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蔣經國開槍 「刺客畫家」鄭自才:我不是英雄

上報快訊/陳婕翎 2018年01月12日 22:00:00

「刺客畫家」鄭自才時隔48年寫下刺蔣案回憶錄,他認為自己不是英雄,只是做該做的事。(攝影:李昆翰)

隨著總統蔣經國逝世30周年到來,追逐民主的故事再次被傳唱,其中轟動國際的「刺蔣案」,時隔48年由主角之一「刺客畫家」鄭自才悠悠道來。他像廟口榕樹下的說書人,希望講一部30、50年的台灣近代史給台灣囡仔聽。鄭自才12日說:「我不是英雄,只是做台灣人該做的事。」

 

刺蔣案,是1970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應邀訪美,爭取美國軍援時,台獨聯盟鄭自才、黃文雄等四名盟員希望以行動向國際表達台灣獨立建國的心聲,暗中計畫刺殺行動。當時康乃爾大學博士生黃文雄以「未婚沒包袱」為由自薦當刺客,不料4月24日行刺蔣未遂。「現在回想起來,這個事件是歷史的必然,也是偶然。」鄭自才向媒體記者這麼說著。

 

當年堪稱「人生勝利組」的鄭自才,因「刺蔣案」讓他一切歸零。1971年棄保潛逃,從此過著流亡國際的日子,把美國、瑞典、英國的牢都坐過一遍。直到1991年鄭以再蹲一年台灣監獄為代價,終於回到台灣的懷抱;那個值得他放棄一切,即使變成世人眼中「魯蛇」也在所不惜的故鄉。「從沒後悔,雖然放棄大好前程,但我做了台灣人應該做的事情。」

 

當年「人生勝利組」的鄭自才,因「刺蔣案」讓他一切歸零,但他堅定地說:「從沒後悔過。」(攝影:李昆翰)

 

鄭自才去年2月接受本報專訪時,他回憶刺蔣案後棄保潛逃瑞典,沒多久妻子黃清美帶著兒子女兒與他團聚。只是隔年他被引渡回美國服刑,重返瑞典當地時,與妻子想法大相逕庭,「離婚後,她至今仍與小孩定居瑞典,我後來搬往加拿大。」而他與獨盟友人陳榮成之間的情誼也因刺蔣案破局,因陳的供詞成為判決有罪的關鍵,兩人從此不再交談。

 

鄭自才12日也在《中央社》專訪中坦言,回憶刺蔣案心會滴血,那不是很甜蜜,而是痛苦的回憶。當時要行動前他十分懼怕,「槍拿出來是要殺人的,人會死亡、會流血。」刺蔣的槍聲,引起全世界對台灣獨立運動的注目,蔣經國從此沒有再出國;刺蔣的槍聲,沒有讓蔣經國的心臟停止跳動,但帶動蔣經國「政治本土化」的腳步。

 

鄭自才沒有讓自己的人生如個人畫室網址一樣,永遠停在「0424」刺蔣案的那一天。他現在可以用輕鬆的心情,說起那些往事,他甚至在本報專訪時淘氣地「出賣」刺蔣案中擔任司機一職的「共犯」蔡同榮,說蔡在行動最後一刻失聯;蔡曾請他受訪時不要再說「蔡同榮在最後一刻失聯」,鄭如孩子般狡黠地說:「他想拿糖果(民視新總部設計權)給我吃,但現在哪有『講好』這件事,都要公開競標比稿啊。」

 

人生因刺蔣案轉了大彎的鄭自才,即使近年醉心寫生,但談吐間仍有當年「衝組」傲氣。(攝影:李昆翰)

 

人生因刺蔣案轉了大彎的鄭自才,人生上半場,徒手拼博,擺渡「台灣命運」;下半場,轉執畫筆,擺渡「台灣土地的狂愛」。近年多醉心寫生的鄭,談吐間仍有當年「衝組」傲氣,《刺蔣—鄭自才回憶錄》自序中他認為,台灣可以透過文化、藝術建立民族意識,「為了台灣的生存,我們需要更堅強地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讓蔣經國氣死的「叛徒」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擺渡人 鄭自才

●【上報人物】刺蔣悍將失望民進黨 鄭自才:票曾投時代力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