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羅興亞人現場】我們超討厭翁山蘇姬

李濠仲/羅佳蓉 2017年09月24日 14:30:00

羅興亞人和孟加拉人長相相似,當地媒體報導,孟國政府認為若有人臉辨識系統,就更能有效管理境內羅興亞人。(攝影:李濠仲)

位在孟加拉東南邊陲的柯克斯巴札爾(Cox's Bazar),依偎孟加拉灣,以擁有綿延120公里不間斷的海灘聞名。但即使它被自家人稱作旅遊勝地,卻因基礎建設落後,環境條件未具水準,一直沒能成為國際間主流觀光區。這幾天,許多膚色顯異的外國人接續入住當地飯店,柯克斯巴札爾旅館業因而出現近年少有的「盛況」。

 

 

當我們了解前來旅客的背景組成,多集中在國際救援組織,我們便知那和此地數十公里外的羅興亞難民營脫不了關係。包括聯合國難民署(UNHCR)、世界糧食計劃署(WFP),以及最早前來替難民孩童施打疫苗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主流國家政要對羅興亞難民多沉默以對時,這些救援團體的專屬車輛,已在柯克斯巴札爾的街區和當地「摩托計程車」比肩爭道,往來穿梭在難民區和機場之間。

 

國際間救援團體的專屬車輛,已在柯克斯巴札爾的街區往來穿梭。(攝影:李濠仲)

 

除此之外,各國外媒也紛紛進駐,除主流國際媒體,遙遠的北歐國家記者也出現在這高溫濕熱的小漁港。羅興亞人逃亡潮持續將屆一個月,如今已初具正軌建置跡象。這當然和前不久孟加拉政府特意邀請18個國家、共計46位外交人員,親身前往觀察柯克斯巴札爾難民區有關。外國媒體把羅興亞人的慘況公諸於世,這些「眼見為憑」的外交人員,則對救援任務產生了若干積極推動作用,間接造就了柯克斯巴札爾近日的格外繁忙。

 

孟加拉政府打從一開始和緬甸方面的交涉就屢屢碰壁,既阻止不了羅興亞人逃到孟加拉,在緬甸官方阻撓下,如今一個也送不回去,只能向國際求援。偏偏緬甸領導者翁山蘇姬的國際聲譽非孟加拉所能企及,另有中、美、英、印主要國家和緬甸之間的政治連動因素,孟加拉更得自求多福。

 

在柯克斯巴札爾的世界糧食組織專車。(攝影:李濠仲)

 

羅興亞人救了自己

 

話說回來,羅興亞人之所以獲得國際關注,終究還是得靠羅興亞人自己。他們沒有媒體發聲管道(尤其羅興亞人的語言只有少數懂孟加拉吉大港方言的人聽得懂),也不是有系統的組織團體,他們不讓自己被世界遺忘的方式,就是拼命地逃出緬甸,讓涉及這起逃亡潮的人命數字,不是40人、400人、4000人,而是超過40萬人(已有孟加拉媒體估算,當下難民總數可能超過60萬人)。一名義大利的大使在實地走訪羅興亞難民區後,立刻拋出所謂最終極的解決之道,就是讓羅興亞人「擁有自己的國家」。呼籲緬甸政府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者更是大有人在。

 

現在,最可憐的是羅興亞人,最頭痛的則是孟加拉政府。許多不甘忍受難民區低劣生存條件的羅興亞難民,開始二次突圍,往柯克斯巴札爾市區遊散,甚至打算跳上開往孟加拉其他城市的公車、火車,另圖發展。孟國政府日前於是下令嚴查大眾運輸上的旅客身分,若是讓羅興亞人大舉四散移居孟國各處,尤其流入尚待發育、不堪再納貧窮的首都達卡,必定會引發更多不可測的社會問題。

 

近來孟國每日的新聞、報紙、廣播,都環繞在羅興亞人身上,且看政府一面呼籲聯合國伸出援手,一面呼籲緬甸「回收」羅興亞人,一面還要呼籲國人正視羅興亞難民的挑戰。連目不識丁的文盲,單靠旁人口語轉述就一併知悉這個國家正為此掙扎。

 

人臉辨識用於難民身上?

 

此間有印度一家科技公司,甚至提出建議,要把近來相當火紅的「人臉辨識技術」用於難民身上。而孟國政府也確實有意藉助這一新科技,去協助管理國境之內突然冒出的這40多萬人。(另一正面目的,就是讓難民藉此取得難民證。)

 

緬甸軍方對若開邦羅興亞人所謂的「反擊」,後續產生的難民潮已為孟加拉燙手山芋,官方為此焦頭爛額,總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向世界主要大國求援未果,僵局之下一度謠言四起,小道消息甚至有說這次緬甸政府大動作清除異族,是因為在若開邦發現石油蘊藏,而先一步替自己人鋪路。於此同時,孟、緬之間的關係也陷入緊張,不久前,兩名緬甸記者為羅興亞人爭議入境孟國採訪,竟被以疑似間諜之名逮補。

 

孟加拉媒體因為羅興亞難民事件,對翁山蘇姬多所責難(右方報導);左方報導為孟國總理在聯合國要求國際支援。(攝影:李濠仲)

 

入夜後,位在柯克斯巴札爾的長灘酒店裡,一邊是聯合國組織成員在為建置羅興亞難民區集思籌議,一邊是來自各方的穆斯林弟兄聚會,大廳門外時而有貼著紅十字標示的休旅車呼嘯而過,此刻,國境邊陲,舉世觀瞻,多人且千里跋涉、舟車勞頓,皆拜緬甸軍方日前殲滅羅興亞村之賜。

 

走在柯克斯巴札爾街上,只要略能以英文和外人溝通的當地人,無論信奉佛教、印度教,伊斯蘭教更不用說,一旦提到翁山蘇姬,都是簡單一句:「我不喜歡她。」又或者會說「我不是穆斯林,我不會說我支持他們(羅興亞人)留在這裡,但我一樣不喜歡翁山蘇姬」。因為被視為緬甸實質領袖,且國際媒體在羅興亞難民潮事件中,多已對她發出嚴厲譴責,翁山蘇姬自當是整起事件中,任何人最直接的究責對象。在這裡,說大家都討厭她,其實並不為過。

 

此刻,國境邊陲,舉世觀瞻,多人且千里跋涉、舟車勞頓,皆拜緬甸軍方日前殲滅羅興亞村之賜。(攝影:李濠仲)

 

沒想過要發難民財

 

唯獨,當地旅店從沒想過自己有這麼「風光」的一天。柯克斯巴札爾南方烏克亞(UKHIA:難民最主要聚集處)區長近日因公入住長灘酒店,某日公務回宿,見著熟悉的門房,便對他說:「今天又來這麼多外國人,羅興亞人來了,你們的酒店生意也更好了。」

 

這名區長所言或許是帶有自嘲意味,窮到見底的柯克斯巴札爾,根本不會因為這波外國訪客產生任何改變,摩托計程車司機貝里聽了我們轉述烏克亞區長這一段話,便是悠悠地說:「我們才不要賺這種難民財哩。」

 

計程車司機貝里為我們計算現在有多少羅興亞人在孟加拉。(攝影:李濠仲)

 

【熱門點閱推薦】

●《大家論壇》生醫前沿:生醫工程師有助強化難民醫療照護

 

【上報走進羅興亞人現場】

●影片/觀光海灘、泥土路與難民營─柯克斯巴札爾

●40萬難民湧入 世界最窮的孟加拉承擔不起

●影片/貧窮線下的羅興亞棲身處:孟加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