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廖偉棠

廖偉棠專欄:離開末日和列車之後怎樣

這樣一個題目,難免讓人想到魯迅的《娜拉走後怎樣》。「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做夢的人是幸福的;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魯迅先生這句...

2019年09月15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詩在寒夜裡洗滌血衣-紀念反送中運動裡的死者

關於詩和政治,上世紀最年輕的一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俄羅斯詩人布羅茨基說過這麼一句話:「文學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文學為止。」這個干預當然不...

2019年08月29日 07:00
廖偉棠專欄:1968 巴黎並非電影那麼浪漫

在滿街的街壘、路障、警棍與催淚氣體之上,沉溺於情欲探險的三個年輕人的故事,其精神更接近亨利·米勒的《北回歸線》,而不是任何一位在「五月風暴」中扮演了革命導...

2019年08月1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困境中 一個特立獨行的香港人

黃仁逵,人稱阿鬼,絕對是香港藝術的一位鬼才、全才,他早在七十年代就以抽像繪畫自成一格,一直創作至今;他是著名電影美術指導,他也寫作,第一本散文集《放風》就奪得香...

2019年07月25日 00:01
廖偉棠專欄:《燃燒烈愛》-無法燃燒的韓國現實

這幾年韓國電影一再尖銳地刺痛我們,要麼是倫理議題,要麼是政治議題,要麼是兩性議題,都不惜挑戰極限——同作為亞洲人的我們所不敢觸碰的極限。這不,奉俊昊的...

2019年07月07日 07:00
廖偉棠專欄:萬念不寂 謝至德的九十年代香港面孔

牛仔衣褲,中分頭,扔在地上的《破壞王》漫畫書,空曠的地鐵裡相擁的情侶,這是我們熟悉的九十年代,和今天的香港諸多不同,但最大的不同是沒有人低頭看手機,他們看拍攝他...

2019年06月29日 07:00
廖偉棠專欄:香港還活著呢

6月9日香港百萬人民上街反送中惡法那一刻,我幾乎忍不住也在臉書上寫下「這是香港最後一戰」這樣的句子,但隨即delete去。   因為我想起了兩個我所不甚贊同的論...

2019年06月14日 07:01
【六四30週年專文之五(香港)】輪流轉 當六四成為香港的六四之後

「經過三十年的念叨 死者終於全部南下這個城市。 經過三十年的改造 事發地點也終於南下變成這個城市。」   這是我今年所寫紀念六四民主運動三十週年的...

2019年06月04日 07:01
廖偉棠專欄:《我想有個家》-迦百農没有耶稣

黎巴嫩電影《迦百農》(台譯名:《我想有個家》)獲得去年戛納電影節評審團大獎,以及今年幾乎所有重要電影獎項的最佳外語片提名。敘利亞難民小演員贊恩的本色出演和導演娜...

2019年05月26日 07:00
廖偉棠專欄:《三夫》-並非香港隱喻的水母夢

「帶槍的基督,請看顧這個小女子 她沒丈夫,更談不上動人的情史 沒名字,亞萍只是一個記號 代表最卑微的職業⋯⋯」   不知怎的,觀看《三夫》的時...

2019年05月05日 07:00
廖偉棠專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繼續演繹一部擴大的「六四遺事」

每個時代都有一些人,不安於時代的陳規,拼命折騰自己,非如此磕碰疼痛或者摩擦快感不能證實自我存在似的。這樣的人,在婁燁的青年時代為數眾多,在中國有限自由的八十年代...

2019年04月28日 00:00
廖偉棠專欄:柯恩兄弟或林肯所未能救贖的

要說今年奧斯卡金像獎最大的遺珠,當是柯恩兄弟的《巴斯特·斯克魯格斯的歌謠》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由六個短篇組成的一部西部絕望謠曲,痛快凌厲、暗黑沉...

2019年04月14日 00:00
共有 62 筆資料
«123456»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