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裡燃起的暖意—愛上泥煤威士忌的原因

梁岱琦 2021年01月17日 16:40:00

很多人初嚐威士忌就從重口味的泥煤威士忌下手,泥煤威士忌儼然已成為一種市場顯學。(謝三泰攝)

冬天是威士忌的季節,尤其是泥煤威士忌。那彷如篝火的煙燻味,在冷天裡添上暖意,威士忌的餘味在嘴裡久久不散,身體和心理都暖了起來。

 

說起泥煤威士忌,有人鍾愛、有人避之唯恐不及,前陣子才聽一位女性朋友說,每次老公倒上一杯,她在廚房中島的這端就聞到,真受不了。也常看到男性酒友分享,每回喝泥煤威士忌時,都得躲到家裡的角落獨享,總是被老婆和小孩嫌棄,好像自己成了奇怪的「逐臭之夫」。

 

到底是什麼樣的酒,會讓人的反應如此兩極?通常大家會這麼形容泥煤威士忌,有明顯的藥水味,有點像碘酒,老一點腸胃不是那麼好的,會說很像正露丸,或是外科診所,浪漫一點的會說有海洋氣息。有個朋友轉述她朋友的經歷,在喝了整晚的泥煤威士忌坐計程車回家時,一上車司機就問他,「先生你是醫生、在醫院工作嗎」?

 

當年我第一次喝到泥煤威士忌的反應,其實也跟多數人差不多,對第一口酒不怎麼恭維,想說怎麼有人喜歡喝這個?雖不會用「臭」這個字形容,但也相距不遠。不過,喝酒這件事,其實是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被泥煤味嚇到、第二次則是好奇想了解它為何有這樣的魅力?

 

家裡的另一半是泥煤的重度愛好者,看著他愈喝愈多、愈喝愈重,忍不住想要再嚐嚐,這一喝就著迷了,後來不只一頭栽進去泥煤圈裡,甚至還跑了一趟泥煤威士忌的盛地─艾雷島,一探這風味的源頭。

 

泥煤威士忌之所以特別,在於獨特的風味,而風味則與產地有很大的關係。泥煤(Peat)是由沈積的腐植土經年累月所構成,艾雷島因缺乏森林,過去居民會將一塊塊泥煤曬乾後,當成燃料。威士忌有段製程要將發芽的大麥烘乾,酒廠會使用泥煤烘乾麥芽,泥煤的煙燻味因此附著在麥芽上,做成風味獨特的威士忌。因不同的產區有著不同的植被,各自產生了組成分子不同的泥煤,做出不同風味的泥煤威士忌,艾雷島是泥煤的「本格派」,擁有那招牌的碘酒藥水味,其餘島嶼、高地等產區的泥煤,則有著如野地營火般的煙燻味。

 

十多年前,泥煤威士忌還不那麼盛行,每每到酒專角落裡總有幾瓶蒙塵的冷門泥煤威士忌,除了少數死忠擁護者,如護衛隊般地死守著,多數人都敬而遠之。10年前,台灣剛開始辦大型的烈酒展,曾將那些風風火火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大師,從蘇格蘭請來台,記得那時上了一堂品酒課,大師說90年代初期根本沒人要喝泥煤威士忌,艾雷島上的酒廠撐不下去,紛紛改做無泥煤的威士忌找生路,誰會想到多年後,風水輪流轉,成了泥煤威士忌的天下,很多人初嚐威士忌直接就從重口味的泥煤威士忌下手,泥煤威士忌儼然已成為一種市場顯學,就連艾雷島上某些以輕泥煤為主的酒廠也改弦易轍,大做重泥煤酒款。

 

艾雷島四面環海,冬季大西洋洶湧的波濤會讓渡輪無法啟航,惡劣的氣候讓飛機無法起飛,在連外交通皆斷時,整個島彷彿與世隔絕般孤立,此時就需要泥煤威士忌來燃起心裡的那股暖意。

 

愛上泥煤威士忌的原因是,喜歡那股煙燻味如一件外衣般,緊緊地包覆著喝的人,被篝火般的泥煤香氣圍裹著,一股安全感油然昇起,讓寒冷潮濕的天氣也不那麼難熬,彷彿身體或是心裡都得到救贖。

 

今年的冬天來得有點晚,但現在倒上一杯泥煤威士忌還不算太遲,想像自己安坐在壁爐前,就著熊熊火光細細啜飲,冬天,也就不那麼冷了。

 

※梁岱琦:嗜酒、嗜音樂、嗜旅行、嗜閱謮。喜歡聽勝過說、喜歡讀勝過寫,但無可避免仍需要寫,過去寫音樂、近年試著書寫喝酒的旅途和心情,著有「到艾雷島喝威士忌」。粉絲頁:女子飲酒誌、IG:drinkingdiary_lady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