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阿莉芙》導演王育麟:走在鋼索上拍電影

雀雀 2017年10月28日 19:00:00

《阿莉芙》導演王育麟(攝影:雀雀)

2017年的第30屆東京國際影展在10/25週三開展,其中,10/27在台上映的《阿莉芙》導演王育麟入選了影展裡的亞洲未來競賽片,那是專門在挖掘亞洲潛力新導演的競賽單元。不只出國比賽,《阿莉芙》也硬是在台灣金馬獎入圍名單中卡了兩個位置: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男配角項目。本片講述由舞炯恩所飾演的原住民男子「阿利夫」在台北謀生並為變性做籌資準備的故事。

 

《阿莉芙》在大量原住民圖紋衣裝的妝點之下,台味十足,並在坎城影展市場展中被片商相中買下了國際發行權,這才讓原本只有300萬輔導金以及幾個投資人加起來幾百萬、先墊錢拍出來的《阿莉芙》搖身變成一部成本加行銷約兩千萬台幣的中成本規模電影。

 

《阿莉芙》劇照(海鵬提供)

 

在26年前拍《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負責美工道具工作的王育麟導演,提到當初楊德昌導演愛用有熱情的年輕人做事的過往、也笑談跟著楊導做幾個月便被他罵跑的往事。楊導熱情卻不好相處,眾所周知,但從不減損其大師地位。十年前的六月,驟然得知楊導去世的消息,王育麟感嘆於一個時代就這樣結束之餘,也開始了籌拍電影成名作《父後七日》的旅程。

 

早期拍了不少紀錄片,養成了王育麟導演對於台灣在地文化議題的基本敏感度,《父後七日》叫好叫座,《龍飛鳳舞》則是一部賣座失利但受好評的電影。不論是《父後七日》台灣喪葬文化,或是《龍飛鳳舞》的台灣戲班文化,著墨台灣在地文化和時代裡的角色生命碰撞的過程,似乎已經變成王育麟導演的作者風格。所以在《阿莉芙》看到視覺強烈的原住民文化圖騰、衣裝與儀式的出現其實並不用感到意外,王導這樣的作風其實完全符合創作者貫徹地域化就能邁向國際化的當代藝術創作秘訣。

 

《阿莉芙》劇照(海鵬提供)

 

但同時之間,王育麟導演認為《阿莉芙》也是一個題材很敏感的故事,因涉及觸碰到具有性別和原住民這兩個棘手的議題,必須得要小心處理,若是弄個不好,導演也擔心自己的電影可能冒犯了別人甚至是挨罵。於是整部片從無到有的過程中,導演都極具危機感並很有意識地絕不讓片子成為純粹消費議題的商業電影,一路走來,彷彿是墊著腳尖踩在商業和藝術的鋼索上,與《阿莉芙》共舞。

 

作為本屆金馬獎入圍片中報名陣仗最大的編劇團隊,導演笑稱《阿莉芙》其實是一個被直男直女、gay和蕾絲邊等多元性別性向陣容所聯手與接力寫出來的故事。「當今社會不比以往,這個世界已經有足夠的智慧去理解性向的複雜度,是故我嘗試了一種健康明亮、擺脫苦悶,更全面、也更自在而抬頭挺胸的方式去講這個在台灣的性別議題」。所以故事成為了20、30、40歲左右的三個主人翁(舞炯恩、鄭人碩、陳竹昇)分別經歷著勇於追求自身所愛、迷失在愛與不愛、一輩子愛不到的各種感情關口,三個世代,三段故事,是一場屬於LGBTQ的《20 30 40》。

 

陳竹昇在《阿莉芙》中的扮相(海鵬提供)

 

在金馬獎入圍公佈當天,執行長聞天祥曾提及評選過程中,舞炯恩和趙逸嵐都是演員獎項目上差點就入圍的的遺珠。若新演員項目又入圍,王育麟導演就成為凡拍片就必讓新演員入圍、金馬獎新演員入圍率百分之百的電影導演。而上一回在《父後七日》將吳朋奉拱上金馬男配得主之後,這一次陳竹昇也是十拿九穩。面對擁有如此優良成績單的導演,日後恐怕很難會有演員捨得拒絕他的拍戲邀約。

 

王導挖掘出了好多台灣有實力的表演工作者,給他們舞台、把他們推往大銀幕。除了新演員,導演的片裡也有自己的班底。關於自己的選角哲學,王育麟坦言每一次的選角工作都是漫長的痛苦過程,一開始必定掙扎,很難很爽快地決定「就是他了!」後來也常常失去耐心,會覺得「到底要選到哪年哪月?好像這樣也可以了吧?!」導演說,「但終究還是得聽從內心的想法,總不能自覺不行的時候,還騙自己說可以。」

 

王育麟(中)在現場指導吳朋奉(左)、陳竹昇(右)(海鵬提供)

 

還是大學生的舞炯恩,第一次拍電影就演主角。王育麟坦言舞炯恩雖然是很有潛質的新人,也是飾演阿莉芙的不二人選,「但他與陳竹昇等資深演員的對戲也是我們劇組最花心思去重新調整的地方,為的就是將整部電影的演出品質喬到一致。」劇本寫了更多,但是實際上一旦拍出來的效果不好,導演說那就不會用。倒是關於所有寫到陳竹昇和吳朋奉的戲,電影最後的結果不但都沒有刪,而且還導演還樂見他們加戲。主要原因是每一次陳竹昇要上戲之前,都需經過漫長的化妝等待時間,他們會一邊化妝一邊聊天。有一場醫院的戲,竹昇老師化好妝之後,就跟導演說他們討論之後想加上幾句台詞,於是就多了那場「胰臟在哪裡?」的對話,這就是劇本本身沒發展過的衍生趣味。事實上,陳竹昇在《阿莉芙》的戲份並不多,但每一場都很吸睛,入圍金馬男配的贏面相當大。

 

相較於阿莉芙和陳竹昇所飾演的sherry,鄭人碩的角色「政哲」顯得很猶豫,導演表明這是劇本上的設計,刻意不把一個有變裝癖好的人的性向說死,主要是想把一個「不知道自己是誰的靈魂」給刻畫出來。「劇尾,政哲當了代理科長,但其實並不是真的科長,不是真的自己所職。他連最後明明有情感牽掛卻還是做不了決定,只默默地守在家樓下,那無非也是一種台人情矜的普遍寫照。」王育麟導演如是說。

 

鄭人碩在《阿莉芙》中的扮相(海鵬提供)

 

楊德昌逝世十週年,今年,也是王育麟導演第一次進戲院看到了當初也有參與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四小時完整版。王導進戲院觀賞了兩次《牯嶺街》,兩次都受到很大的震撼。楊德昌和王育麟都不是電影的本科班出身,當初楊導給了王育麟導演這樣的青年一個接觸電影的機會,如今在王導的《阿莉芙》故事裡,擁有比較好的結局的角色,也是給了年輕人。這份長輩對後輩暖心的對待,似乎就這樣默默地傳承了下來。

 

上報生活中心特約作者雀雀
影評修行者,來自台南,本名簡盈柔。元智資傳、交大建築所畢,現為兩個孩子的媽。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

雀雀看電影官網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阿莉芙 王育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