄:離開末日和列車之後怎樣

這樣一個題目,難免讓人想到魯迅的《娜拉走後怎樣》。「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魯迅先生這句...

2019年09月15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詩在寒夜裡洗滌血衣-紀念反送中運動裡的死者

關於詩和政治,上世紀最年輕的一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俄羅斯詩人布羅茨基說過這麼一句話:「文學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文學為止。」這個干預當然不...

2019年08月29日 07:00
廖偉棠專欄:1968 巴黎並非電影那麼浪漫

在滿街的街壘、路障、警棍與催淚氣體之上,沉溺於情欲探險的三個年輕人的故事,其精神更接近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而不是任何一位在「五月風暴」中扮演了革命導...

2019年08月1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困境中 一個特立獨行的香港人

黃仁逵,人稱阿鬼,絕對是香港藝術的一位鬼才、全才,他早在七十年代就以抽像繪畫自成一格,一直創作至今;他是著名電影美術指導,他也寫作,第一本散文集《放風》就奪得香...

2019年07月25日 00:01
廖偉棠專欄:《燃燒烈愛》-無法燃燒的韓國現實

這幾年韓國電影一再尖銳地刺痛我們,要麼是倫理議題,要麼是政治議題,要麼是兩性議題,都不惜挑戰極限——同作為亞洲人的我們所不敢觸碰的極限。這不,奉俊昊的...

2019年07月0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萬念不寂 謝至德的九十年代香港面孔

牛仔衣褲,中分頭,扔在地上的《破壞王》漫畫書,空曠的地鐵裡相擁的情侶,這是我們熟悉的九十年代,和今天的香港諸多不同,但最大的不同是沒有人低頭看手機,他們看拍攝他...

2019年06月29日 07:00
廖偉棠專欄:香港還活著呢

6月9日香港百萬人民上街反送中惡法那一刻,我幾乎忍不住也在臉書上寫下「這是香港最後一戰」這樣的句子,但隨即delete去。   因為我想起了兩個我所不甚贊同的論...

2019年06月14日 07:01
共有 67 筆資料
«123456»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