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神學士流竄放肆滋擾 阿富汗維安亮紅燈

王元容 2018年02月03日 21:46:00

喀布爾居民正經過位於卡拉葉瓦希德、藏匿伊斯蘭國叛軍的屋子。(美聯社)

近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連遭自殺炸彈式恐怖攻擊,至今已造成近200多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其中還包含外國公民。29日時喀布爾的軍事基地遭伊斯蘭國(IS)自殺炸彈客轟炸,後情報又指出許多伊斯蘭國戰士皆藏匿於喀布爾城區的卡拉葉瓦希德(Qala-e-Wahid)當中,當地居民與一些政治分析師皆表示,阿富汗政府的貪腐與無能,使居民的安全需求無法被滿足。

 

卡拉葉瓦希德位於喀布爾城的西南方(紅色框線之處)。(翻攝自Google地圖)

 

有時在卡拉葉瓦希德可以看見身帶著爆裂物或自殺炸彈背心的IS戰士穿梭於城內街道上,當地居民穆罕默德(Khan Mohammed)就向《美聯社》(AP)透漏,他鮮少看到警察在此巡邏,因此入夜後他都待在家裡,以躲避外頭歹徒的劫掠,他認為政府無法為他們帶來安全。

 

穆罕默德提到,卡拉葉瓦希德的人都覺得當地很危險,他以達葉什(Daesh,伊斯蘭國阿拉伯語的縮寫)稱呼IS,認為正因為這個地方本身並不安全,人們可以從任何地方帶任何東西來到這裡,故成為了「達葉什」最理想的駐地。

 

住在IS藏身處對面的15歲女孩西卡盧拉(Zikarullah)說,有三男一女25天前搬了過來,他們非常年輕,且和當地居民自由地往來,那名女子總穿著全罩式的面罩(Burqa)。

 

另外一位16歲的居民參孫(Samson)則說,那名女子在她的面罩下帶有爆裂物和武器,有位警察在逮捕了他們四人之後才告訴他,那些人來自阿富汗東部的楠格哈爾省(Nangarhar),該省被認為潛藏了不少IS的成員,他們於此建立了廣泛的基地。

 

據AP報導,卡拉葉瓦希德城內的街道腐朽且泥濘不堪,城中的下水道與溝渠塞滿了成堆的廢棄物與垃圾袋。有些當地居民會對外地人投以質疑的眼光,城市裡也充斥著有關IS同情者的耳語,而其他願意和外人交談的當地人說,危險分子都可能來自不同的地方,維安並不存在。

 

卡拉葉瓦希德泥濘髒亂的街道。(美聯社)

 

政府貪汙是主因

 

政治分析員米爾(Haroon Mir)將喀布爾接二連三的恐攻歸咎於阿富汗政府大規模的貪腐以及軍方的無能。米爾表示,這是情報機關、維安部隊以及相關機構的徹底失敗(utter failure),不能怪國家缺乏資源或缺乏國際社會的協助,過去16年來流進阿富汗的國際社會援助金都被當權者給榨乾了,讓大部分的阿富汗人被置於非常脆弱的環境當中。

 

米爾還提到,對於某些生活於貧困線之下的喀布爾居民,恐怖主義成了一種新的收入模式,因為他們能夠藉由幫助自殺炸彈客進入城市,獲得高達4000美元(約新台幣12萬元)的收入。

 

另一位政治分析員莫茲達赫(Waheed Mozhdah)也提及,貪汙已腐蝕了阿富汗的維安部隊,有時他們被賄賂攜帶火藥、爆裂物以及其他物品進入喀布爾,這是非常棘手的問題。

 

除此之外,賈尼政府的派系鬥爭也是阿富汗安全亮紅燈的原因之一。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的政敵除了目前正在土耳其、被政府阻擋無法回國的副總統多斯頓(Abdul Rashid Dostum)之外,還有面對賈尼發動塔吉克軍閥討伐仍拒絕下台的巴爾克省(Balkh)省長阿塔穆罕默德(Atta Mohammed)。

 

 

安全沒有保障

 

賈尼1日時在國營電視台當中譴責鄰國巴基斯坦窩藏極端組織神學士(Taliban)的戰士,儘管巴基斯坦當局矢口否認。此外,賈尼還表示,他已經下令要求重新評估喀布爾的安全布局。

 

 

《反聖戰:美軍在阿富汗、伊拉克與敘利亞的經驗談》(Counter Jihad, The American Military Experience in Afghanistan, Iraq and Syria)一書的作者葛林威廉斯(Brian Glyn Williams)引述多斯頓所言,指出約有5000名伊斯蘭國聖戰士仍在阿富汗北邊的薩爾普勒省(Sar-e-Pul)和東邊的巴達赫尚省(Badakhshan)徘徊。

 

一位年長居民哈詹(Mohammad Hajan)則直言,阿富汗這個國家很好,只是領導人很差勁,且政府很脆弱。

 

他說,每當早上起床時,他都不敢確定晚上自己是否還會活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