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喜迎春】從死囚到重生 謝志宏19年洗冤告白

蔡慧貞 2021年02月16日 16:00:00

2000年6月謝志宏捲入台南歸仁雙屍命案,歷經近19年牢獄,今年終於可以無罪一身輕,好好安心過年展開新人生。(蔡慧貞攝)

2000年6月謝志宏捲入台南歸仁雙屍命案,被判9次死刑、2011年更7審死刑定讞,直至2018年7月監委王美玉提出調查報告,建請檢察總長研提非常上訴與再審;隨後台南高檢署主任檢察官林志峯重啟調查,同年9月主動提出再審聲請;2019年3月台南高分院裁定准允再審,暫停死刑執行,謝志宏當庭無保獲釋:2020年5月15日台南高分院當庭改判謝志宏無罪定讞。歷經近19年牢獄,謝志宏在20年後好不容易洗刷殺人罪名,今年他終於可以無罪一身輕地好好過年、展開新的人生了!

 

2019年3月,謝志宏和白髮蒼蒼、70多歲的媽媽緊緊握著彼此的手,在涂欣成等3位辯護律師陪同下,一起走下台南高分院階梯的畫面,感動了在場所有等待謝志宏獲釋的聲援者和媒體,被關押6834個日子,謝志宏終於又可以和媽媽一起走在陽光下。

 

歷經6834天等待,台南高分院終於宣判謝志宏無罪,他當天和70多歲媽媽握手走下台南高分院階梯。(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41歲的謝志宏目前是汽車材料送貨員,在休假的周日偕同律師涂欣成一起接受《上報》專訪,當日謝志宏戴著墨鏡,一身勁裝地出現,和律師有說有笑,讓人幾乎察覺不出他曾在看守所中被關押19年,甫重回社會工作生活近2年。

 

 

遭警脅迫供述3自白… 有罪噩夢步步逼真

 

一談起案情,謝志宏依然可以鉅細靡遺地談到,2000年6月28日和7月5日,他在警方脅迫下所供述的3份自白的時序和過程。謝志宏細數在2000年6月28日凌晨0時30分在住宅中被關廟派出所員警拘提,之後被帶到殺人兇嫌郭俊偉老家先被打了一頓,才在員警反覆訊問後於28日上午6時才完成筆錄;7月5日關廟派出所提借謝志宏,警方帶謝志宏到案發現場模擬,在警車上警方威脅和指示謝志宏殺人過程,謝志宏說,當時在警察的威壓下,不敢反抗,只能回想自己在餐廳工作時烤肉的手法,會先刺一刺肉片,使其快熟的經驗來描述案情,完成了第二份筆錄;但因當日上午的警詢並無律師陪同,之後才在辯護律師要求下製作了第三份筆錄,可是檢方和法院始終以7月5日那份沒有錄音錄影的警詢筆錄,和殺人兒嫌郭俊偉的自白,做為謝志宏有罪判決的依據。

 

謝志宏說,2000年6月28日警方到家中拘提他,當時他不以為意,本以為「只要把事情交待清楚就沒事了!」沒想到了,這一走,就是離家19年!謝志宏甚至說到,在一審判決出來時,雖是判死,但當時他並不擔心,以為「只是一審,還有希望,未來法官判對的機會還很多」,之後他才知道情況非常不妙!

 

 

菜鳥律師涂欣成初登板 就是「冤案」挑戰

 

謝志成的委任律師涂欣成是在2005年接手謝志宏的案子,當時謝志宏已經進入更2審階段。涂欣成說,那時他剛完成實習成為正式律師,在當律師的第一年,事務所就把謝志宏的案子交給他,他記得當時事務所很明白跟他說,「這是一個冤案!」

 

謝志成委任律師涂欣成(右)說,他當律師的第一年就被指派到冤案,相當棘手。(蔡慧貞攝)

 

涂欣成回憶說,當時他接下謝志宏的案子,去看守所律見謝志宏時,本來以為會當到很沮喪的當事人,需要對當事人有很多心理建設,沒想到,並不是如此,他和謝志宏一碰面,2人很快就進入案情的討論,一直到2011年更七審時死刑定讞,謝志宏始終情緒極為平穩。

 

涂欣成說,如果要說謝志宏真得有情緒比較低落的階段,應該是在2013、2014年時。他回憶道,當時整個案情呈現停滯狀態,幾乎看不到進展,謝志宏一度情緒低落地對涂欣成說,「有你們相信我就好了!」但即使如此,謝志宏仍未放棄,涂欣成說,連找上「冤獄平反協會」,都是謝志宏從新聞簡報中看到後,給他的建議。

 

涂欣成說,19年來,謝志宏的家人、媽媽和哥哥對他的永不放棄,每個月都去看他,不曾間斷,始終相信他是清白的,應該是謝志宏在獄中最大的支持!19年來,其實他和救援團體都在擔心謝志宏的案子在死刑判決定讞後很快執行,總要想盡各種方案提非常上訴、再審,即使被駁回,也要一提再提,就怕謝志宏的案子中斷了法院的審理程序,就被處理掉了!

 

 

「他少根筋才撐過19年」 王美玉翻案露曙光

 

問謝志宏,如何在看守所中熬過這19年?他說,就把它當成「心情磨練」,篤信上帝的謝志宏,把這一切歸為「主的旨意、主的安排」,「我有一個很棒的解釋,我在獄中不是在受難受苦,不經過這件事,我不會認識這些律師朋友!」19年的無妄牢獄之災, 並未磨掉謝志宏內心的純良,涂欣成認為謝志宏大哥的解釋最足以詮釋,就是「謝志宏少根筋,才可以等那麼久!」

 

謝志宏的案情在2018年出現曙光!冤獄平反協會向監委王美玉陳情,當時王美玉並未當場決定接下這個案件,而是要先到台南看守所和謝志宏談一談再說。謝志宏說,有一天中午看守所的人員要他提早收風,催他回去洗澡,說有「大人物」要來看他,他等了又等,下午終於見到了「貴賓」,原來是監委王美玉和調查官陳先成。

 

談到看守所中熬過這19年,謝志宏說,就把它當成「心情磨練」。(蔡慧貞攝)

 

謝志宏談到,之前,從來沒有監委到看守所來,他們從下午4點一直談到5點多,「我雖然期待監委可以理解我的話,但也不預期她會接受」,謝志宏直言,太多次出庭的經驗讓他不再期望太高,曾有法官當場跟他打包票會還他清白,但最後仍然「維持原判」;他也曾當庭向法官控訴自己曾遭到警方刑求, 法官卻告訴他,「刑求是警方辦案的必要手段!」但沒想到的是,監委和他談完後,王美玉直率地告訴他,「我不會現在就說要還你清白,讓我研究看看,再決定要不要查這個案子」。

 

問謝志宏在等待監委決定要不要查案的過程,會不會很焦慮?他說,「這個事情太嚴重了,簡直是燙手山芋,監委跟我說需要時間研究,就等啊!」已經習慣等待的謝志宏,這一次沒有等太久,半年後,謝志宏收到通知,知道監委立案調查他的案子了。

 

 

難忘314重生日 「自求上銬」法警都笑了

 

2018年7月監察院通過監委王美玉有關謝志宏的調查報告,監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認定謝志宏的原確定判決,「違反公平法院原則」,監察院函請法務部轉請檢察總長研提非常上訴與再審。隨後台南高檢署主任檢察官林志峯重啟調查,同年9月主動提出再審聲請,案情逆轉的關鍵就在於林志峯提出了新證據,林志峯從謝志宏當年的警詢檔案中,發現了謝志宏被逮時,第一時間寫下否認性侵與殺人的3頁A4「行蹤交代稿」,才推翻了原確定判決所認定的事實。

 

謝志宏與律師團2018年在台南高分檢發動調查聲請再審。(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2019年3月14日,對謝志宏來說是人生大逆轉的一天!謝志宏回憶說,之前他已經知道監察院幫他聲請再審,也知道檢察官已經有動作,但不知道案情什麼時候會有進展。2019年3月14日當天他被臨時通知要到台南高分院開庭,依規定要上腳鐐手銬,當時法警來提他時,他自動把手伸出來時,法警竟笑著說,「既然你這麼想戴,就給你戴吧!」因整個借提的氣氛不同過往,很輕鬆,讓謝志宏心裡有了期待。

 

涂欣成說,當法官宣布謝志宏無保釋放時,謝志宏當場問他,「我是在作夢嗎?」之後主任檢察官林志峯還很親切地問謝志宏 ,「跟媽媽回家,沒問題吧,有地方住?讓你們帶回去了,恭喜!」因之後案件還要繼續再審的審理程序,林志峯不忘叮嚀謝志宏說,「回去好好聽媽媽的話,照規定,不要亂跑!」

 

台南歸仁的雙屍命案,2019年3月13日台南高分院裁定開始再審,3月14日台南高分檢釋放謝志宏,謝志宏重獲自由。(取自廢死聯盟官網)

 

如今, 謝志宏已離開看守所近2年了,他談到,「我以前在看守所裡就是一覺到天亮」,但回家的第一個晚上,「我根本沒有辦法睡覺,差不多睡一個小時就醒來,再睡又醒。」

 

 

習慣獄中「寂靜」睡眠 不再亂交友輕信人

 

問謝志宏19年獄中生活對他現在的生活有沒有影響?謝志宏說,睡覺的習慣改變了,到現在他還是習慣睡硬床,以前在看守所裡都只能開著燈睡覺,而且在獄中晚上睡覺很安靜,根本沒有聲音;現在他喜歡把燈都關掉睡,一定要關得黑黑的,還要戴著耳塞,現在睡覺時還是習慣周圍環境很安靜,完全受不了有一點聲音。

 

謝志宏還說,他出事是剛好20歲,當年他在餐廳上晚班,每天凌晨下班後就和朋友到處跑,他打趣說,「當時媽媽都叫我早點回家,我真的都是玩到隔天早上『吃早點』時才回家」,以前覺得朋友很重要,只要朋友找,就不會拒絕,所以才會發生「這件事」。現在他每天固定上下班,下班之後就回家,除了「主日」,其他時間都不想出門,就是在家裡打手遊、運動健身,不再輕信旁人、也不想多交朋友了。

 

謝志宏現在每天規律地工作生活,和律師涂欣成還會不時碰面。謝志宏笑稱兩人是「難兄難弟」,涂欣成說,其實後來兩人在看守所律見時已經不太談論案情,因為該談的案情癥點,兩人早就談過了,律見時兩人都是聊天,談談彼此的想法和生活,10多年相交,早已成為朋友。

 

謝志宏現在每天規律地工作生活,和律師涂欣成不時碰面,10多年相交,兩人笑稱是「難兄難弟」。(蔡慧貞攝)

 

 

歷經9次獄友槍決 19年靈魂之旅悟透人生

 

如今,涂欣成已從當年的菜鳥律師,成為經驗老道的中生代律師了,而謝志宏也展開了他的新人生。謝志宏說,他現在除了參加國際特赦組織台南39小組外,也在台南積極籌組司法、法律交流的讀書會,他認為一般人也應該認識司法、了解司法,一談起這些從他個人經驗出發的公益工作,謝志宏滔滔不絕,平日深入簡出、甚至到了休假時足不出戶地步的他,卻可以為了這些公益行程和需要的人事奔走。

 

從20歲到40歲,人生最精華的歲月都在獄中渡過,問謝志宏從看守所出來快2年了,是否習慣?是否怨恨?謝志宏說,他在牢裡時都在思考生命和人生,原本進去時在看守所中的死刑犯有20多人,之後有的被槍決,有的生病死亡,到他離開時只剩下不到10人,19年中看著獄友進出,經歷了9次槍決,看過上千個案子,聽到了上萬種人生,覺得自己好像經歷了一場「靈魂的旅程」,如今,他不再渾渾噩噩的生活!

 

 

【延伸閱讀】
●【史上第3高】因歸仁雙屍案坐冤獄6834天 謝志宏獲賠約2320萬
●【歸仁雙屍案逆轉】謝志宏獲判無罪 台史上檢方第二次為死刑定讞聲請再審
●歸仁雙屍案再審5/15宣判 謝志宏:認罪筆錄是遭警方刑求逼供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