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石戰記】外媒專欄:啟動幼雛 天下我有 縱觀爐石的雪球

RightHS 2017年06月26日 17:05:00

又是Dr.3 DansGame

"穴居怪厲害!"這句臺詞雖然不是特別嚇人,但話聲一落便已喚起我們過往對礦道穴居怪的恐懼。法力龍鰻的低嘶、白沫狂戰士的嗜血也同樣駭人。現在時間來到安戈洛,已經有另一個生物接收穴居怪傳承的衣缽,並振起他粉色的雙翼,啞著嗓子讓我們再次憶起聲之刑的可怕。


解不掉?右下角


這些問題卡受人唾棄的原因有二。首先是血量,他們在其所屬費用生物集團中的血量算前段班,T1的三血怪,T2-T3的四血怪都格外難處理,幾乎無法有效解決。


但你不得不解,若不解就要準備迎接隨後而來的無限加攻。兇惡幼雛甚至還可透過演化RNG來加血、套聖盾和法免。這些生物的威懾力高到讓對手必須先處理掉這些T1-T3怪再回過頭來執行自己的戰略。


加攻效果和初始的高血量融合起來讓他們變成了兇殘的野獸。難解且具高威脅力的生物永遠是快攻的最佳利器,這些生物完美地達成了這兩個條件,並開始使用他們的優勢滾起雪球,讓遊戲走向失控的局面。


RNG也推了一把

 

因解不了怪而導致落敗非常合理。伊瑟拉死亡之翼這些強力終結者很棒,因為他們可以迅速將風向從耗盡手牌的對面轉吹向己方,讓遊戲迎向終局。然而當恩若司紅龍出來收尾時,對手的抽牌量也已經多到有一定的程度,所以有機會抽到一兩張救命卡。


然而在T1-T3這些關鍵回合中,你通常只能看到牌組的一小部分。即便你放一大堆前期解卡並也盡全力換,還是存在抽不到的機會。這樣正常來說還OK,因為中速和控制套牌會放返場卡來補足緩慢的開局或是尋無解卡的困境。然而這些雪球生物的出現讓這些卡根本等不到出場的機會。

 

於是遊戲風向便在抽牌/起手換牌階段時就已底定,雙方幾乎沒什麼互動的可能。賽是爐石重要的ㄧ環,但雪球生物所導致的前期抽牌RNG影響實在太過巨大,大到讓玩家非常不爽。


各職廝殺


要成為前期雪球的條件為:穩定的前期並帶有返場機制,或是能主動對玩家的計畫造成影響。當一個職業兩件事都做不到時,那中期才到的強卡也幫不上忙了。聖獵在加基森的低潮主要也是因為他們沒有除了末日預言者以外解掉穴居怪的手段。他們現在只是透過主動的打法來逃離兇惡幼雛、海盜和法力龍鰻的追殺而已。現在的古爾丹正承受著這些職業以前的痛苦:無法打出節奏拿場優,也無法出應對怪或自癒。

 

只要雪球生物還存在的一天,這些沒有永續卡當解卡或對應卡的職業便會承受相當大的壓力。不僅降低了職業的多元性,也讓原本大有可為的牌組的前途瞬間黯淡了下來。

 

競技場困境


競技場長久已來都免於受到前期雪球的荼毒。標準前的競技場卡有很多都是到了後期才能養出體質(特別是靠激勵機制),此外其餘能滾雪球的卡也因競技場本質的緣故而無法利用到連動。然而安戈洛的兇惡幼雛振翅而來,瞬間打破了整個平衡。因競技場很缺前期解卡,故兇惡幼雛便時常能將遊戲勝負把玩在雙翼中任其掌控。


雖單就表現來看並不是特別出色,但即便只留個一回合,牠便可迅速帶走遊戲勝利,這樣做為一個三費怪是太過了。此外牠還帶有天生的演化RNG,在對面秒選風怒後,你就只能跟這隻占盡便宜的的兇惡幼雛大眼瞪小眼。


融化雪球


處理雪球生物的辦法很簡單:把血量砍低或直接放逐到開放。某些職業若要生存確實需要很強的前期生物,但大可不必集中在各職較為突出的一兩張卡。快攻職需要一些其他的選擇,而非OP、輾誰誰就倒的壓路機。暴雪需要從以往的死聲生物中學到一點教訓:能輕易加到攻且生存力佳的生物太強了。


我們需要的是更多像光輝元素剃刀花鞭笞者莫克札的小鬼水文學家這些具備多功能的卡。Team 5設計卡片的功力已經夠強,我們再也不需要無限的穴居怪了。

 

原文來源:The Game Haus

作者:Alex Church

編譯整理:RightHS

關鍵字: 爐石戰記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