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西班牙視角:政治癱瘓的主因 加泰羅尼亞及巴斯克獨立

桑托士(Tano Santos) 2019年05月12日 12:00:00

桑托士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在4月舉行的選舉中,由總理桑切斯(Pedro Sánchez)領導的西班牙社會黨(Socialists)贏得了350個議會席位中的123席,準備尋求執政。 

 

桑切斯需要得到極左翼「我們可以黨(Podemos party)」的支持,此外還要得到巴斯克(Basque)和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政黨(Catalan nationalist parties)的默認。

 

但人們無法指望他迅速組建政府,西班牙優柔寡斷的無止境選舉迴圈仍在持續中。

 

災難性的進展

 

西班牙的政治癱瘓是由幾個因素綜合造成的,首先,西班牙的主要保守勢力人民黨(PP)已經垮臺,在西班牙政治的大背景下,單純這一進展本身就是災難性的,在該國從獨裁政權過渡到現在的40年裡,人民黨說服西班牙右翼接受民主,並確保支持通過徹底分散西班牙政府從而打破300年政治傳統的1978年憲法。

 

在人民黨面對西班牙公民黨(Ciudadanos)和聲音黨(VOX)的競爭以同等尺度失去選票後,此次選舉已經導致人民黨50%以上的議會席位化為烏有。

 

西班牙公民黨是一個在加泰羅尼亞組建並反對分裂的中右翼自由派政黨,身為堅定的憲政主義者的他們也是西班牙政界的一股新鮮力量:它是第一個活力四射的全國性黨派,其主要領袖講加泰羅尼亞語,而且生活在巴賽隆納(Barcelona)。

 

它同時也是一個主張改革的黨派,積極宣導推行制度改革以確保福利國家的長期可持續性。西班牙公民黨是歐洲與法國總統馬卡洪( Emmanuel Macron)領導的「共和國前進運動!(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最接近的類似力量。

 

獨立傷痕仍在

 

另一方面,聲音黨則代表了西班牙傳統的天主教右翼勢力,聲音黨並不像歐洲其他新組建的政黨那樣反對建制,但它卻反對憲法最主要的組織原則:那就是權力下放。

 

在該黨的競選集會上,人們身披西班牙國旗,慶祝西班牙歷史上的英雄時刻,從收復失地運動(Reconquista到西班牙帝國在美洲歷史上的輝煌。

 

聲音黨在選舉中的成功是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和人民黨未能於2017年秋解決加泰羅尼亞危機的直接後果,只要這一傷痕繼續擴大,西班牙政治就會持續動盪。

 

聲音黨支持1978年憲法恰恰因為其領導人將之視為反對加泰羅尼亞及巴斯克獨立的最佳保障,如果法律能如此有效地為你服務,那麼放棄法律制高點究竟是為什麼?

 

聲音黨是西班牙特有現象

 

但由於尋求集權化,聲音黨正在與權力分散所培養的強勢地方精英發生衝突。如果聲音黨想要落實該黨議程的上述組成部分,很多因素都需要發生變化。但如果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當選和英國脫歐公投(Brexit)給了我們任何教訓:那就是千萬不要輕視聲音黨和它所代表的政治衝動。

 

該黨在馬德里(Madrid)和瓦倫西亞(Valencia)等地贏得了大量選票,這裡的選區相對富裕,並且在很大程度上避開了全球化和自動化。

 

可以肯定,聲音黨包含了某些令人厭惡的元素,這些元素在今天重生的民族主義運動中絕不是不合時宜的。

 

但千萬不要搞錯:聲音黨是一種西班牙所特有的現象。它奉行民族主義路線,但卻不同意英國脫歐分子的歐洲懷疑論(Euroskepticism),不願標誌西班牙黑暗過去的回歸,也不同意由勒潘(Marine Le Pen)領導的法國國家集會黨(前法國國民陣線)的主張。

 

儘管聲音黨得到了評論界的更多關注,但西班牙政界的關鍵卻是西班牙公民黨。

 

當西班牙公民黨最初成立時,它曾有成為政治中心中流砥柱的相對溫和的野心,它可以加入社會黨和人民黨所領導的執政聯盟來解決加泰羅尼亞問題,並推行一系列早就應當推行的自由主義改革,但人民黨的垮臺改變了該黨的政治計畫。

 

改革成代罪羔羊

 

如果西班牙公民黨現在與社會黨結成聯盟,人民黨會因此成為主要反對黨。因此,當務之急並非執政,而是從5月晚些時候的歐洲、市政和地區選舉開始,徹底終結人民黨力量。

 

無論如何,在右翼勢力穩定之前西班牙政治將會保持動盪。

 

當代西班牙政治的一個悖論是除非西班牙公民黨保持弱勢,否則其無法積極推行其政策議程,因為缺少單獨執政所需的議會席位,社會黨將弱小的西班牙公民黨視為理想的聯盟合作者。

 

在成功阻止極左翼我們可以黨之後,社會黨可能通過讓西班牙公民黨充當代罪羔羊來推行一場不受歡迎的改革,從而保持自身在左翼陣營的可信度。

 

西班牙公民黨領袖也清楚這一點。

 

他們知道英國的自由民主黨人在與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領導的保守派達成類似協定後,就漸漸在選舉中被人們所遺忘。而自從加入由基督教民主聯盟及其巴伐利亞姊妹政黨基督教社會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所領導的聯盟以來,相似的命運也降臨到德國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身上。

 

儘管近年來人民黨的政治失誤分裂了西班牙右翼並導致該國政治陷入癱瘓,但選民的總體分佈卻是相對均衡的(如果所有右翼黨派聯合起來,恰好夠他們在議會中佔據多數)。更複雜的是西班牙從未有過一屆聯合政府,因此也缺乏相應的政治傳統包容其所需要的讓步。 

 

癱瘓直到選民清醒

 

不出人所料,巴斯克和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政黨最終取得了進步。西班牙選民成了狡猾的戰術高手,在議會四分五裂的前提下,將地區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送到馬德里是有意義的,在那裡他們可以就進一步轉移有效地進行討價還價,以換取支持國家政府或國家預算的選票。

 

這將進一步加劇許多右翼人士所感到的怨恨,而且很有可能在今後若干年輕鬆維繫聲音黨存在的基礎。

 

馬德里很多人都說西班牙政治正在經歷義大利化,只是沒有義大利人輕鬆駕馭政治體操的本領。換言之,西班牙已經進入未知領域。其政治文化很少考慮靈活性,但黨派結構卻是極其分散的。

 

癱瘓將是整個遊戲的主題,直到選民想明白自己要什麼,而且西班牙的黨派體系作出相應的反應。這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Anatomy of Spain’s Political Paralysi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