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個人眼中有1000個李敖 我遇見第1001個他

石靜文 2018年04月17日 00:02:00

作者因採訪工作與李敖結識,當時李敖剛出獄不久。(圖片由作者提供)

李敖過世後,媒體上曾經出現各種不同面向的他:有寫他不同階段情史的,有批判他作品與人品風格的,也有論述他英雄末路淒慘生平的,無論眾人如何評斷,對此一代奇人的離去,總多不免一絲悲涼。
 

多年前,我因採訪工作與李敖結識。當時他剛出獄不久,我輾轉打探到他位居臺北東區的住所,當下決定無預警的直闖而去,希望能第一個專訪到他。
 

雖然我的意志很堅定,但對他是否會將我拒之於門外,我可毫無把握。不料,出來應門的就是李敖本人,他對我的到訪有些驚詫,但只一句「你夠厲害嘛!」接著就笑容可掬的引我登堂入室了。

 

他是時代的對抗者

 

其實,我的初識李敖應追溯至高中時期的課堂上,但他可不是老師講臺上的正規課程,而是課桌下書中的偷偷邂逅!
 

當時,臺灣仍屬戒嚴時期,李敖是神秘禁忌的代表,他的書是不可觸及的禁書,利用上課時間認真的在課桌下偷偷傳看閱讀他《傳統下的獨白》,也算是我們這群好學生對突破傳統的一種儀式,更是對那敢於用文字抗辯時論、不甘向體制妥協勇士的另種崇敬! 
 

因此,可想而知,當我首度能面對面採訪到這個曾經心儀仰慕的神秘時代對抗者時,就剛踏出大學校門的我而言,心情可真是既緊張又興奮!
 

李敖曾經毫不隱諱的說,他是喜歡美女的好色之徒!記得那天我一踏進他家,就真切感受到了!李敖的神秘宅邸裡,只要有牆面的地方就全是高高的書櫃,可見之處盡是成千上萬、琳琅滿目的書和雜誌,這點倒很符合他作家的本色!


但牆面上另外唯一可見的裝飾,掛的卻全是裝框的美國《閣樓》(Penthouse)雜誌上的色情裸女海報。尷尬的是,他不但向我得意的一一展示那些裸女圖片,還要各個品頭論足一番的問我意見。我想,當天他面對我這個手足無措的小菜鳥記者時,應也過足了促狹的趣味!
 

過往我就聽聞過李敖很善於收集資料,記得在他那寬大的住宅中,除了書和裸女海報,另外一個特色是各個房間都擺放著一台大大的影印機器,他告訴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能快速又方便的在那裡翻到資料,就可以馬上影印。


那個年代還沒有3C產品,想拷貝個東西並不方便,李敖為了能隨時從書庫中翻找資料和影印,影印機便成了他寫作時重要的工具,只是,每個房間都要擺上一大台影印機,也只有誇張的李敖會如此吧!
 

李敖極擅長使用資料的習慣,後來在他主持電視脫口秀的節目中,亦常成為他佐用的文史道具。

 

他是專情的好色之徒

 

大家都知道,李敖不但擅長資料的收集和彙整,他還超愛打官司。據說,興訟打官司曾讓他增加了些資產,而他和前妻胡因夢的婚姻觸礁亦起源于他和蕭孟能的官司糾紛。
 

胡因夢是極有原則的明星才女,李敖曾形容他們兩人的相遇如電光石火,只可惜,才子佳人的戀情終究抵不過現實生活裡價值與觀念上的差距。

 


李敖和胡因夢的閃婚與閃離也曾是轟動一時的大新聞。(圖片摘自網路)

 

李敖和胡因夢都是一時名人,他們兩人的閃婚與閃離也曾是轟動一時的大新聞。記得李敖要和胡因夢離婚的那天上午,他打電話告訴我下午要開記者會宣佈一件大事,我追問他何事,他回說,到時候我就知道了,要我一定得到場見證他是個如何有風度的君子!
 

下午我抵達記者會現場後,發現李敖要說的大事就是他和胡因夢決定離婚了。李敖刻意捧著一大束鮮花來到記者會現場,宣佈稍後他將會捧著鮮花前去胡因夢家,他要以好聚好散的君子風度來結束這段短暫的婚姻!

 

聽到李敖宣佈離婚的消息後,很多現場記者開始起起落落的向他提問。記者會尚進行中,我決定悄悄叫上攝影趨車直奔胡因夢家,一方面我想先知會下好友李敖將至的消息,另外也想趁隙瞭解些胡因夢的心情,或可搶得新聞先機!


聽聞大隊人馬將至的胡因夢,心情雖有些浮動,但很快就平復下來,並恢復她的才女本質,冷靜的坐到案前開始在筆記本上用《獨白下的傳統與傳統下的獨白》為引,隨筆寫下她對這段婚姻愛情的感觸短文。

 


 

胡因夢的文筆大家早有目共睹,短短幾分鐘寫就的即興隨筆,真情流露!我說服她應把其刊登出來,權當成終結此段婚姻感情的一個道別吧!胡因夢拗不過我,當下答應了我把那張親書函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由我帶回發稿。
 

就在我才收好這篇獨家檔時,李敖與隨他前來的大批記者,以及一位元李姓律師也都到了胡因夢家門口。兩位才子佳人也于隨後在律師、鮮花和所有新聞界朋友的見證下,簽下分手協議!

 


李敖與胡茵夢的離婚協議書。(圖片摘自網路)

 

那以後,李敖曾不止一次的向我討要胡因夢當日真跡,每次見面他就會強調一下,要我別忘記還欠著他的東西。而我也確實幾度碰面時都想要拿給他,偏偏總是陰錯陽差。再之後,因為多次遷居,那張我曾刻意保管的檔,竟然不知去向。
 

李敖曾說,他是個絕對不能得罪的人,因為他有太多資料可以佐用,只要他想找一個人的漏洞麻煩,沒有他找不到的茬,也沒有他不能打的官司!
 

在我弄丟那張文件後,我很內疚的向李敖坦白,他笑著威脅我,要我小心!但其實,他從來也沒真的怪罪我,反而常常威脅完我之後,就又會很戲謔的安慰我說,「世上所有大美女都可以享有犯錯的特權!」

 

他是有文化的流氓

 

曾經有一段時間,李敖因為版權事到處告人打官司,他的訴訟一向僅憑其聰慧大腦,加上三寸不爛之舌,幾乎無需假手他人就能讓人望而生畏!
 

也因此,他這種過於犀利又不饒人的表現常引來「見錢眼開」的批評,甚至有人用「瘋狗」來詆毀他。但我私下也聽說,表面看似風光的他,並不如外界所以為的富裕,生活上也有其困頓之處。
 

有次,一個音樂界的朋友不小心犯了李敖的大忌,未經其同意就取用了他的作品,朋友自知理虧,想到要面對一場免不了的難搞官司就頭皮發麻!朋友不知從那裡打聽到我和李敖有些交情,硬來拜託我做說客,無奈之下我只好受人之托打電話給李敖。
 

當電話彼端的他聽完我吞吞吐吐一陣開場白後,絲毫沒有猶豫,爽朗大笑地說「沒問題,就看在你大美女的面子上,我收他一塊錢當版稅吧!」此事出乎意料的就此了結,讓我也見識到李敖在面對朋友時的豪氣!
 

笑為翩翩君子,怒是暴跳金剛,愛時情真意切,恨時厲色疾言!無論世人如何看待他,生時的李敖,嬉笑怒駡皆成文章,一生特立獨行,不懼危言!我有幸曾於途中緣識如此奇人,追想過往點滴,感覺撥開萬千迷霧仍是霧,只見行者漸遠而去,但斯人不忘!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經作者授權後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