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新創領航人系列11>找出強項 引發關注 林飛比要做設計師品牌的行銷推手

虞煥榮胡鴻仁 2018年02月14日 15:13:00

林飛比(圖左)與上報社長胡鴻仁暢談台灣設計創新的未來前景(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中小企業的台灣,民間動力極強,又有勤勞節儉、機動靈活的傳統美德和特質,非常懂得關聯分工、垂直整合,弱弱結合,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道理,尤其在197O年代左右,台灣製造業帶動經濟起飛的二十多年間,不知有多少模仿、創新、設計、原創的人物心血、傳奇故事,至今仍被人傳誦。

 

 

台灣涼椅、彰化一帶做鞋子的、大同公司百年可用的電鍋…,許許多多銷遍世界各地的貨品,標示著MlT(Made In Taiwan),曾經代表著一種驕傲,也曾經被外人羞辱,代表著一種低檔劣質。但是不管怎樣,都替國家賺取大量外匯,奠定逐漸走向自由、民主開放的社會經濟基礎,孕育了絕佳的創意設計土壤。這些上個世紀看似如煙的往事,新世代或許毫無所悉,但往事不會如煙,歷史是延續的。

 

 

千禧年的秋天,一個曾經熱愛街舞、功課全班倒數的高工畢業生,經過幾個月痛下決心苦讀,通過四技科大聯招,新生開學的當天心情非常舒爽,一早就到台北市公館附近,基隆路的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報到,他叫林飛比,展開新的生涯。

 

 

林飛比秀出手機的線上分享影片,分析紙製環保椅如何在全球市場成功打響知名度(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只靠得獎? 一張紙椅子的創業源起

林飛比,高工唸的是毫無興趣的冷凍空調,那時他的「出路」就是參加學校的熱舞社,快樂的跳舞。考上第一志願的設計系,他找到了自己的興趣,也遇到了令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挫折和沮喪。在國際知名的德國紅㸃、if、美國lDEA、日本G-MARK等設計獎中,台灣設計家或大學生得獎的很多,每年都迭傳佳績,證明台灣的設計人才備出,創意概念可圈可點。林飛比說:「台科大是最會得獎的。」

 

 

但是得獎歸得獎,得獎之後呢?「得獎的作品下場幾乎都十分淒涼。」他說,台灣設計界公認的首獎是「金點獎」,它在產、官、學界都具有極高的評價及知名度,但這類包括國際上的備受矚目的設計獎項,對消費者來說,是不具備意義的,原因很簡單,「隨便在街上在百貨公司的人潮中抓一個來問問,絕大多數的回答都是『沒印象』!」他強調,光靠得獎要把產品賣好是緣木求魚。

 

 

他有一個家住苗栗的學弟名叫邱啓審,苗栗是一個相對貧窮的縣,現在連公務員的薪水都必需借錢才發得出來,工商業都不發達,十幾年前也還有一些小工廠,邱啓審家附近有做膠帶紙捲管的工廠,有一次路過時,他被一張做捲管的紙絆倒,就很好奇這種到底是什麼紙?材質竟如此堅硬。去問才知道這種紙可以代替木材做棧板。

 

 

於是幾天後,邱啟審突發奇想,天馬行空地劃下設計圖,真的用紙做出了一張可以彈性伸縮的椅子,並參加新一代設計展。雖然這真的是「有很強魅力的作品,消費者看到會有『哇!』的感覺」,林飛比回憶,當時邱啓審還很感慨地跟他說,「這張椅子的命運的終點是哪?恐怕也是擺在倉庫等垃圾車回收。」

 

 

用高密度紙板製成的伸縮椅子,極具環保與設設感(圖片來源:林飛比提供)

 

 

簽下了極具創意的環保紙椅的設計,林飛比努力行銷海外的第一步,卻是遭逢無情的打擊!他說,初期與一個加大拿的客戶聯繫,好不容易爭取到相當數量的訂單並準備出口,椅子都做好了客戶卻拒絕了接貨,使得第一批的紙椅花了整整一年才逐漸打消庫存,真是損失慘重。

 

 

「這讓我領悟到:設計創意確實不容易;但行銷的流程中,包括製造、運送、海關、著作權、專利、各國不同的稅率、通路,以及林林總總的法令及合約,還有內部的管理及財務等,對我們學設計的來說更是難上加難!這方面我必須更努力的學習。」林飛比說。

 

 

所以建構一個可以協助設計師行銷的平台就極為重要。林飛比覺得,「設計師他們是歌星,我就像經紀人」,「我想把台灣好的設計品賣到全世界,便開啟了創業之路。」把這張環保紙製的伸縮椅子商品化,是他創業的第一個嘗試。而文化厚實、重視環保與生活品味的歐美,便是市場的第一步。

 

 

以「Flexible Love」為設計概念的環保椅,可依不同場域彈性調整造型與長度(圖片來源:林飛比提供)

 

 

在國際市場要打響品牌知名度是很花錢的,但林飛比隨時創業初期的網路與智慧型手機的愈加發達,便用他最熟悉的數位與網路方式行銷。「Flexible Love是一張具備『娛樂效果』的椅子,它自己就會表演,展露不同的結構與線條。」林飛比強調,當時宣傳不但針對國際級的明星藝人發送EDM及影音短片,而且也針對全球重要的數位網路媒體發送商品及時尚訊息,而來各地的客人多半透過網路商店就能快速下單,到2011年時這張椅子就已銷售到全球15個國家。

 

 

「極致有彈性的愛-Flexible Love」這是個什麼樣的概念?如蜂巢般設計的紙製環保伸縮椅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張傳統的椅子,但這張椅子就是從Flexible Love的創意源起的,目的就是要與親人及伴侶一塊坐著談情說愛,或是討論事情,還可以隨著場地或人數轉折變化,最多可同時坐上16個人。這張怪椅子,是首件被美國紐約的MoMA現代藝術博物館收納為該館展覽品的台灣設計。

 

 

可以延展伸縮變化的紙製環保椅子,曾獲得國際多項設計獎的肯定。(圖右)放在品展公司的會議室使用多年的樣品椅(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從紙上跳出來的潮包?設計飛在幻想中

「JumpFromPaper」能從英文字義想像出是代表什麼樣的創意商品?錢包、書包、背包像是放在漫畫書裡的東西,也被稱做2D塗鴨潮包,如同從平面的紙上蹦跳出來-JumpFromPaper的設計感,這兩項設計的共同特色是「夠奇特、能立刻抓住人們的目光,而且一定實用。」。林飛比認為,好的設計,外觀一定吸睛,功能更必須符合需要。

 

 

這款可讓視覺錯置的「漫畫潮包」,十分吸睛(圖片來源:林飛比提供)

 

 

亞洲人喜歡的美,跟歐美人喜歡的很不一樣!所以,「有時候善加利用這種文化的衝突,便可以轉化為商機。」林飛凡拿漫畫包舉例表示,它的色彩、線條與設計極為鮮明,不論老中青,許多人的記憶中,在年輕時閱讀漫畫書中建構夢幻的異想世界成長的,這種意象的商品對這些人來說是很熟悉的。

 

 

具有卡通及夢幻般色彩的潮包,創造新世代的時尚感(圖片來源:林飛比提供)

 

 

2009年,林雨柔、蘇筱茜,由這二位台科大畢業、是林飛比學妹的七年級女生設計的潮包,由品展設計發行公司簽下來行銷。JumpFromPaper 這款「從紙上跳出來的潮包」,有著東西合璧的卡通風格,可愛極了;色彩強烈簡潔,創造如馬戲團、遊樂園及卡通漫畫書或動漫裡的歡樂氣氛;外觀上利用透視的線條來呈現立體深度,並偽裝成 2D 的透視感,充滿了驚奇與搞笑的時尚概念,吸睛百分百!

 

 

林雨柔(左)及蘇筱茜(右)共同設計的2D潮包玩耍透視,台灣已在專櫃上市(圖片來源:林飛比提供)

 

 

林飛比指出,剛推出時,即在流量極大的美國網路媒體Buzzfeed上,成為該網站當天最熱門焦點設計,稍後更在美國ABC電視台、《美國今日新聞》等版面上刊。這款平價的潮包,在國外的銷售人氣一直很棒,美國歌后凱蒂.珮芮還帶著它參加派對,目前JumpFromPaper的全系列商品除了各大網站通路外,已在台北的松菸誠品2樓等,設有實體專櫃販售。

 

 

幫創意創造品牌商機 品展是設計師的平台推動者

林飛比說,他的角色像有點像是台灣設計師的經紀人,他的重要工作就是發掘有市場潛力的設計師,然後透過品展公司來幫他們做市場行銷。

 

 

2006年,林飛比經過深刻的考量,靠著自己擺攤賺的一點錢,加上父親的支持,湊了新台幣75萬元,成立「品展設計發行公司」,決心自己創業,要讓設計家的作品變成商品,找到出路。他首先就找邱啓審,簽下他的作品-Flexible Love可伸縮蜂巢椅,這個具有非常大膽實驗性的創新傢具。之後,林飛比再花了5年時間,讓這張新創紙椅,成為國外著名藝術展覽館的展品、以及Google挪威辦公室的家具,可見已受到國際級的肯定。

 

 

林飛比指出,從學校時期就看到很多學長姊及學弟妹的設計很好,但是若沒有辦法變成商品,就變成了「你很喜歡,也買不到」的紙上談兵,即使得獎,也只是多個獎盃而已,作品都放在倉庫,完全沒有未來,然後就無疾而終,再也無人聞問。

 

 

這句很有力量的字句,是JumpFromPaper的品牌態度(圖片來源:虞煥榮攝)

 

 

林飛此對這種現像和困境非常不以為然,他強烈想要突破。「做設計的人對商業沒有概念,只希望會有金主去投資公司或作品。這樣怎麼會有真正的希望呢?」學了四年設計的林飛比,非常嚴肅認真的思考自己「有沒有可能做設計的商業端?又如何拓銷國際市場?做出兼具差異化及自我的特色?」

 

 

林飛比分析,設計全球性的商品,首先必須要世界多數認同的普遍性,也就是商品的特色具備普世的認知及價值,最好亞洲人看得懂、歐美人也能了解的才好。「就像我們當初設定JumpFromPaper的品牌態度時,『I give myself permission to be me.』就是一種肯定自我的訴求」他說。

 

 

第二是要注意文化符碼的差異性,太地域或太拘限都不宜;林飛比說,譬如台灣的布袋戲或八家將的設計與人偶,到了歐美其它國家很難被接受,這就是因為大家都不懂,這種設計要商品化及國際化就會很辛苦。

 

 

第三是要配合不同生活環境的差異,這是指因為生活環境不同而產生商品,到了另一個國家就不見得適用。像是在比較乾燥的日本很暢銷的「增溼器」,若引進溼度極高的台灣推廣,效果肯定不好。

 

 

林飛比認為,設計師一定要找出自己的特色並拓展國際市場(圖片來源:虞煥榮攝影)

 

 

台灣的設計界要出頭,一定要找出自己的強項,而且一定要從最弱的地方尋求突破。「我們設計界最缺乏的就是國際化。」然後,就是要透過行銷包裝或任何形式引爆媒體報導;林飛比認為,廣泛的曝光才能建立購買者的信心,「我最希望做的,是像Nike一樣,做出屬於台灣自己的國際級大品牌。」林飛比很有自信的說著。

 

 

台灣市場太小 母市場極待開拓

「世界是平的,必須以國際市場為目標」他說,從一開始的產品選擇,就必須是要賣到全球市場為目標的,他強調,台灣的消費市場有限,經濟規模太小,自始至終都不是設計商品化的母市場,林飛比說:「歐美才是母市場,東南亞也是,新興的中國大陸更是」。林飛比認為,擁有2,300萬人的台灣並不算少,但會買設計師產品的顧客不多,「過了濁水溪就等於零」他覺得。

 

 

中產階級對於設計師品牌嗜好的多寡、是能否創造商機的關鍵,林飛凡分析,台灣設計相關科系的畢業的、及在學學生不到10萬人,除了設計背景的人,不論高收入或一般顧客,很少人重視。目前美國大約有70萬有設計背景的中產階級是偏好購買創意型商品;而新興的中國大陸有約1,700萬這樣嗜好創意商品的人口,而隨著「一帶一路」的推展,市場更形擴大。所以,林飛凡積極考慮未來2年之內在上海設立分公司,爭取新的拓銷機會。

 

 

在學生時期愛玩熱舞之後中領悟、在創業開設計公司後找到拓銷國際市場的縫隙、在堆積的獎盃及獎章中一次次的覓求商機…;現在的林飛比將要再次展翼,2018年的2月中旬春節前夕,品展公司從台北八德路中崙附近的一棟老公 寓地下室喬遷到新的地點,充滿喜氣,象徵林飛比和他的團隊邁向新的里程碑,他也擬定了踏足中國大陸市場的戰略時程。

 

 

這位年輕的新創領航家愈顯成熟的說:「我要穩中求勝、築夢踏實」,一步一腳印的奮力的向前,在全球設計商品市場上,與更多的設計新秀擕手,他就像「伯樂牽著一匹匹的千里馬」,不斷地敘說著設計師新創品牌的一幕幕好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