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秘書長改選】衣索比亞前外長特沃德羅斯當選

余尹倫 2017年05月24日 14:00:00

肩負全球73億人口健康重任的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簡稱世衛組織)秘書長一職23日進行改選。最後結果由來自衣索比亞的前外長特沃德羅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當選,他也成為WHO首任擔任會長的非裔人士。這場選舉雖然鮮為人知,重要性卻是不可言喻。

 

 

世衛組織194個會員國的衛生部長及官員23日齊聚瑞士日內瓦(Geneva),預計在世界衛生大會(World Health Assembly)的場合上,從3位候選人中選出現任秘書長陳馮富珍的接班人。該職位最短任期5年,年薪高達24萬1000美元(約新台幣747萬1000元)。

 

現任秘書長陳馮富珍22日在世界衛生大會發表演說。(湯森路透)

 

陳馮對Ebola反應過慢

 

創立於1948年的世衛組織曾形容自己是「守護全球公共衛生的天使」,但2014年伊波拉(Ebola)危機爆發時,外界批評世衛反應過慢,導致該次風暴演變成史上最嚴重的伊波拉疫情,因而流失大量信任。

 

即將卸任的現任秘書長陳馮富珍22日回顧過往功過時,坦承世衛組織在2014年的伊波拉危機確實反應過慢。

 

 

該組織未來的成與敗實際就掌握在下屆秘書長手中。他/她是否能帶領世衛組織扭轉形象,走出伊波拉事件的低潮並重拾世人信心,值得關注。

 

然而,世衛組織的任務不僅是在對抗流行病的爆發。它明定的宗旨表明,組織目標也在確保「全人類都能享有可達到的最高標準的健康。」這代表它必須試圖消除致命性疾病;回應人口趨於肥胖、糖尿病病患人數增加的現象;降低街頭車禍的死亡率;降低世界各地母親的難產率。

 

沉重的擔子

 

在愛丁堡大學全球公衛教授施倫德哈(Devi Sridhar)眼裡,領導一個照顧全球73億人口健康的組織,不是件簡單的差事。「光是『健康』這個字,對(世衛)來說就是個沉重的擔子。」

 

「改善全球健康狀況涉及的範圍很廣,從心理健康到瘧疾...乃至癌症。因此要一個預算有限、每年僅有20億美元預算的組織去達成前述所有任務,是十分困難的。」

 

 

施倫德哈日前出版一本書籍,探討世衛組織的資金來源。她指出,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 )每年預算比世衛多出3倍。且多數預算來自有指定資金欲投入項目的捐款者。反觀,世衛組織僅有20%的預算是由成員國自發性捐款。

 

欲完美消化世衛組織秘書長角色的困難之處在於,職務本身的雙重性質。他/她必須是手段高超的政治家,說服成員國投入費用昂貴的大型全球公衛計劃的同時,又得適時避嫌,不為特定利益對象服務。

 

在中國施壓下,台灣本次未獲邀參與聯合國世界衛生大會。(湯森路透)

 

前世衛組織助理秘書長赫曼(David Heymann)認為,該組織過去的領袖大致可被分為兩類。「有一類是試圖先在194個成員國中取得共識,在依其旨意行事。另一類則是懷抱遠見走在最前端,然後再試圖爭取194個成員國的支持。」

 

 

當選人:衣索比亞政治人物、公衛權威的特沃德羅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醫師

 

他曾先後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及外交部長。

 

「我出身在一個貧困的家庭。7歲那年我失去了弟弟,他可能是死於麻疹。我雖然幸運活了下來,但當年離開的人很可能是我。對我來說,這個職務的存在是要去替窮人的權利奮鬥。若我真有榮幸當選秘書長,我將致力在全球醫療衛生這個議題上發聲。」

 

衣索比亞民眾22日在日內瓦萬國宮外抗議本屆衣索比亞推派的秘書長人選特沃德羅斯。(湯森路透)

 

「我們經常抱怨流行病或一些緊急事件,深怕它們擴散至我們的國家。但我們若能確保每個國家皆有完善的醫療體系,便可以解決上述問題。不平等的現象會是一個核心的挑戰,這個世界擁有足以拯救每條生命的醫療資源,前提是我們相信每一條生命都是珍貴的。」


 

候選人一:巴基斯坦心臟科權威妮什塔爾(Sania Nishtar)醫師

 

她曾任巴基斯坦衛生部長,長期深耕民間組織,是該國第一位女性心臟科醫師。

 

「我出身在阿富汗邊境的巴基斯坦小城白沙瓦。我的父母觀念進步,夏天父親會鼓勵我們去游泳、打高爾夫球。我15歲那年,父親在睡夢中安詳辭世,我想那是我人生的轉淚點。我接受訓練成為一名心臟科醫生,過程中發現窮人與富人間懸殊的醫療資源差異,對此感到失望不已。」

 

衣索比亞抗議民眾手舉標牌,其上貼有3位秘書長候選人的照片。(湯森路透)

 

「我對這個職位的目標是重拾世人對世衛組織的信任。自從伊波拉危機以來,世衛組織遭受外界嚴厲批評,稱其在危機中反倒暴露出領導階層的無能。我打算讓這個組織更加透明、權責機制更明確。」

 

候選人二:英國籍的納巴羅( David Nabarro)醫師

 

「我的父母都是醫生,可能受到他們的影響,我也開始在英國外的地方服務。1989年我在尼泊爾工作時,我發現營養不良的現象及疾病多半發生在那些面臨收入微薄、女性地位(低落)及無法取得乾淨飲用水的家庭。」

 

「若順利當選世衛組織秘書長,我的首要任務將會專注在落實健康全面覆蓋(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讓每個人都能在需要的時候取得醫療服務。其次,確保當傳染疾病爆發時,人們有能力做出回應。」

 

【編輯推薦】

台灣同婚釋憲結果公布前夕 《衛報》專訪祁家威

 

【熱門影片推薦】

●自殺炸彈恐攻驚爆演唱會 19死50傷 

●挺婚姻平權 許同志伴侶一個愛情結果
●川普中東行釋善意 呼籲穆斯林加入反恐行列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