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廖偉棠

廖偉棠專欄:走下來吧 屋頂上的輕騎兵

一直相信,好的藝術能讓人對現實的困境稍稍超越,然後回望困境而釋然。在瘟疫之中,自然尋找一些和瘟疫相關的電影觀看,於是重看了二十五年前的一部法語片經典《屋頂上的輕...

2020年04月03日 07:00
廖偉棠專欄:你在我的眼睛裡——評台裔攝影師張雍《牧羊人與屠宰場》

這個曾經最具波西米亞情味的台裔攝影師張雍,自《月球背面的逃離場景》一書開始了另一個他的創作生命。我曾經把他那種蛻變喻為「流離,讓一個男孩變成一個男人」。從那種對...

2020年03月1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無盡與千日千夜

戴著帽子、口罩,與四週的觀眾保持至少五個座位的距離,全程文絲不動,這樣看一部羅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電影,畫風很對。北歐的性冷淡,似乎可以避疫,200...

2020年03月06日 00:00
廖偉棠專欄:這個情人節 同志情人能否做一天的親人

2月13日杭州流傳一個網路段子,說的是「明天是情人節,今天西湖邊難得遇到10多對50歲以上的情侶嗎,郎情妾意,很甜蜜。不過杭州管控比較嚴格,兩天才給一家人發一張出門證...

2020年02月14日 12:20
廖偉棠專欄:身處抗疫之戰 《1917》有否更多寓意

《1917》,死神篩籃上的倖存   西方近代史,每逢瘟疫蔓延的黑暗時期——無論是病毒瘟疫還是政治瘟疫,常常會出現愚人船(The Ship of Fools)的寓言...

2020年02月03日 07:00
廖偉棠專欄:《一一》傳來的消息

2019年終了的時候,很多朋友都交出自己的二十一世紀頭二十年電影榜單,我也列了一個很有私心的,僅限於華語片。包括這十部:《夏宮》《刺客聶隱娘》《鬼子來了》《麥兜菠蘿...

2020年01月25日 00:00
廖偉棠專欄:2019之後──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第一人」

2019年的最後一個死亡消息,是席德‧米德(Syd Mead)在12月30日的離去——他作為《銀翼殺手》的藝術概念指導,也可以說是整個賽博朋克電影世界的美學奠基人之一...

2020年01月05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誰給愛爾蘭人法蘭克刷房子

《愛爾蘭人》無疑是2019年Netflix給影迷的最後震撼彈,馬丁斯科塞斯和勞勃狄尼洛、喬佩西和艾爾帕西諾這四個傳奇影人,在三個半小時裡把人對惡的選擇推到極致,綽號「愛爾...

2019年12月14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菠蘿蜜枯 何以救度

這是我看的第一部由馬來西亞華裔導演拍攝的涉及馬共歷史的電影,那段歷史已然蒼老沉重,然而這部電影有著青春片的外貌。一個暗含循環的故事裡面,有導演廖克發所寄情的馬來...

2019年11月24日 07:00
廖偉棠:但問雪意如何—關於亡國感的一些文本隨感

年輕人們常愛念叨的「亡國感」,於我偏是無感。要是怕亡國你就直說,奮起相抗。何來那麼碎碎唸的「感」?   但若果非要我同感,我想這應該與「雪意」相近,曾在...

2019年11月14日 07:01
廖偉棠專欄:《陽光普照》中的陰冷與荒誕

與其說《陽光普照》是一部親情片,我寧願假想鍾孟宏和張耀升在講一個黑童話,關於太陽的黑童話,其中只有自殺者阿豪的部分是坦蕩蕩的。這樣去理解,這部電影就不是一個台灣...

2019年11月0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漢德克-「守門員為何害怕點球」

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獲得本年度諾貝爾文學獎之前,在文藝圈裡早已大名遠播。喜歡戲劇的朋友對他的《罵觀眾》津津樂道,就算沒有看過也把這種挑釁視作後現代戲劇的...

2019年10月30日 07:00
共有 76 筆資料
«1234567»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