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烏克蘭視角:真正的領袖不世出 我們都是丑角的子民

赫魯雪娃(Nina L. Khrushcheva) 2019年05月06日 07:00:00

赫魯雪娃

 

•  1964年生

•  蘇聯前領導人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孫女

•  1998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

•  目前擔任美國新學院大學(New School)國際事務教授兼副學務長

•  研究領域為全球媒體與文化、俄羅斯研究、美國政治

 

2000年代,《白宮風雲(The West Wing)》是受大家喜愛的電視節目,主題是懷有抱負的美國政府,這個政府對抗恐怖主義,卻不是對整個地區或信仰宣戰,拒絕踐踏法治,基本上做出的決策都是是為了美國的最佳利益。

 

片中虛構的總統由馬丁‧辛(Martin Sheen)扮演,許多人希望這個冷靜鎮定的總統能取代當時美國的牛仔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以及好戰的副手錢尼(Dick Cheney)。

 

戲劇成真

 

就某方面來說,這就是烏克蘭現在發生的事。

 

喜劇演員澤蘭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受歡迎的電視影集《公僕(Servant of the People)》中扮演原本擔任教師的總統而成名,這個月他以壓倒性的票數選上總統。

 

但是,這不是對理想總統的幻想,而是另外一個扭曲現實的例子,烏克蘭人對此再熟悉不過了,政治人物定義了政治,而非領袖。

 

在近幾年,澤蘭斯基並非第一個靠個人魅力贏得政治權力的政治素人,最明顯的例子是房地產大亨兼實境秀主持人川普(Donald Trump)。

 

但是在奧地利、匈牙利、義大利、俄羅斯等地,政治人物也會利用民粹論調來討好普羅大眾,這些大眾覺得自己遭到菁英無視。另外一名喜劇演員格里羅(Beppe Grillo)共同創辦義大利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五星運動黨現在是主要的執政黨,雖然格里羅於2018年1月下台,一週後他創辦的政黨就贏得選舉。

 

素人當道

 

這股趨勢有其細微差異。

 

川普於2016年贏得美國總統大選,讓我想起《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一書,赫胥黎(Aldous Huxley)在書中所虛構的未來世界遭到無知與追求無腦的娛樂所毀滅。

 

川普一邊看著《福斯新聞網》(Fox News )播報自己的新聞,一邊大啖漢堡,川普的性格在從這幅景象就可見一班。

 

過度的娛樂以及貧乏的知識,這兩者讓美國人選擇了川普,2013到2014年發生了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Maidan Square protests),該運動的訴求是讓烏克蘭脫離俄羅斯的控制,烏克蘭人選擇澤蘭斯基是因為政治人物背叛了這場運動的理想。

 

背叛者中最重要的人物的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他在抗議活動中是英雄,最後卻成了過去寡頭政治(oligarchic)的代表。現在許多烏克蘭人支持從根本對經濟、社會、外交政策改革。

 

因此,雖然澤蘭斯基只不過是個討喜的電視人物,他卻能夠說服選民素人的身分是更好的選擇,比貪腐的波洛申科連任還要好。雖然沒有政治團隊或是明顯的政策平台,他贏得73%的選票,這種票數一般只有威權政府打壓對手、靠著作票才能達到。

 

狂歡的基因

 

這個選擇是別無選擇。一位年輕的烏克蘭律師朋友悲嘆道:「任何有思考、務實的人都會投給波洛申科,或是前首相提摩申科(Tymoshenko)」,雖然他們也有錯誤之處,「還是做了很多事」。

 

不過,我朋友補充道:「我們的想法並不像務實的社會。」

 

在候選人辯論中,這點就展露無遺。波洛申科迎戰場上的澤蘭斯基──喜劇演員很少在這種地方出現,他強調自己的政績,包括在烏克蘭東部回擊俄羅斯,以及為所有烏克蘭人爭取到歐盟免簽。

 

同時,澤蘭斯基插科打諢,不敬地說著俄語,嘲笑波洛申科的愛國標語:「軍隊、語言、信念」。

 

就像我的律師朋友所說,不理性的政治在烏克蘭並非新事,烏克蘭的歷史「一直是由一群丑角帶頭的狂歡節。」

 

在10世紀末,弗拉基米爾大公(Prince Volodymyr)將東正教帶入基輔羅斯,他宣稱:「飲酒是俄羅斯人的歡愉(drinking is the joy of the Rus)」。經過幾世紀後,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獨立思考的護衛哥薩克人(Cossacks),他們留著長鬍子、戴著毛帽,不斷表演著誇張的、幾乎是狂歡節式的大男人主義。

 

雖然還不到丑角的程度,作秀常常是烏克蘭政治的特徵。

 

2004年橘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中,烏克蘭亞人拒絕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在不正當的選舉中勝選,季莫申科(Tymoshenko)不只是以政治領袖的角色出現。她扮演的是傳說中的女英雄,帶領抗議者到拒馬前,頭上頂著烏克蘭傳統的繞頭髮辮。 

 

拒絕現存系統

 

另外一名烏克蘭友人是已屆中年的科學家,他觀察到澤蘭斯基的風格可能直接承襲丹奴寇(Andriy Danylko),他是位烏克蘭知名藝人、音樂喜劇演員,演出時會扮裝,藝名是薩督奇卡(Verka Serduchka)。

 

2007年,丹奴寇曾嘗試自組政黨,最後以失敗收場。

 

我這個朋友說,烏克蘭人歡迎澤蘭斯基,跟2004年跟2013到2014年的抗議活動一樣,受到同樣的革命情操所驅使。他解釋,親西方的季莫申科可能能夠達成烏克蘭人想要的改變,2019年,選民想要全盤拒絕現存的系統。

 

川普統治下的美國經濟欣欣向榮,更強化了烏克蘭人想在電視人物上賭一把的意願。

 

但是澤蘭斯基可能不像表面上看起來一樣,是個叛逆的選擇。

 

有些人質疑他跟政治巨頭的關係,特別是跟科洛莫斯基(Igor Kolomoisky)的關係,澤蘭斯基的節目就在他的電視台播放。許多人認為科洛莫斯基實際上推動了這場選舉,他就能從幕後統治烏克蘭。雖然沒有根據,也有猜測指出澤蘭斯基其實是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一項計畫。

 

丑角的子民

 

不管澤蘭斯基是怎麼上台的,他現在面對的歷史大業是透過提供品質保證的服務,建立改善人民生活的國家。

 

至於烏克蘭東部的戰爭,即使澤蘭斯基設法讓戰爭落幕,普京不會歸還克里米亞(Crimea),沒有烏克蘭人想讓克林姆林宮(Kremlin)佔有該地區。沒有政治經驗、沒有競選團隊、沒有決策平台的喜劇演員,真的能夠面對這些挑戰嗎?

 

烏克蘭的情況表現的是症狀,並非標本。

 

這個世界愈來愈像赫胥黎筆下的反烏托邦,真正的政治領袖歷練豐富卻真誠待人、性格強韌卻富同情心、富有魅力卻也嚴肅認真,這種領袖是不世出的,我們全都有可能淪為丑角的子民。

 

 

(翻譯:陳毅澂,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Ukraine Sends in the Clown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