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競爭而生的慈禧!入宮選秀後竟還與初戀情人藕斷絲連

高淑蘭 2020年11月20日 21:00:00

慈禧肖像油畫(大旗出版社提供)

榮祿,滿洲正白旗人,生於道光十六年(一八三六)二月十二日,自小在北京東城區交道口菊兒胡同生活,葉赫那拉.杏貞小他三歲,住在西四牌樓劈柴胡同。兩家雖不是世交,卻常有來往。榮祿有位奶娘稱關嬤嬤,撫育榮祿至三、四歲,榮府上下十分喜歡。正好慈禧出生,葉赫那拉氏四處尋找合適的奶媽,榮家便推薦了關嬤嬤。慈禧也是在關嬤嬤的臂彎中慢慢長大的。

 

榮祿是忠烈之後。遠祖費英東是輔佐清太祖努爾哈赤打天下的開國元勳;榮祿的祖父塔斯哈曾任喀什噶爾幫辦大臣,道光年間,主持征伐以英國為靠山的張格爾叛亂。

 

道光八年(一八二八),張格爾之亂被平,塔斯哈戰死疆場;榮祿的父親是甘肅涼州鎮總兵長壽,伯父為天津鎮總兵長瑞,咸豐元年(一八五一),太平軍永安突圍,兄弟倆在圍堵之戰中同日陣亡,咸豐帝感念他們護國有功,父親被賜諡「勤勇」,伯父被賜諡「武壯」,並賜修「雙忠祠」以資紀念。叔父長泰隨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在鎮壓捻軍時陣亡。榮祿從小活在世代忠烈、祖輩勳業的光彩中,靠著祖輩恩蔭,照亮了仕進之路;咸豐二年(一八五二),年僅二十歲的榮祿因父輩恩蔭,踏上了仕途,先在工部任職,因遇事機敏,咸豐帝很快把這個功臣之後升為工部主事。

 

榮祿(取自維基百科)

 

慈禧的父親惠征對這個大有前途的英烈之後十分看好,常邀至家中閒聊,好生款待。榮祿長得豐神俊朗、風度翩翩,正是逐香獵豔的年齡。惠征家的大女兒豔如仙子,飄逸靈動,正待字閨中,兩人早暗定終身。雙方家長見兩人郎才女貌,原有結秦晉之好的想法,只是大清朝法律規定,旗人四品以上官員的女兒未經朝廷選秀,不得擅自婚配。

 

選秀入宮那是萬裡挑一的事,許多旗籍官員的女兒都入宮選過秀,可一一敗選,真正能夠入選的是鳳毛麟角,惠征一家也不抱僥倖心理。慈禧早到了選秀年齡,可恰巧碰上道光帝新喪,朝廷的選秀日期才一推再推,因而她與榮祿的婚事只能一拖再拖。

 

慈禧每天的工作就是讀書和學做女紅,當然這只是妝點門面罷了,八旗女子像漢族女子一樣「無才便是德」,飽讀詩書並不能成為她嫁得好的籌碼,因而她可以用大部分時間來回味她和榮祿的感情。榮祿每天辦完公事後都會先到慈禧家。在慈禧家的後花園裡,穿著滿清官服的榮祿氣宇軒昂,輕擁著如嬌花般綻開的慈禧,互訴愛慕和衷腸。

 

滿洲人雖不必像漢人一樣遵循那麼多禮教的束縛,但婚前的私會依然是不被允許的。熱戀中的男女激情澎湃,其熱情足以衝破一切的束縛。他們在後花園的涼亭裡、牡丹花下、假山旁、拱門前留下了許多甜言蜜語。

 

可美好的時間總是太短,站在花園入口處的貼身女婢一聽到動靜便會敲響暗號,兩人匆匆分開,慈禧心神不定地回到閨房,重溫相見的種種美好,榮祿繞到前門,以客人的身份被引進大廳,和慈禧的父親惠征談朝政大事。慈禧偶爾會偷偷到大廳探望,榮祿總忍不住尋蹤探去,談話也有些心不在焉。惠征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只是輕輕微笑,對此也不點破。

 

咸豐二年(一八五二),朝廷進行了咸豐帝登基後的第一次選秀,惠征家的兩個女兒杏貞和婉貞備選入宮。榮祿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不安,期待的是選秀早日結束,慈禧早日歸來與他完婚,忐忑的是一旦慈禧選中,廊橋夢斷,從此蕭郎是路人。慈禧的想法卻因選秀過程一路順暢而悄悄發生了改變。

 

慈禧自入宮選秀以來,便被捲入到這場無休止的爭寵鬥爭中,她天生就是為競爭而生的。一開始對榮祿還有些眷念,漸漸隨著鬥爭的激烈,慈禧的全副身心都投入到選秀的準備上。榮祿原本抱僥倖心理,一旦太監主持的初選不過關,他便可以見到朝思暮想的慈禧了,時至當年的五月,咸豐帝的閱選已過,所選秀女留宿宮中,觀察一段時間後,再行定奪封妃封嬪,或是出宮擇配。

 

慈禧闖五關過六將,被咸豐帝看中,留在了圓明園某處宮殿。榮祿的希望越來渺茫,這位工部主事整日翹首以盼,等待戀人歸來。他整日地徘徊在紫禁城外,等待再睹佳人芳顏,當然這都是癡心妄想。

 

時間一晃又是半年,離慈禧入宮將近有一年時間了。年底,惠征家從宮中接回了一個女兒,但不是慈禧,而是慈禧的妹妹婉貞,這讓榮祿大失所望,一切希望都成了泡影。不久,宮中冊封了一批妃嬪,慈禧被立為蘭貴人,成了咸豐帝的新寵,但鬥爭並沒有就此停歇,慈禧還要為爭寵付出更大、更多的努力,除了偶爾的嘆息和懷念,榮祿就像翻過去的頁碼一樣,已經在新一頁的生活中消失殆盡。

 

榮祿心有不甘,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榮祿豈敢有與皇帝爭女人的膽量,他只能把感情深埋心底,將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由於工作出色,榮祿很快被調升為戶部銀庫員外郎這個肥缺。

 

咸豐年間,戶部官員因為舞弊貪污,惹得人神共怒,咸豐帝下令肅順徹查。肅順大刀闊斧,連興黨獄,查出贓款上千萬,戶部官員大多難逃干係,剛調入戶部的榮祿也被牽涉其中,頭上的烏紗帽差點不保。情場失意,加上官場失敗,榮祿的心冷到了谷底。

 

榮祿畢竟不是酒囊飯袋,也不是只懂虛誇的紈絝子弟,面對戶部案的重重壓力,榮祿暫時拋開愁雲慘霧,積極主動地尋找突破的契機。他一一拜訪先輩在官場的每個有實權的官員朋友,尋求他們的幫助,許多人對這個圓滑機靈的忠烈之後深懷同情。通過一番打點,榮祿不僅逃過了處罰,還以捐軍餉的名義花錢買了個候補道員的職銜,後來又托關係做過地方總兵,還及時攀上了日漸走紅的親貴—醇親王奕譞。榮祿的生活慢慢走出了陰霾,朝著陽光普照的大道行進。

 

榮祿不時打聽到慈禧在宮中的情況,她深受咸豐帝的寵愛,不久誕下了咸豐帝的第一個皇子,很快又因協助咸豐帝處理政務,處事機敏大度,受到朝臣們的贊許。但隨著肅順的掌權,朝廷對慈禧的印象逐漸變壞,牝雞司晨的謠言也傳出宮後,咸豐帝對慈禧逐漸冷淡、防範,甚至一度有殺慈禧的念頭。慈禧在宮中的一切都牽動著榮祿的心,已經年近三十的榮祿至今未娶,他對紫禁城裡那位初戀情人的眷念一直在持續著。

 

初戀時光早就結束了,慢慢沉澱的只有對這份美好的反覆追憶,紫禁城裡的愛情還會有延續嗎?榮祿已不再期待,但他們的緣份還沒有結束,冰封的情緣在等待奇蹟出現。

 

 

*本文摘自慈禧:最強王者生存指南,大旗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高淑蘭

 

曾任出版編輯工作,現為大學歷史系教師。著有《美麗與哀愁》、《飛揚與落寞》、《岳飛傳》等暢銷書。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