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專欄:運輸業過勞 是要賠上多少社會成本才能喚醒主政者良知

王乾任 2018年04月26日 00:00:00

過勞駕駛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是彼此家庭的破碎。(圖片取自公視新聞)

日前聯全通運貨車司機在國道上撞死警察一事,引發媒體與輿論的強烈關切。

 

事件曝光後,媒體雖然把焦點放在國道警察值行危險勤務只有5000元加給和同仁不捨等部分,但仍有一些眼尖的民眾發現,肇事原因極有可能是貨運司機過勞。後來駕駛的妻子也出面證實,自己的先生身體不適卻還是幫人代班。

 

不多久又有新聞踢爆,肇事司機已經連續執勤22天,嚴重反勞基法。

 

雖然該公司被重罰300萬,但我們都知道,系統的崩壞才是造成此一不幸事故的真正元凶,而擁有資源分配與建立制度權力的主事者又是默許此一制度崩壞惡化發臭的關鍵。

 

說來可悲也彷彿無聲控訴,勞基法修惡過關後,有越來越多交通事故的肇事原因指向疲勞駕駛,一追查統計數字才發現,過勞導致的車禍事故數量與嚴重度都遠超過為民眾痛恨的酒駕肇事。

 

然而,即便一樁又一樁的不幸悲劇擺在主事者面前,我們的政府官員似乎仍然一廂情願地相交通運輸類的業者會自律,相信這些只是少數例外。

 

我自己經常都是搭乘大眾運輸系統移動,常常在深夜末班車上聽到一些客運司機大哥和熟客聊起自己的排班狀況,無法正常休假基本是常態,就連生病都沒辦法請假,只能找空檔去看醫生拿藥然後繼續值班。搭計程車時,偶爾聽起司機大哥說起自己以超高長工時換取收入時,擔心起這樣不健康的勞動狀況對其身體的傷害以及開車時可能出現的風險。

 

再想到跑在台灣各地大街小巷的貨運與客運司機都同樣嚴重過勞,就不難理解為何台灣的車禍事故始終難以有效控制。

 

其實,過勞的司機何止交通運輸業的司機,還有許許多多身處過勞環境的勞動者。這些人在駕駛交通工具移動時也都同樣有疲勞駕駛導致事故的風險存在。 而我們都知道,目前的台灣,已經陷入各領域全面過勞,甚至被人稱為過勞之島的情況。

 

再者過勞不單只是工作時,回家後也仍有讓人疲憊不堪的家事等著。年青夫妻要照顧年幼子女,壯年夫妻可能得輪班照顧年邁父母,無日無休,難以喘息。 長年無法喘息的生活型態,對身心靈都是極大的壓力和傷害,也會連帶影響當事人的認知判斷與專注力,造成無法思考長遠之事的隧道視野事小,讓自己陷入可能發生的各種事故風險事大。

 

最可悲的是,大家都明知過勞會傷害勞動者的健康,也知道社會因為過勞事故增加造成社會成本支出的提高,危及社會秩序與人身安全,政府卻掩面不看,大談道德與倫理自律,希望企業能夠自律,從法規面直接幫企業開各種方便剝削勞動力的後門,讓原本就處於過勞的弱勢勞工淪為更加弱勢。

 

各種過勞導致的狀況中,又以運輸業的社會影響面最為嚴重。其他過勞充其量可能就是自己出狀況,運輸業出沒大街小巷,隨時出沒在你我身邊。即便你只是將車子停靠在路邊,即便你自己是遵守交通規則的駕駛,也完全無法預期馬路上其他的駕駛人是否是安全可信任的?過勞駕駛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是兩個家庭的破碎。

 

當初政府打算在工時彈性上讓步時,便有聽說背後推動最用力的產業是運輸業。運輸業從業人員的過勞低薪和勞動條件惡劣,終將化成一次又一次的車禍事故,釀成更多無辜人命的傷亡,而這每一起過勞車禍事故的傷亡都是對主事者默許過勞勞動環境存在甚至以法規背書的控訴。

究竟台灣要付出多少社會成本,到底要死多少人毀掉多少家庭,才能喚醒主事者的良知,從嚴規範運輸業乃至各行各業的勞動條件,不讓台灣淪為過勞之島,不讓過勞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

 

【延伸閱讀】

●盧郁佳:勞基法是勞工的刀 黨紀是黨主席的槍

●投書:新勞基法賦予勞工更多選擇權的悖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