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年會】寫程式救國家! 「零時政府」推資料透明化

王怡蓁 2018年10月08日 19:01:00

律師侯宜秀長期擔任G0V(零時政府)的法律顧問,她指出,很多人誤以為G0V是一個正式組織,「其實就是G0V一群人聚在一起,針對議題發起專案。」(攝影:g0v Summit 2018 紀錄組)

「我們影響到了政治獻金的第二十一條規定,而法律規範的改變也會影響G0V的社會參與。」長期擔任G0V(零時政府)法律顧問的律師侯宜秀說。

 

G0V起初是一群工程師在這個社群當中寫寫程式,以「寫程式來改造社會」為口號,號召了第一場活動,將近六年的時間,舉辦過無數場黑客松。在黑客松中,歡迎任何人參與,參與者可以自行發起專案,吸引有興趣的人一起,用開放資料、開放政府的精神來進行公民科技運動。

 

而在2016年立委選舉前,超過40萬人使用的「立委投票指南」便是G0V所發起的專案,政務委員唐鳳所發起的「萌典」專案也是其中一例。

 

強化公民參與 G0V推政治獻金透明化專案

 

政治獻金修正條文第21條規範:「為強化資訊公開透明機制,將受理申報機關應公開於電腦網路之政治獻金資訊,修正為包括會計報告書之全部內容。」

 

行政院也表示,這是為了使資訊更公開透明,落實司改國是會議的決議,也將於今年底公告施行,未來大家可以在監察院的陽光法案主題網中,查到該年度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擬參選人政治獻金的收支狀況。

 

政治獻金透明化的專案來自某次G0V黑客松,當時有參與者從監察院帶出了政治獻金專戶明細,但參與者發現,政治獻金的取得方式不便,只能透過印出紙本取得,於是參與者Ronny便發起了政治獻金透明化專案

 

由G0V發起的政治獻金透明化專案,透過整理政府開源資料,將各政黨立委所收取的政治獻金視覺化,方便民眾檢閱。(取自G0V網站)

 

侯宜秀表示,據悉監察院也已經將政治獻金公開的網站外包出去,但當初的政治獻金透明化專案參與者並未參與諮詢過程,所以,侯宜秀與Ronny等人並不知道到了年底,網站會長成什麼樣子。

 

侯宜秀在參與一場國際論壇時發現,英國的政治獻金做得非常清楚,在The Electoral Commission網站上,每一筆政治獻金資料都可以查到,但她表示台灣在政黨申報的部分卻只有pdf檔,未來半年,政府會如何開放,他們也拭目以待。

 

G0V必要3元素:開放資料、CC授權、開放原始碼授權

 

從G0V草創期便協助社群法律問題的侯宜秀說,許多台灣人都聽說過G0V,連外國人也不例外,但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G0V好像很龐大,是一個正式的組織,但其實不然,G0V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針對議題發起專案,所以,組織中的人,也許會稱它為一個社群、一群人、一些源碼和文件、一種方法、一個網絡。

 

侯宜秀說,一開始她也不知道怎麼說明這個組織,她說:「我就在想如果以法律人的角度,要如何看待這個組織,跟在進行的事。」

 

侯宜秀打趣地說,生命的三要素是陽光空氣水,那G0V的法律三要素就是開放資料、CC授權、開放原始碼授權。另外還有著作權等,由於2000年後,開放、分享的概念開始慢慢流行,進而改變了法律制度,讓開放資料與開放授權觀念普及化。

 

G0V致力於推動資訊透明化,讓公民能夠在資訊充足的情況下進行判斷,進一步加強公民參與,達到深化民主的目標。(取自G0V官網)

 

堅持「去組織化」原則 G0V不屬於任何人

 

侯宜秀表示,G0V的確沒有申請商標,關於這點她與發起人討論過,她認為這是一種選擇,如果申請商標,代表有權利人出現,會變成由某人擁有,大家會認為G0V是某個人的組織。但是G0V的精神是要越多人參與越好,她說,所以可能也會造成理念不是那麼相近的人拿去使用,但這就是要承擔的風險。因此,他們選擇在法律上不主張權利保護,因為申請商標會造成進入障礙,影響力就無法極大化。

 

人人都可以是G0V 符合規範就能當「坑主」

 

在G0V的相關黑客松中,幾乎可以說「沒有人資格不符」,所以每次活動都來了很多人,主辦單位也說,根本不清楚有誰來,或有誰覺得自己是成員。侯宜秀說,G0V從去中心走到多中心,每個專案的發起人稱為「坑主」,所以這些坑主可以規範專案中的成員,也可以處理爭議。

 

從每一次的活動中,G0V慢慢累積經驗,並明定出「社群守則」。侯宜秀說,據她所知,目前社群中並未發生過太大的糾紛,頂多是會爭執怎麼做事。另外,則是G0V的網域申請規範,G0V的網域擁有者是G0V的發起人之一高嘉良,只要符合申請規範,便可以申請成為G0V的專案。

 

侯宜秀說,G0V從去中心走到多中心,每個專案的發起人稱為「坑主」,所以這些坑主可以規範專案中的成員,也可以處理爭議。(攝影:王怡蓁)

 

台灣政府光有資料開放 大數據分析風氣卻欠佳

 

侯宜秀表示,許多參與的黑客起初會遇到「撈資料」的問題,在私人網站上,就要看網站如何規定,但政府資料的部分,都可從「政府資料開放平臺」找到,所以在撈政府資料的法律層面已經不是太大的問題。

 

根據開放知識基金會(Open Knowledge International)的2017年全球開放資料指標評比,台灣在開放政府與開放資料上獲得第一名。侯宜秀認為,這顯示某種程度上,台灣政府做的蠻好的,但這兩年來,開放資料與開放政府的發展好像停擺,當其他國家在推資料分析以及AI時,台灣政府討論比較少。

 

根據開放知識基金會(Open Knowledge International)的2017年全球開放資料指標評比,台灣在開放政府與開放資料上獲得第一名。(取自政府開放資料平台官網

 

政府資訊公開,然後呢?

 

侯宜秀表示,G0V目前進行的投票指南也引發一些爭議,因為選舉快到了,上面有候選人的公開資料,某些候選人對資料的公開有些疑慮。她指出,某些候選人透過縣市政府來反應投票指南所列的「議員建議或配合款」有誤。侯宜秀表示,資訊都是政府公開的,也的確有一筆錢在那裡,但在認定性質的部分,投票指南專案內部也會討論如何認定。

 

侯宜秀提到,台灣只有政府資訊公開法,但缺乏更多關於開放政府的相關法律配套依據,像是政府並沒有說明開放資料中的去識別化怎麼做?又政府拿人民的資料來做些什麼用途?她認為這些應該都要交代清楚。

 

而在兼顧資訊公開與人民隱私的部分,侯宜秀坦言,的確是兩難,所以政府應該要跟人民說明清楚,在開放資料中,公開與隱匿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像在資料的去識別化上,某些個人資料政府想拿掉就拿掉,卻沒有交代為什麼,這就形成恣意性。

 

侯宜秀指出,關於資料開放,過去物理上與技術上的限制已逐漸縮小,像是只有紙本,要到政府機關去印紙本,甚至只能抄不能印。她說,政府的資訊公開非常重要,必須要透過資訊的公開,才能檢視政府的作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G0V 零時政府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