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台灣早已不只是「a free China」

李濠仲 2021年01月08日 07:00:00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台灣證明了「一個自由的中國」是可實現的目標。(湯森路透)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6日宣佈,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將訪問台灣,她的造訪當然具有特殊意義,另方面,龐佩奧在提及台灣是個充滿活力的民主政體時,還附上一句:台灣證明了「一個自由的中國」是可實現的目標(Taiwan shows what a free China could achieve)。這段話便又饒富想像,即龐佩奧是否對台灣/中國的設定,仍置於「自由中國」和「共產中國」的異同?若然,以當下「『台灣』並不屬於『中國』」所呈現出的主體意識,則「自由中國」縱然是一種褒揚,恐怕也不見得會讓人欣然接受,又或者龐佩奧是刻意藉「a free China」中的「a」埋有其他伏筆?和我們過去所曾標示的「中華民國是自由中國」內涵其實並不一樣。

 

若將時間回推到2020年11月,龐佩奧接受電台節目修伊特秀(Hugh Hewitt Show)訪問,當主持人針對台灣、中共、中國等議題提問時,他曾特別強調:「台灣不是中國(應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美國兩黨政府過去35年皆遵循這些政策,對台承諾跨越黨派,兩黨都了解台灣是民主典範。」那麼,就連貫的語意,今天龐佩奧所說「台灣證明了『一個自由的中國』是可實現的目標」,或許還是更側重於「台灣的自由」可為當下「極權的中國」做參考,然後,有一天「極權的中國」也能變成「一個自由的中國」。

 

不容否認的是,美國的中國專家,亦或是對台灣有所研究的學者,在隔著太平洋遙望遠東的觀察上,不少仍傾向將台灣置放在「自由中國」的環境下進行討論,並由此繼續和極權中國作為對照。這可回溯去年4月,美國華府智庫(AEI)發表一篇文章,題為:「不管你喜不喜歡,台灣就是自由中國」(Like it or not, Taiwan is Free China)。文章背景,是為接續一篇《華盛頓郵報》對武漢爆發新型肺炎,台灣理當受創最重卻成功避免一場災難的報導。

 

AEI文章主要論點在:簡而言之,台灣也被稱為中華民國,它值得驕傲之處,不僅在於有效抵禦冠狀病毒,還在其擁有自由選舉和繁榮、透明的社會,尤其經年累月阻止了中國對它的政治干預。不過,文章撰稿者也坦言,他確實收到不少來自台灣朋友的更正,因為對台灣人來說,台灣人並不都願意自己是以「自由中國」身分和「不自由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做比較…因為台灣或台灣這座島嶼就是一個國家,無論如何都無需稱其為「中國」。

 

文章作者對此則解釋說,「自由中國」這個稱號也許並不討每個人喜歡,但是它確實點出了一個重點,就是當台灣這座島上絕大多數都是「華裔」時,不就由此可證,中國人民不必然只能生活在威權統治之下,對於所有中國人民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像台北這樣的政府—自由,公正和民主…

 

較之今天龐佩奧「台灣證明了『一個自由的中國』是可實現的目標」,AEI「不管你喜不喜歡,台灣就是自由中國」這篇文章顯然對「自由中國」的據點更為顯著,當然,也更不符合當下台灣主體意識所欲表彰的本意。不過,話說回來,美國對台灣一路從「蔣介石那個時代的自由中國」,逐步走到今天「多黨政治的民主台灣」,認識和理解愈行到位,應是無庸置疑的。這和台灣過去一路以來的自圖發展息息相關,你決定走在什麼路上,就會把外人的眼光拉到你行走的跟前,而不會凡事都要從1949年話說從頭,又或者繼續埋頭去翻那本血統舊帳。

 

今天要不要成為「一個自由的中國」,對台灣來說已不是個問題,幾次政黨選舉和輪替,加以自主化的演進發展,台灣的民主和自由模式,早無法再單以所謂的「自由中國」去含括解釋,換句話說,「自由中國」實不足已道盡今天台灣的現況。全世界真正還有資格去討論要不要走向「一個自由的中國」,確實也就剩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已,且倘若「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天變成「一個『自由的中國』」,這應該是大家都會喜歡的。

 

※作者為《上報》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