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那一年在台大 我總是望向陳文成的陳屍地點

鄧鴻源 2018年08月09日 07:00:00

陳文成在1981年7月3日被發現陳屍在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加害者與真相至今未明。(圖片摘自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台大數學系畢業校友陳文成在1981年7月3日被發現陳屍在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加害者與真相至今未明。幾年前,台大召開校務會議,台大學生會、台大研究生協會在會中提案,將陳文成事件的事發地點正式命名為「陳文成紀念廣場」,引發熱烈討論,最後通過,擬於今年開始進行。


 
那一年筆者剛考上台大物理研究所碩士班,所以記憶猶新。在課堂上,老師是不敢談,然而在私下師生聚餐時多少會說一些,大家都心照不宣。念研究所期間,我常在那棟陳文成學長跳樓的研究圖書館找資料,上下樓時總難免會瞄一下陳文成的陳屍地點,想像當時他墜樓後的狀態,從物理科學的角度看,當時警總說詞令人難以相信,可說是一派胡言。


 
當年卡內基美隆大學校長塞爾特(Richard Cyert)曾派統計系主任狄格魯教授(Morris DeGroot)陪同美國著名退休法醫魏契(Cyril Wecht)來台「驗屍」,確認:「陳文成是他殺下的犧牲者,他的死亡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被人由防火梯上拋下致死。」


 
他姊姊陳寶月去探視陳文成屍體時形容:「他兩隻手腕有被緊綁的痕跡,雙手和頸部都是刺洞,皮帶繫在胸前,大腿瘀青,背部有二十幾公分的裂痕,眼睛睜得大大的……」,可見他死前曾經遭受警總人員十分非人道刑求。關於這方面,也是政治受害者的施明雄先生,可是刻骨銘心。


 
陳文成命案發生至今天剛好37年,他出國只花三年就拿到美國密西根大學數學博士學位。他在美國求學、任教期間,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積極參加同鄉會、人權會,推動民主基金會,在財力上支援島內的《美麗島雜誌》。他曾說:「只有台灣的山才是山,只有台灣的水才是水。」如此熱愛台灣的學人,居然慘死在自己土地與母校校園中,真乃天道寧論。


 
陳文成遭到政治迫害,陳屍於台大校園,是威權時代的悲劇,如今台灣經歷民主轉型,需要對過去進行反省,因此,將此校園空間命名為「陳文成紀念廣場」,可以落實轉型正義,並提升台大師生的人文關懷,否則只會做研究,符合世界頂尖大學的標準嗎?缺乏人文關懷與飲水思源的大學,算一流大學嗎?
 

陳博士雖然去世已多年,然而當年警總相關人士人退伍後卻能享受優惠終身俸,有些人還長期滯留美國未歸,其中疑雲重重,有關單位應該像偵辦扁案一樣的精神處理本案,否則難杜悠悠之口。據說促轉會已經準備重啟調查,我們何妨給予掌聲?如果可以的話,連林義雄家屬命案也一起調查吧!

 

德國的轉型正義就做得非常好,連以前的幫兇都不放過,即使高齡九十幾歲,也要判刑,這不是報復,而是告誡國人,對於違反人道罪刑的犯罪,絕對不能鄉愿,否則獨裁者可能捲土重來。反觀台灣,至今還將殺人如麻的獨裁者當「偉人」崇拜,可說沒有是非觀念,不利於下一代的教育。

 

其實陳文成的死,對台灣日後的人權與政治改革等民主運動,絕對有其正面貢獻,是所有台大人的光榮。他的勇氣與對台灣之愛,尤其值得每一位有良知與骨氣的台灣人效法。

 

總之,看看德國, 想想自己。 

 

※作者為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