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CIA視角:川普玩弄情治單位 造成五眼聯盟不堪一擊

哈林頓(Kent Harrington) 2019年08月08日 07:00:00

 

哈林頓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資深分析師

 

對情報分析師來說,要洞悉威權主義政權的箇中情勢,不外乎是深入觀察該國情治單位首長的更迭。

 

以美國為例,近來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柯茨(Dan Coats)宣布即將去職,一向渴求成為強人的美國總統川普原先提名德州眾議員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接任柯茨,旋即又撤回提案,從這一來一往便能瞧出許多端倪。

 

雷克里夫除了對川普逢迎盡忠的本事夠之外,並沒有明顯的特質說明他足以勝任情報總監一職。雖說川普已撤回人事案,卻並非出於國家安全考量,而是擔心雷克里夫無法通過任命,川普有多想收編情報單位納為己用,從提名一個不適任的候選人就能看出一二。

 

在川普上任的前2年裡,美國情報組織的專業領導層皆未對外發表意見,總而言之就是:面對如脫韁野馬般的反派老闆,沈默即是上策。

 

不過,這次的人事案不僅為美方情治機構編制預示了新挑戰,對美方盟友更是如此,尤其眾多盟友長期看重追求真相、行政中立的華盛頓特區情報組織提供的情資,川普卻隨己所欲在國安單位中安插一堆馬屁精,嚴重打擊與盟友的合作網,影響合作網為美國奠基的全球勢力。

 

川普將情報機構作為政治手段已夠差勁,糟糕透頂的是,他危害美國情報機構的效率與全球佈局,一如川普先前對盟友的幼稚攻擊,選個魁儡作為情治單位首長無異於告訴全世界:美國不再是可靠可信的代言人。

 

許多美方情治官員掌握的寶貴秘密都是仰仗美國與外國情治單位由來已久的合作關係,如透過英美協定(UKUSA)促成的情報交換體系,成員國為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稱為五眼聯盟(Five Eyes)。

 

五眼聯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World War II)時成立,共同經過冷戰(Cold War)後轉趨穩固,更成為全球通訊與訊號情報的中樞,而強強聯手的關鍵因素有賴歷時悠久的合作關係,如若成員國無法長期提供實在可靠又派上用場的情報,合作關係勢必會分崩離析。

 

同樣經過數十年的合作,美國情治單位也與過去的敵人組成了新的夥伴關係,特別是德國日本,更在全球建立重要關係網,範圍遍及南韓、東南亞地區到中東及其他國家。

 

儘管如此,歷史也說明了這樣的關係其實十分脆弱,對於政治分歧不堪一擊。

 

帕默斯頓勳爵(Lord Palmerston)在大英帝國全盛時期擔任過2任英國首相,他曾打趣道:「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我們的利益是永恆、永久的,而我們的義務就是去追求那些利益。(We have no eternal allies, and we have no perpetual enemies…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 perpetual, and those interests it is our duty to follow.)」

 

帕默斯頓勳爵對各國關係的洞見鞭辟入裡,各國情報份子的合作更是逃不出這個道理。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指出,川普近3年任期裡無謂的尋釁辱罵使得美國的聲勢地位在世界各地直線下滑,美政府不僅失去平民百姓的信任與尊重,更動搖外國情報官員對美方的態度。

 

川普左打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跟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一樣爛(as bad as NAFTA)」,右批美日共同防禦條約「不公平」,如果還有人認為川普的種種行為不會影響旁人觀感,未免就太天真了。

 

老實說,官員透過外交管道對美國抒發不滿並非大問題,而是川普種種噱頭的不良舉措已「上行下效」影響到了執行層面。

 

美國和盟友過去共享情資分析與事件實際情況,不過現在提到北韓核武企圖俄羅斯干預美國選舉,川普卻公開拒絕接受其情報機構的研究結果;除此之外,川普更在其他場合中對俄羅斯洩漏機密,如此一來,倫敦、柏林、首爾和特拉維夫的情報員作何感想?

 

美國現下的處境明顯與1980年代的景況一樣令人不安,當時跨大西洋關係(transatlantic relations)也處於高度緊張的氛圍中。由於1979年發生伊朗伊斯蘭革命(Iranian revolution),加之蘇聯入侵阿富汗,緊接著1980年到1981年波蘭爆發危機,在逐漸滋長的壓力下,歐洲各領導人紛紛與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新建立的強硬政府保持距離。

 

顯然無論是克林姆宮(the Kremlin)的野心、軍備管制以及東歐浮現的衝突危機,美國都與歐洲抱持不同看法,即便如此,北約聯盟依舊憑著深刻悠久的情報合作關係,維持成員國團結一致。

 

如今,情報機構是否還能維繫聯盟關係仍有待觀察,單看川普考慮讓一個明顯不適任、又容易成為代罪羔羊的人來引領情報指揮中心,就不是什麼好預兆。

 

情報官員任命對情治機構合作與美國海外勢力的影響顯而易見。川普對聯準會(US Federal Reserve Board)理事的提名人摩爾(Stephen Moore)與凱恩(Herman Cain)雙雙闖關失敗,雷克里夫的人事案也是一敗塗地,一件件人事案一再毀壞美國在盟友心中的信譽。

 

川普的行爲又再一次告訴眾人:政治利益優於國家安全與獨立情報編制的適當運作,在柯茨走人後,川普政府中坐鎮的大人又少了一個,其餘的情報領導高層務必洞察情報總監接任者所牽涉的利害關係。

 

(翻譯:盧思綸,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Damage to US Intelligence Is Already Don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標籤: 情報 川普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