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投敵還是詐降?  吳淼火「叛逃」事件45年後

陳怡杰 2018年08月22日 19:45:00

「吳淼火案」七O年代喧騰一時。(攝影:陳品佑)

「永遠忠誠」(Semper Fidelis)~海軍陸戰隊隊訓

 

車抵苗栗鄉間,下午兩點,黏膩溼熱,約定人潮來往的超商會面,一旁高中生暑假出遊談笑,吳淼火從身後接近,「是你嗎?」一雙手伸出緊握,掌力襲來渾厚紮實,「走這,邊聊」,言談簡短,仿若交辦命令,戴著墨鏡、鴨舌帽,外裝處處小心,反而讓人多注意一點。

 

住在火車站旁不遠破敗大樓,老婆、小孩剛回上海,他目前獨居。

 

一樓入門時,一隻黑狗懶洋洋霸著電梯口不走,吳淼火右腳一個收膝出腿,電光石火,就差「三秒離開視線」沒出口,震得黑狗啞呼一聲,怯生生回望一眼,闇然跺步離去。

 

吳淼火軍職經歷曲折。(攝影:陳品佑)

 

定神才見他頭頂帽子寫著「中華跆拳道九段協會」,「我是1967 年海軍陸戰隊士官班跆拳道第一期,同期有陳秋華(前約旦跆拳道國家隊總教練)、王源昌陳峰儒(1988年台灣跆拳道奧運隊總教練)。」氣聲短促,談話簡潔有力,吳淼火曾是台灣兩棲偵搜隊最強的「水鬼」(熟稔水性的蛙人),1998年遭海軍陸戰隊軍事法庭以「敵前叛逃罪」判刑五年,關押台南軍事監獄服刑兩年半,2001年假釋出獄,現以園藝工程維生。

 

十多年前媒體報導,他出獄工作不順,一度倚拾荒餬口,進過清潔隊、台鐵、高鐵等處打工,都做不滿三個月離職,「剛出來很難找事,到哪工作,調查局、派出所就過去多嘴,不想你有經濟收入,體制內工作會來,我打工總可以吧?」現在披草皮、步道、割草等工程,他當操課訓練,一天幹十小時也不累,年近七十仍精神矍鑠,雙目燦然生光。

 

脫台者

 

1974年,林毅夫還有一年才自陸軍官校畢業,蔣介石剛續任第五任總統兩年,美國再過五年才和台灣斷交,美軍仍在台灣駐防,桃園國際機場剛要動工

 

三月天正午12點,吳淼火自駐地烏坵駕駛M2-1快艇、攜帶A4輕機槍(子彈兩百四十發)、四五手槍(子彈十八發)、水手刀各一支與蛙鞋四雙,登陸中國福建南日島「叛逃」投共,霎時對岸傳來「吳淼火起義來歸」廣播放送回烏坵,連播一周,消息傳回台灣本島,戒嚴時期,舉國譁然。

 

1972年22歲吳淼火奉命外派馬祖、太平島等前線離島。(攝影:陳品佑)

 

「我一到中國,第一天在南日島,第二天帶到福州,兩千人聚集歡迎」,帶到福州市「招待」那四個月有觀察期意味,吳淼火住在福建省委宿舍「湯井巷」(前福州軍區司令韓先楚招待所)裡,該處也是當時中國受難將軍避風港,羅瑞卿(前解放軍總參謀長)、陳再道(前福州軍區副司令)皆曾軟禁於此,吳淼火就和張愛萍當過「鄰居」兩個月。

 

「投誠」觀察期

 

「他是一江山、大陳島名役指揮官,人沒官樣,台灣軍校教育我『中共黨員呲牙裂嘴』,那時印象有點不同」,張愛萍曾是中國「兩彈一星」(原子彈、導彈與人造衛星)計畫負責人,吳淼火「叛逃」的1974年,正值張愛萍主導三次洲際導彈試驗失敗,受嚴厲批鬥,身陷囹圄六年之期。

 

當時一天到晚都有各省解放軍長官找吳淼火問事,之後他巡迴中國一個月下放地方,本想留在福建,遭當局拒絕,「說那是前線…一切都套好了。」

 

吳淼火曾任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攝影:陳品佑)

 

一開始「過去」中國,吳淼火甚被禮遇,但一年後首度被監禁,態度丕變一度令他不解,「安排我住江西,連到江西省台辦說想去北京找葉劍英(時中國國防部長),他們以為我要逃回台灣。」吳淼火與葉劍英在下放地方前刻見過面,一個苗栗客家人,一個廣東梅縣客家人,兩人用客語溝通格外親切,「葉劍英有名隨扈老家在湄洲島,烏坵以前跟湄洲島來往密切,共通話題很多」,彼時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葉劍英忠告吳淼火三點,「現在地方很亂,第一注意安全,第二不要頂撞公安,第三有問題到北京找我。」

 

轉居江西南昌

 

「定居江西南昌也是當局安排,到福州接應我的就是南昌人,一說他來自江西省台辦,我就有底」,中共曾在1927年8月從南昌發動對國民黨的清黨政策,中國史料以「南昌起義」為稱,臨近的井岡山也曾創立中共領導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安排「投奔祖國」的吳淼火定居革命根據地南昌,是隱喻也是明義。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攝影:陳品佑)

 

吳淼火1950年出生苗栗,同年出生的另有郭台銘、陳水扁,對台灣歷史影響深遠的三人當然際遇炯異,「我爸生了七個小孩,父母種田維生,我念軍校純粹經濟考量。」苗栗大湖國中畢業後,他第一年投考龍潭陸軍專科學校,因身高不到140公分被拒入學。隔年15歲身形抽高一點,改考左營海軍陸戰隊學校士官班第一期,一度又以身高問題遭拒,他自薦「我會長高」才獲留下。

 

軍校兩三事

 

一進士校被外省學長打罵,「我入伍兩個月,新訓中心接中山室槍哨時,一個山東學長用M1步槍托狠搥我胸口,六十年過去,現在身上還有傷」,他回憶那時台灣軍方「省籍」成見極重,「我告訴自己要變強,進入兩棲偵搜隊當軍官,沒想到強過頭,國家找上門出任務,最後沒人相信,一生就這樣。」

 

下部隊放假,吳淼火兼做高雄藍寶石歌廳保鑣,「歌廳董事長舅子跟我士校同梯,有次我曾和鄧麗君一起游泳。」

 

吳淼火為海軍陸戰隊學校士官班第一期。(攝影:陳品佑)

 

士校開始,吳淼火力拼學科、戰技、體能名列前茅,「射擊、手槍、十公里游泳等全是第一名,陸戰隊兩棲偵搜營是台灣最優秀部隊,我是最強的水鬼」,在陸戰隊十三期,他小名「海道」由當時陸戰隊副司令高王玨命名,讚他極諳水性,「前線任務都選我出任,離島隨時可能開戰,比如南沙群島對越南。」

 

曾駐紮馬祖、太平島、澎湖、烏坵,他解釋最後一次被派去烏坵時,島上本有反共救國軍,部分成員有重刑犯背景,內部管控出現問題才由海陸接管,「1973年陸戰隊司令選我過去,原定派駐一年、1974年七月升任上尉就要退伍」,1974年三月「叛逃」發生,人生驟變。

 

你去烏坵「一下」

 

「1973年我是台北千人蛙人操表演教官,在左營軍區跟訓練官正在帶兩棲偵搜大隊操課,司令部緊急命令,要我到烏坵一下,毫無預警」,「不答應不行,不說太多,總之表現不好不是(被外省學長不當管教)、表現好也不是(被挑中出任務),1998年回台時,身扛十八條罪。」

 

吳淼火24歲在烏坵當中尉偵查組長時,曾與一名年近同歲女友交往,「事件發生時,她懷孕三個月,女友日後轉知,我一離境軍醫就強迫她墮胎,太殘忍」,女孩是他在台灣認識,但那是離島還有八三一(軍妓妓院,1992年取消)的年代,他如何獲准攜眷登島,聞此,吳淼火顯露陰沉一笑,「我是老大。」

 

烏坵至今仍是國內唯一轄屬軍事管制區鄉鎮,物資補給只靠一個月兩班軍船支應。(攝影:葉信菉)

 

一場叛逃,兩種解讀

 

哥哥吳雲興20年前為弟弟舉證,吳淼火從烏坵「叛逃」前一周曾返台,稱與因健康不佳鮮少露面的蔣介石總統會面,受命秘密任務,可能因此受高層默許,獲得連烏坵指揮官都沒有的「攜眷登島」特權,向他求證,吳淼火一句「不談這些」,轉頭就去廁所。

 

此說當然未獲官方證實,但家人有「投共」黑資料,哥哥吳雲興、弟弟吳建忠當時正於海軍陸戰隊服三年義務役,卻如常擔任兩棲偵蒐連軍官平安退伍,也許可做些微佐證,「哥哥入伍時,我剛升少尉排長,曾去龍泉營區看他,我的背景有沒有對他們從軍造成困擾?不會,只是我的問題還沒解密。」

 

出獄後回苗栗老家,吳淼火和老友、軍中同袍來往順利,大家不會忌諱背景拒絕往來,「他們覺得我敢過去有種,問題在我去是死,不去也是死;完成任務是死,不完成任務也是死」,「那你完成任務了嗎?」吳淼火一嘆,「活著,就是沒完成,我沒辦法完成,一達成任務就沒命。」

 

完成任務是死,不完成任務也是死。」(攝影:陳品佑)

 

黨就是法

 

他在中國因為「反革命」曾被判兩個死刑,,「1974年過去,隔年毛澤東還在,當局說我越境最後判勞改四年,其實只是到越南旅遊,我循正當管道出境,但公安怎麼寫由他,本來要槍斃,槍口下存活只因毛澤東一句『可殺可不殺,那不要殺,因為是台籍軍官,以後統一戰線會有作用』救了。」

 

吳淼火在中國獲有軍職,「一去就是副團級幹部(介於少校和中校),回台前軍階大校(介於少將和上校),如果留在中國,今天起碼副司令」,他的海軍陸戰隊背景曾被看上準備力用。

 

1957年中國中央軍委一度撤銷海軍陸戰師,1978年鄧小平上台,一年後為南海快速部署任務,決定重組中國海軍陸戰隊,找上吳淼火協訓,「總政治部派人到江西南昌找我帶隊成軍,但我不知道上戰場,槍桿子要對誰,我是台灣人,怎麼解放台灣?謀可能的代誌」,「當然不是直接拒絕,那個年代在對岸,不想死就靠腦子,靈活一點。」

 

吳淼火習性小心翼翼。(攝影:陳品佑)

 

不受控的歸降者

 

如今口語輕鬆,但一想當年,他憶就是生死邊緣,「不給你過得舒服,也不讓你痛苦,自己掌握幅度,呵呵呵,咳咳」,他笑到咳起來。站在對岸角度,吳淼火是不太受控的「歸降者」,不僅在中國不乖、曾因越境遭逮,他還跑日本一趟非法滯留四年也全身而退,「當局一直不信我,接觸不到什麼訊息,也許抓我沒意義。」

 

1990年他去日本,本來只拿三個月簽證,探完遠嫁當地的妹妹就要返回中國,臨時決定滯留,「打黑工,先去我妹朋友開的工務店學技術,後賴建築維生,一天工資160美元,賺的錢都寄回中國,一待四年,期間插花當過耶和華見證人。」去日本前,他在中國化工廠任職助理工程師,已婚育有子女,「小孩留中國,我寄錢回去,老婆也支持,那時中國經濟不好,錢多才好用」,化工廠也是當局指派工作,「1994年回去前,薪資照發,在日本賺的錢還寄回化工廠買設備,後來當到廠長。」

 

吳淼火1989年任職南昌化工設備廠工程師證。(攝影:陳品佑)

 

1998年究竟為何突然回台灣?吳淼火稱,「那是一氣之下,當局堅稱我是國民黨派去的特務,說我假投誠,我想,那我回來還給國民黨,總沒問題?」除了1975年3月卻因「企圖越境」遭捕,被依反革命罪拘禁至1979年5月;吳淼火1985年1月,又被查獲與國民黨間接聯繫而入獄,該年九月出獄後返江西南昌定居,4年後持中國護照以「返鄉探親」名義,經由香港入境桃園機場,終於重返台灣土地。

 

睽違25年返台

 

1998年3月27日返台,4月8日前往苗栗公館辦流動戶口時,遭大湖分局警員查獲仍通緝在案,隔日下午苗栗憲兵隊前往公館鄉吳家,睽違二十五年回家,吳淼火僅享天倫之樂十二天,就被以「叛逃」罪名拘捕、依「敵前攜械逃亡」罪起訴。同年8月,海軍陸戰隊軍事法庭審理終結,宣判吳淼火有期徒刑五年。

 

「我有自信我死不了,當然敢回來,但又什麼都不能講,那時還沒政黨輪替,很黑,以投敵叛國罪嫌被關押軍事監獄,我一句話也沒吐實,一講穩死獄中」,「國家希望我回來很久,我爸對我喊話純粹被慫恿,是陷阱線我也明白」,他說算過刑期,「就算死刑,最多判十年;結果判我無期徒刑,且因犯罪時間在1975年4月16日前,合乎1975年(編按:減刑原因為悼念前總統蔣介石同年死亡)、1988年(編按:減刑原因為悼念前總統蔣經國同年死亡)兩次犯罪減刑條例,可減刑二分之一,最後判五年有期徒刑,那就關吧。」

 

吳淼火1998年遭海軍陸戰隊軍事法庭以「敵前叛逃罪」判刑五年,關押台南軍事監獄服刑兩年半後出獄。(翻攝1998年8月25日《中央日報》)

 

後來吳淼火兩年半就出獄,他稱原定關兩年,「只是2000年逢總統大選,國家怕我出獄,投誠案被大做選舉文章,多關我半年」,自認前半生就這樣國家呼來應去,「我這輩子沒談過戀愛,卻跟兩個女人有過小孩,都是被安排的。那時在烏坵為我懷孕的女友,後來嫁給高雄一名海軍中校,我們彼此都被安排,命運註定,沒用的。」

 

反正我是信了

 

他在中國唯一改變的是深信共產主義為上,2001年出獄後,和王老養奔走籌組台灣共產黨,也令父親吳阿信不悅,「他黨國意識重,其實本不希望我回家,就因我是共產黨員。」20年前在媒體大力奔走為兒子喊冤的吳阿信前幾年去世,財產獨只吳淼火沒份繼承,「後來跟家裡鬧翻,房子也不准我住,現在大樓這兒由朋友介紹改居,前幾年和高雄朋友到深圳做經貿生意,幸好有點存款。」

 

回想軍校幾年,吳淼火承認那時對「共產」沒概念,「只教我們反共抗俄、殺朱拔毛,但目的意義,十七歲小夥子誰懂?」中國走一遭,共產黨曾令他不解,1974年「叛逃」抵中時,逢文化大革命「批林(林彪)批孔(孔子)運動」正盛,吳淼火在江西街上發言,「孔聖兩千年來沒人批,你們批他幹什麼?我持保留意見」,他馬上被掛牌,要求站上板凳被包圍批鬥,「我就在台上一直笑,當年批成這樣,現在卻在全球設立孔子學院當交流窗口,太矛盾。」

 

吳淼火起草《台灣共產黨宣言》。(攝影:陳品佑)

 

吳淼火不解的另有國民黨。

 

厲害了我的國

 

出獄三年,2005年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帶隊赴中「破冰之旅」,「比對當年,這是投共還是破冰那我呢,還是投共嗎?」時移勢轉,政治情勢變化,一代又一代犧牲者最後不知自己作為是對或錯,「是國家錯了,還是我錯了?

 

「…灘頭作戰勇無敵、反共聖戰立首功,陸戰健兒永忠誠、保國衛民誓精忠,為海軍收戰果、為陸軍作先鋒,戰鬥的陸戰隊,萬世雄風」~海軍陸戰隊歌〈戰鬥的陸戰隊〉

 

吳淼火不平,當年誰叫他們反共復國?結果今天主張「一中各表」,主喊兩岸一家親,大老搶當兩岸買辦,價值觀錯亂,「以前共產黨罵國民黨反動派,諷名國匪、蔣幫,現在兩邊在一塊,對當年我們這種反共份子,情何以堪?」,「這邊(台灣)說我投敵叛國,那邊(中國)講我一級特務,一生兩邊不是人。我受反共思想茁長,國家會賠償我嗎?反共教育由誰主張,而今叫最響的跑最快,誰才是真正投敵叛國?」

 

吳淼火霎的停口,「說真的,你們沒有受過牢固的反共教育,我對牛彈琴,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而反什麼共,我自己後來真的搞不清楚。」在中國二十年,他一直沒升官,「後來認我假投誠,到我返台前都是。其實第二次被捕時,一名公安不慎脫口斥我,從1974年一進南日島,早已被當一級特務看待。至於為什麼留我這條命,沒觸動神經吧…」,他言語閃避,起身走了屋內一遭,「要不要喝酒?」

 

「我還是投共嗎?」(攝影:陳品佑)

 

吳淼火事件後,1979年5月16日上尉連長林毅夫由金門叛逃至中國、1981年8月8日第五聯隊飛行考核官少校黃植誠駕駛F-5戰鬥機投奔中國、1989年2月11日台東737聯隊第7飛行大隊44中隊輔導長林賢順中校、2002年9月陸軍飛彈指揮部中尉輔導長王宜宏…兩岸史料尤其將前後四年投共的吳淼火、林毅夫兩案並論,吳淼火1998年返台遭捕時,也影響4年後亟欲返台奔父喪的林毅夫(最後由妻子陳雲英代返宜蘭奔喪)。

 

隨著冷戰結束,台灣、中國對如此特殊諜戰表面宣布停戰,除了解放軍1988年宣佈停止執行駕機起義蔣軍空軍人員的獎勵規定》和《對駕艦、艇起義蔣軍海軍人員的獎勵規定》(1962年頒布);台灣廢止《對匪陸海空軍重賞招降辦法》, 1989年9月駕機降落金門尚義機場的解放軍空軍航空兵49師145團2大隊飛行中尉蔣文浩,成為最後一位領取獎金的「反共義士」,此稱成為絕響。

 

黎明灘頭男兒漢,百鍊成鋼傲山河」為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專長班合格關卡「天堂路」標語,吳淼火將其貼予外派離島影像紀念。(吳淼火提供)

 

回台20年後,詢問吳淼火究竟是否值得,尤其對比晚他五年後投奔對岸的林毅夫,曾一度高居前中國總理朱鎔基智囊、世界銀行行長等要職,曾和林毅夫會面的吳淼火沉思脫口,「個性和脾氣,造成一生政治成敗。」

 

身為兩岸分治下,邊緣人物「兩頭不是人」真實寫照,在歷史夾縫中生存,吳淼火對「共產」概念已經變體,他在臉書寫道:

「…我認為兩岸都是中華民族,沒有必要再讓子孫受到我們那個年代的痛苦和無奈我是台灣共產黨黨員、共產國際成員,我不是中國黨員…唯有中華民族的復興、富強,全世界的中華兒女才能存在於榮耀與自豪與世共存。」

 

統、獨之外

 

他認為台灣早不存在問題,「1950年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敗,中華民國民存實亡;1971年退出聯合國,國際空間日薄西山」,他的理念中,統獨問題已成歷史,台灣可以走另一條路,「不統不獨也不維持現狀,讓台灣變成非軍事區」,在兩岸都任過軍職的他,掌握中國若真要武力統一台灣,「七天不可能,台灣沒那麼弱,但兩個月內拿下,應該沒問題。」

 

吳淼火認統獨問題不再。(攝影:陳品佑)

 

出獄後吳淼火如常來往兩岸,未受哪國刁難,「我兩邊都有護照,台灣身分證國家給的,2001年7月一出獄寄到家裡給我,沒有身分證怎麼判我刑期」他認兩岸一家,但兩國分立卻在身上做出最佳例證。

 

只投民進黨

 

我們好奇他投過票嗎、支持哪一黨?曾堅稱受命黨國任務的他竟回「我不投國民黨,只投民進黨」,他出獄時逢陳水扁當選上任,讚社會型態、人民意識扭轉,感覺真的不賴,三一九槍擊案時,他人就在台南,「當時我是中華電信地下電纜工作人員,離槍擊案只隔兩公里,一聽槍聲,第一直覺『連任了』。」

 

兒女都知道父親背景,「太太跟我在苗栗住十幾年,最近回上海帶孫子,兒子從上海華東理工大學畢業,目前上海開店」,訪談間吳淼火一再稱「統獨問題五年內一定解決」,「你有做準備嗎?」,他大笑一聲,「準備什麼?獨立開戰我就回泰安老家躲,那兒有座防空洞,到時再說吧,搞不好明天我就死啦。」

 

吳淼火身持兩國護照。(攝影:陳品佑)

 

生死一瞬

 

語氣突然與他的悍將外表不符,「經歷這樣事件,人的生命是過一天算一天,誰都想多活一點,但別把自己看得太高級,生命是很賤的東西,靠自己維護」,腦海跑馬燈轉了一圈,回憶一生奔波兩岸,最為生死一線的片刻,吳淼火眉頭微蹙,直聲應答「四十五年前,烏坵投奔南日島那一日。」

 

當天風力七級,北風吹得軍旗獵獵作響,海象惡劣,「都是命,我駕雙引擎快艇,海中載浮載沉,突然右邊馬達故障熄火,只剩左邊馬達運轉,就在一瞬間、零點幾秒,快艇一個側身剛好閃過一波大浪,如果兩個馬達都在動,我鐵定被浪捲進」,當然,對比之後四十五年「兩邊不是人」日子,浪口下的存活對他是福是禍實在說不準,「我成功登陸後,在福建聽《美國之音》廣播『台灣陸戰隊吳淼火投奔中國』,說我突破金氏紀錄,那起惡浪本該沒人過得了。」

 

吳淼火20年返台遭捕,中國海協會發函籲告應予人道待遇,後以「敵前攜械逃亡」罪嫌起訴。(翻攝1998年6月27日《中央日報》)

 

「叛逃」當日歷歷在目。(攝影:陳品佑)

 

水火人生

 

究竟是叛逃軍官敵後工作人員?吳淼火一路以「不能說的秘密」話題帶開,「但烏坵出發當天,正午空曠明亮,我一個亮晃晃目標在海上,哨兵怎不把我打沉。我投敵叛國?那種天氣豈會出發,凌晨闇夜無光更適合,且何不選擇鷺鶿嶼登陸,比南日島距離更近,我是兩棲偵搜營最強的偵查組長,怎會這樣判斷?」

 

68歲吳淼火談起童年記憶,口氣幽幽,「兩歲前我原名吳雲火,算命師評八字缺水缺火,父親改名吳淼火,但三水壓一火,起得來嗎?淼火淼火,火都被水滅了,一輩子哪有好進展?」烏坵海域那場惡浪,卻沒滅著他,也是那天,吳淼火人生自此岔路分向。

 

撰文:陳怡杰 攝影:陳品佑

 

烏坵嶼黃昏。(高丹華提供)

 

是國家錯了,還是我錯了?」(攝影:陳品佑)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