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的抉擇】為核武「勒緊腰帶」24年 如今棄核卻是經濟救星

仇佩芬羅佳蓉 2018年06月11日 15:20:00

外界一向認定,北朝鮮領導當局犧牲經濟發展,滿足發展核武以鞏固政權的私心,是人民長期陷於貧困的主要原因。但北朝鮮人相信,犧牲個人物質生活是保衛國家必然的選擇。(攝影:羅佳蓉)

從順安機場進入平壤市區,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駛出不亞於任何新興城市機場的建築,不到幾分鐘就會看到公路兩旁有成群農民,佝僂著腰在田裡除草。乍一看只覺得這片牧歌式風景純樸美好,仔細想來才會意識到仍然以大量人力取代機械,在如今的世代顯得多麼異樣。這幅現在只能在黑白紀錄片裡才會看到的景象,因為染上現實的色彩,有了超現實的衝擊。

 

外界一向認定,北朝鮮領導當局犧牲經濟發展,滿足發展核武以鞏固政權的私心,是人民長期陷於貧困的主要原因。但北朝鮮人相信,犧牲個人物質生活換來國家武裝力量的壯大,是為了保衛國家必然的選擇;1994年開始的「苦難的行軍」,就是歷史的明證。

 

從順安機場進入平壤市區,只要半個小時的車程。駛出不亞於任何新興城市機場的建築,不到幾分鐘就會看到公路兩旁有成群農民,佝僂著腰在田裡除草。(攝影:羅佳蓉)

 

 

挾核自重24年 讓「貧窮」反噬金氏政權

 

1994年7月,第一代領導人金日成驟逝。北朝鮮盛傳,美國預言北朝鮮失去領導人,3天之內必將崩潰,「但我們撐過了3天、3個月、3年,絲毫沒有崩潰」。接班的金正日下令全國人民「勒緊腰帶」,將財政全數投入國防,在美國的虎視眈眈之下發展自主武力。儘管北朝鮮人也不得不承認,「那段時間餓死的人真的很多」,但他們堅信,那段舉國「勒緊腰帶」的歲月,是「愛國主義的表現」,更為後來國家研發飛彈及核子武器奠定了基礎。

 

北朝鮮的武力確實逐漸在累積之中,金氏政權信仰的核子武器,也未曾因為國際的壓制而減緩發展力道。隨著北朝鮮陸續發佈飛彈試射成功的消息,平壤當局對國際社會的挑釁言詞,為北朝鮮引來更嚴厲的經濟制裁。

 

藉由密集的飛彈試射行動,金正恩或許鞏固了在黨內和國內的地位,但經濟困境卻正蠶食著他的政權,政策轉軌變成不得不然的選擇。距離北朝鮮熱烈慶祝「火星—15」洲際彈道飛彈試射成功不到半年時間,金正恩在第七屆三中全會上宣佈,北朝鮮人民「勒緊腰帶艱苦奮鬥的鬥爭圓滿結束」,承諾朝鮮將停止核試、不主動使用核武,集中一切力量「建設社會主義經濟,提高人民生活」。

 

由北朝鮮發行的「火星—15」紀念郵票。(攝影:仇佩芬)

 

北朝鮮人民或許一時間還無法充分理解,這個重大宣示將如何改變東北亞地緣政治面貌,又將如何改變自己國家的命運;然而僅是從第三代領導人金正恩接班之後,街頭的大型標語已經從前兩代領導人時代強調對外鬥爭,改為以經濟發展為訴求,便能察覺出這個未曾經歷戰爭的領導人,已經意識到敵人的真正面貌,正隱藏在人民日常生活之中。

 

就在國際媒體團前往豐溪里見證平壤當局炸毀核驗場的同時,北朝鮮媒體報導金正恩視察元山濱海旅遊區建設,隨後又釋出他為經濟改革受挫而落淚的畫面,足以說明他正在試圖說服當年曾為國防「勒緊腰帶」的人民,接受他放棄核武而挽救經濟頹勢的選擇。

 

 

經濟開放 將衝擊北朝鮮人民三觀

 

不過就算承認北朝鮮的經濟情況確實不佳,北朝鮮人依舊為自己生在「不知醫藥費為何物」的國家而自豪。生活在北朝鮮,才能真正意識到所謂「計劃經濟」,極致表現就是人的一生,從出生、就學、就業,甚至參加政治活動的時間表,都已經由國家依政策做好「計劃」。北朝鮮義務教育是12年,小學5年、初中3年、高中3年,再加專長教育1年,學費由國家支付。

 

北朝鮮當局指定外賓觀摩教育處所之一的康盤石中學,穿堂牆上掛著已故領導人金日成和金正日,與象徵國家棟樑的孩子們快樂相處的畫像。(攝影:羅佳蓉)

 

高中畢業後可以依志願報考大學,30%的錄取率足以羡煞週邊國家年輕人;不唸大學可以選擇就讀專業學院、參加工作(就業),或是從軍,無論是哪一種選項,依意願申請之後,同樣由國家分配。

 

一個人、一個身份或職業、一個隸屬於這個身份的生活配給,每個個體都隸屬於「組織」,北朝鮮人用「我們沒有失業者」這句話來讚揚社會主義的優點,卻同時也對第三代領導人逐漸放寬個人收入比例的彈性懷有一絲期待。而這樣的期待,或許是北朝鮮經濟轉軌的契機,卻也是平壤當局維繫政權穩定的風險。

 

北朝鮮人用「我們沒有失業者」這句話來讚揚社會主義的優點,卻同時也對第三代領導人逐漸放寬個人收入比例的彈性懷有一絲期待;圖為金日成故居的解說員,向遊客說明金日成出身的故事。(攝影:羅佳蓉)

 

平壤主要街道旁,還留著幾個月前祝賀第七屆三中全會成功的標語。在這場大會上,金正恩親自叫停了祖父和父親發展核武的雄心壯志,以接受國際要求為代價,換取發展經濟的空間。

 

平壤主要街道旁,還留著祝賀第七屆三中全會成功的標語。(攝影:羅佳蓉)

 

這個曾經在國外生活、親身體會現代經濟滋味的年輕領導人,不會不明白市場經濟將對這個國家以及自己的政權,帶來何種難以預料的衝擊。面對當年全國人民犧牲經濟換來的武裝力量,如今金正恩所能做的,只有在極為有限的選項中,選擇了中國式的改革開放做為經濟改革手段,而以南韓及美國的背書,做為金氏政權的安全閥。

 

 

【朝鮮的抉擇】
●南韓一曲〈阿里郎〉 讓北朝鮮走上談判桌
●革命情感化為政治牽絆 中國成朝美關係「第三者」
●要是金正恩成功了 咱們丹東可成了「第二個深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