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想成為「東方瑞士」 先搞懂瑞士對台灣真正的啟示

藍弋丰 2018年04月23日 00:02:00

在主張台灣可以成為「東方瑞士」之前,或許應該先了解瑞士本尊的歷史。(湯森路透)

許多台灣政客總喜歡高談瑞士,稱要讓台灣成為「東方瑞士」,其想法認為瑞士是永久中立國,台灣只要成為「東方瑞士」就能不受外力侵略併吞。不過,瑞士在歷史上雖然長期保持自主性,但也並非真能完全不受外力入侵,在拿破崙戰爭期間曾遭法國攻入而亡國,直到拿破崙戰爭結束才因為拿破崙戰敗而復國。

 

在主張「東方瑞士」之前,或許先了解瑞士本尊的歷史才是正經。瑞士能長久保持獨立自主,絕不是靠著主張宣布中立。國家能存活,終究是靠著「鐵與錢」,以及國際大局的庇蔭。

 

瑞士的故事,起於聖格達山隘開通,瑞士成為貫通阿爾卑斯山脈南北商貿路線的重要關口,身為交通要衝,市場發達了起來,連同原本的畜牧業等舊有產業也受到經濟流通的影響而大為提升,這就是瑞士「鐵與錢」之中「錢」的來源,日後滅了瑞士的拿破崙,曾說過戰爭三要素是「錢錢錢」,正如華人的俗諺說「人是鐵飯是鋼,人是英雄錢是膽」,沒錢就沒有國防,也沒有膽氣,經濟終究是一切的基礎,瑞士若沒有位於商貿路線的地理商機,也不過就是一群普通的荒山野人,自由只靠天高皇帝遠,經不起外敵入侵。

 

瑞士的「鐵與錢」

 

這些瑞士山民為了解決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問題,例如山上的飲水如何分配等等,村民、市民需要常常集會討論,形成了凝聚力強的社群組織,為了自我保護,各社群都經常性的集合壯丁,訓練保家衛土的戰術戰技,團結就是力量,不僅社群內要團結,最好還跟其他人結盟,1291年,烏里、舒維茲、下瓦爾登三個邦,結為軍事防衛永久同盟,後代視為是瑞士建國的開始,雖然這三個邦只不過是如今瑞士的其中小小一部份而已。這樣的社群共識帶來的軍事凝聚力,就成為瑞士「鐵與錢」之中「鐵」的基礎。

 

1315年,瑞士鄉民們在戰場上初試啼聲,當時巴伐利亞大公路易四世(Duke Louis IV of Bavaria)和哈布斯堡家族的帥哥腓特烈(Frederick the Handsom)爭奪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位,舒維茲認為「國際形勢大好」,竟然主動挑釁,攻擊受哈布斯堡保護的修道院,以此行動表示自己的獨立自主,受到這樣的挑釁,帥哥腓特烈的親兄弟,奧地利大公李奧波德一世,率領9000人大軍前來要教訓瑞士鄉民,雙方在摩加登隘口交手,豈料,瑞士民兵僅僅1600人,卻善用地利優勢,以寡擊眾大破奧地利部隊,殘殺了奧軍2500人,這場大勝讓瑞士同盟取得實質上的獨立,周遭各邦陸續加入同盟。

 

各邦不僅脫離奧地利控制,甚至還反過來侵攻還屬於奧地利的地盤,奧地利忍無可忍,在1386年又揮軍攻向瑞士,打響森巴赫之役,這場戰役中,奧地利部隊不但再度遭到瑞士民兵以寡擊眾,再度蒙受慘重損失:陣亡1500人,連領軍的奧地利大公李奧波德三世本人都慘死戰場。

 

格拉盧斯眼見奧地利的軍事失敗,1388年宣布脫離哈布斯堡的統治獨立,奧地利不得不派出6500大軍前來,而瑞士同盟不過派了十幾人來助陣,格拉盧斯自己也不過僅有400人的部隊,豈料格拉盧斯先放空城計,再施以雪夜突襲,奧地利軍隊又慘遭大敗,狼狽撤退途中,大量士兵因為小橋崩斷而溺死,陣亡1700人,奧地利受此重創,只好跟瑞士同盟簽下7年和約,之後延長到20年。

 

由這段歷史的赫赫戰功可知,瑞士人的團結戰鬥力,加上善用天時地利的智慧,屢次確實的在戰場上重挫自稱為宗主國的奧地利,最終才迫使奧地利求和,可說是體現了「止戈為武」:也就是只有武力才能帶來和平。

 

摩加登隘口戰役的前因,則提示了我們瑞士之所以維持獨立的最重要因素:國際局勢。

 

不能沒有與大國抗衡的盟友 

 

在哈布斯堡家族尚未長期掌握神聖羅馬帝國帝位的年代,哈布斯堡往往是歷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最大競爭對手,於是歷任皇帝很樂於暗助瑞士來給這根眼中釘找麻煩,瑞士也趁著奧地利與歷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勢力糾纏不清、分身乏術時趁火打劫。最有名的例子就是1415年時,日後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盧森堡家族西格蒙德,唆使瑞士同盟向奧地利大公腓特烈四世宣戰,哈布斯堡家族的龍興之地,哈布斯堡所在地阿爾高,竟然橫遭瑞士奪去,從此成為瑞士的領土。

 

然而,當哈布斯堡的腓特烈三世於1440年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此後神聖羅馬帝國落入哈布斯堡王朝手中,瑞士藉由奧地利與皇帝之間的矛盾得益的戰略空間從此失效。瑞士立即遇上麻煩。

 

1438年,瑞士同盟發生內鬨,由於領地爭議問題,使得蘇黎世與舒維茲、格拉盧斯鬧翻,瑞士同盟於1440年開除蘇黎世,雙方打起了舊蘇黎世戰爭,蘇黎世於是和瑞士的長年死對頭,如今已經當上皇帝的哈布斯堡腓特烈三世結盟,腓特烈三世再找上了剛打完百年戰爭,暫時騰出時間能插手國際事務的法國國王查理七世結盟,法軍調出 4 萬大軍開進瑞士,在巴賽爾附近,以伯恩為主的1500人竟然不要命的迎戰,這場比爾斯河上的聖雅各橋戰役,瑞士不再能以寡擊眾,而是全軍覆沒,但也給法軍帶來2000人的損失,法軍隨後談和撤軍,瑞士同盟也於1446年與蘇黎世和談,1450年蘇黎世重新加入瑞士同盟。

 

這場戰役顯示瑞士民兵再怎樣以寡擊眾也有個極限,更重要的是,顯示瑞士在國際局勢中沒有與大國抗衡的盟友時,會陷入何種風險。

 

幸好局勢很快再度轉變為對瑞士有利,百年戰爭中坐大的勃艮地,不僅是法國的眼中釘,也成為奧地利的重要威脅,於是原本和瑞士爭執宗主問題的奧地利,為了對付勃艮地,竟然與瑞士結盟,打起勃艮地戰爭,瑞士在三場決戰中徹底挫敗勃艮地勢力,在最後一場南錫會戰中,勃艮地公爵莽夫查理本人都命喪瑞士民兵之手,使得勃艮地遭法國與哈布斯堡瓜分而滅亡,法、奧因為分贓不均大打出手,直到1493年雙方簽訂桑利斯和約,爭執才告一段落。

 

瑞士局勢不斷變化

 

當法奧休兵,瑞士再度面臨挑戰,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連一世趁難得的空檔挑起史瓦比亞戰爭,在多納克戰役中,瑞士再度可歌可泣的以6000人對戰16000大軍,最終雙方都承受重大傷亡下,瑞士擊敗了神聖羅馬帝國軍。由於這時馬克西米連一世一邊又涉入義大利戰爭中與法國爭鋒,另一方面,匈牙利的馬嘉斯王,自1466年起停止對土耳其作戰,專心回頭對付哈布斯堡,馬克西米連一世無法分出太多心力對付瑞士,在戰敗之下只好放棄、談和。

 

義大利戰爭一路斷斷續續打到1559年,法國與神聖羅馬帝國在其中偶有同盟,但大多數處於敵對狀態,義大利戰爭結束後,兩國的爭鋒因法國陷入宗教戰爭內戰停手了30幾年,但當法國從宗教戰爭中恢復過來,立即對哈布斯堡掀起了30年戰爭(1618-1648),最終法國勝出,重重打擊哈布斯堡的霸權。

 

另一方面,奧地利在東方的對手匈牙利,在1526年的摩哈赤戰役中大敗後慘遭瓜分,奧地利乍看得利,但是,失去匈牙利為屏障,奧地利反而要直接面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侵略壓力,很快發現得不償失,1529年土耳其兵圍維也納,此後奧地利哈布斯堡在東方面對鄂圖曼土耳其,雙方纏鬥150年,直到1683年的第二次維也納圍城戰,才算是永久逐退了土耳其對歐洲的野心。

 

奧地利哈布斯堡在兩面夾擊下江河日下,瑞士在有利的國際情勢下悠游其間,不用再辛苦防衛自己,還有餘裕向全歐洲輸出傭兵,身為傭兵來源國的這點,本身也成為瑞士的籌碼,30年戰爭時全歐大戰,瑞士同盟本身沒有捲入戰爭(瑞士如今所包括的格勞賓登州有受到戰爭相當影響,但當時尚未是瑞士同盟的一部分),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交戰雙方都仰賴瑞士傭兵,絕不想讓瑞士落入敵手,瑞士沒有受戰亂之禍,還得到戰勝的好處,1648年30年戰爭結束,在西伐利亞條約中,法國為了削弱奧地利,讓瑞士得到奧地利承認獨立,並且確認為中立國。

 

30年戰爭後法國成為歐陸新強權,瑞士的死對頭哈布斯堡衰弱,瑞士從此就高枕無憂了?可沒那麼美好,雖然瑞士暫時沒有立即的外患威脅,戰後的經濟動盪卻使得瑞士爆發起義革命,瑞士人自相殘殺;另一方面,在國際上,少了奧地利的抗衡,法國對瑞士的態度也從大力支持轉而逐漸蠻橫。瑞士過去引以為傲的軍事武力,則在歐洲軍事科技快速進步下逐漸落伍,以前在戰場上真能發揮決定性戰鬥力的瑞士傭兵,逐漸成為儀式性衛隊,如法國王室的禁衛隊。

 

當法國大革命後拿破崙崛起橫掃義大利,瑞士頓時陷入風雨飄搖,瑞士這下子不僅沒有可與法國抗衡的鄰國強權,內部也不團結,深受啟蒙時代思潮影響的瑞士人民爆發許多革命,響應法國的共和國體制,無數法語區民眾成了「瑞奸」協助法軍進犯;瑞士的軍事力量也大不如前,曾經瑞士能一再以寡敵眾擊退奧地利大軍,如今卻變得不堪一擊,在法軍的人數優勢壓迫下分崩離析。法國佔領全瑞士,成立中央集權的傀儡政權瑞士共和國,瑞士各邦的獨立自主淪喪,中立也成了一場空。

 

瑞士對台灣真正的啟示

 

許多台灣「東方瑞士」主張者,往往有意無意的忘記瑞士在歷史上並沒有「永久中立」,而是曾經慘遭法國侵略佔領控制,雖然1803年拿破崙恢復瑞士邦聯,但直到拿破崙戰爭結束,瑞士在維也納會議之後才真正重新獨立自主。

 

徒主張與口號不足以自行,當瑞士受到國際情勢庇蔭,輔以內部團結、軍事戰鬥力強大的時候,就算沒有宣布中立,也一樣能從強權手中取得獨立自主地位;但當國際強權失去制衡,內部分裂、軍事戰鬥力不再,就算國際條約上明訂是中立國,照樣慘遭侵門踏戶。

 

國際局勢固然要靠點運氣,內部團結與軍事能力,則是可自我掌握,至於妄想靠主張與條約就能成事,瑞士的歷史給了我們最好的啟示,那就是:沒有實力,沒人會理會你的主張,而人類歷史上的條約,大多都是用來撕毀用的。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台灣世代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

 

【延伸閱讀】

●藍弋丰專欄:台灣人當中國領導-當心拿破崙 史達林 希特勒詛咒

●藍弋丰專欄:中國掀起全球廢紙大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