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私人企業的韓國司法官僚體系-《漢摩拉比小姐》觀後之四

李佳玟 2018年11月11日 00:00:00

韓國的司法階層體系從搭電梯都可以看得出來。(圖片摘自網路視頻)

《漢摩拉比小姐》:書寫與戲劇作為另一種司改的進路

 

《漢摩拉比小姐》為南韓 JTBC 電視台於2018年5月21日起播出的連續劇。或許因為編劇為南韓現職法官文宥碩,與一般法庭劇相比,劇情深入法院的組織生態。除了寫實地呈現法官案牘勞形,每日加班至深夜的情況,對於司法官僚文化,包括講究期別倫理、結案績效,巴結高層想升官,法官工作壓力與書記官工作負擔的連動,都有相當犀利的觀察與描寫。

 

至於法庭劇都會有的個案處理,本劇呈現編劇對於這些問題的思考與反省。即便老生常談的議題,譬如無罪推定原則或是職場性騷擾,編劇透過劇中主角呈現自己的體會,因此有獨特的深度。不過,劇情的安排並非是單面的教條傳輸,而是透過個性迥異的法官進行不同觀點的辯論與討論。

 

劇名《漢摩拉比小姐》看似重點放在一位新進、熱血,個性會挑戰體制的女陪席法官(朴車伍琳法官),有很多的劇情發展是她挑起的。實際上,在這齣戲裏,沒有哪個觀點視角佔上風,她與同庭(民44庭)的另外兩位法官經常進行辯論,相互激盪,也互相影響。觀後的心得常常是,有些事情需要法官向前衝,才能打破陳規;有些事情需要像另一個陪席法官(林巴愣法官)那樣冷靜分析,才不會只有口號沒有細節。有些事情需要像審判長(韓世尚法官)那樣,注意人心與人情,才不至於明明是一樁好事,卻橫生波折。

 

與其他法庭戲相比,本劇難以被忽略的,是編劇對於性別議題的反省,以及對於司法在南韓社會階級問題所扮演之角色的反思。南韓影視作品有不少都會帶到貧富差距的問題,但大概只有這一齣戲,編劇會透過林巴愣法官的口,講出:

 

「無錢無勢的他們,帶著茫然走上街頭。有一點錢的人,只相信中間人的話打起官司,真正有權有勢的人,根本連賄賂都不用賄絡,因為早有成為他們其中之一的法官,來幫他們,替他們來主持審判。」

 

難得會有在電視劇會這麼深刻地去探討這些問題,因而值得筆者花時間轉述其中幾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召喚更多的觀眾與台灣自己的實務寫手,誠實地,深刻地,帶著對於人的基本關懷,反思司法所有的問題。我相信,這也是一種司法改革的路徑。

 

漢摩拉比小姐第四集與第五集處理司法官僚體系,以及衍生的性別問題。韓國的司法文化在多大程度可以跟台灣的情況呼應,令人好奇。

 

先說劇情。

 

第四集有一幕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民44庭林法官與朴法官打算參加法院內的學術研討會,走到電梯口時,發現有一大群法官正在等電梯。這時畫面在每個人的頭上顯現各個人的期別,大致上越資深的站越前面,資淺的自動站後面。

 

當電梯來時,兩個資淺法官一個箭步跑去按住電梯。資深的法官本來要跨進去了,發現旁邊有女法官,立刻表示風度,示意讓某個女法官先進去。這時這個女法官跟著其他資淺法官誠惶誠恐地彎下腰,恭請資深法官先進電梯,大家禮讓個沒完沒了。直到天兵朴法官說一聲「沒人坐的話,我就先進去了~」才打破僵局,但此舉讓所有人面面相覷。為了阻止朴法官再出亂子,林法官硬是用身體擋住,讓漢摩拉比小姐不會率先離開電梯。

 

這一集不僅用搭電梯這一件事表現韓國的司法階層體系,還有其他匪夷所思的劇情。包括資深法官抄襲資淺法官的文章,資淺法官去申訴時,被首席審判長要求不要這麼不懂人情事理,不要公開抗議。首席審判長還半威脅地跟林法官說,如果堅持抗議,就要處理同庭陪席的朴法官。此外,法院內聚餐,所有的法官按照期別坐好,想要官運亨通的資深法官們則圍著院長敬酒,誰站誰坐,都有規矩。不過不想升官的法官(例如民44庭審判長韓法官),似乎只要認真審判,即便有時在旁邊隨便亂放砲,好像也不會真的被怎樣,至多得到一堆白眼球而已。

 

至於法官「升官」,去當首席審判長或是法院院長有什麼好處?據說待遇等同於行政部門的次長,可以配車,還有司機。一個跟林法官同期的年輕法官告誡著林法官:「這可是大韓民國,等到你年紀大了,參加同學會,只開著一台破的國產車,相對於有司機開著進口車出席的,你覺得大家會用同樣的眼光看待嗎?」

 

為了升官,法官除了努力巴結長官,陪長官交際應酬,裝小可愛之外,有些審判長非常在意業績,為減少積案,逼迫陪席趕判決,甚至經常怒罵陪席,要求陪席法官不能因為個人私事影響結案。此種壓力導致某一庭的陪席女法官即便因為懷孕身體不適,也不敢請假,每日加班到十二點,回到家裡,還會接到審判長電話,質疑她為何現在就回家,最終壓力大到昏倒流產。

 

朴法官因為此事非常得生氣,她想發動連署懲戒這個審判長,不顧審判長的阻止。林法官建議連署召開法官會議,討論法院內的性別歧視問題,他幫忙在院內發群組信。但這樣的對抗,不管是懲戒,或是要求召開法官會議,都引發了法院內部的緊張,甚至是世代對立,林法官與女法官找人連署並不順利。

 

 

林法官為此跑去找之前認識的一個資深法官,希望這個資深法官可以號召其他的資深法官。這個資深法官跟年輕的林法官說,現在社會對於司法的印象很差,鬧出這種事情,可能會讓大家對於司法的印象更差。而且,相較於司法改革,這只是小事。林法官很不以為然,他說:「就在身邊工作的人,每天都會感受到羞辱跟挫折感,這些小問題累積起來,不就是結構的大問題嗎?」

 

很有正義感的朴法官跑去找自己的審判長韓法官幫忙。韓法官質問她:「當你在幫流產的女法官出頭時,你曾找過審判長們談嗎? 做為一個法官,你為什麼只聽一方的說詞就下結論? 連你的審判長,你也沒有想要先談一下,只是忙著生氣,這件事從一開始,處理順序就錯了。」審判長韓法官要朴法官記得,「審判長也是人,不是甚麼外星人或是怪物。」

 

法官會議雖然在審判長韓法官的幫忙下,來了不少人,但因為司法行政自始把時間排在法官最忙的時間,等於是用技術阻撓會議的舉行,最終人數不足因而流會,最後朴法官向法院院長要求發言,她先說了她對於自己審判長韓法官的尊敬,喜歡自己的審判長即便參與審判二十年,至今還是會詳細地查閱卷宗紀錄,把每個案件的當事人都當一個人地尊重,她希望所有的陪席法官,都可以這樣尊敬自己的審判長。

 

講完這個,她話鋒一轉,說她也討厭這種為了績效,為了升官,趕著結案,因此壓迫陪席的體制。末了她引用某個已退休的女性大法官的話,她努力鬥爭,但若失敗時也會瀟灑撤退,她感謝今天到場的人跟她一起跨出第一步,她的話引起很多的迴響與鼓掌。

 

這一集的結尾頗為英雄主義,但審判長韓法官質疑朴法官作為法官,在為人伸張正義之前,是否聽取所有的意見,調查所有的事實,盡到法官的責任,點醒朴法官。以及林法官主張司法改革必須從身邊做起,必須從身邊開始建立對人的尊重,這些都為劇情增添深度。

 

【後記】

 

11月2日台北律師公會邀請《漢摩拉比小姐》編劇文裕皙法官來台座談。可以容納一百人左右的台北市長藝文沙龍表演廳裡,湧入對這齣戲好奇的人,把表演廳坐得滿滿的,還有人因為沒有報名進不來。不同背景的人對這齣戲有興趣的原因不一樣,對於法律人而言,法官用一齣戲揭司法的底,這樣OK嗎?


當年座談會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在問「這樣OK嗎」。廢死聯盟的林欣怡執行長首先舉手,她問《漢摩拉比小姐》充滿了對於司法體系的反省,寫出這齣戲的他在司法體系裡的人緣好嗎?我的問題跟這個問題類似,我問他,《漢摩拉比小姐》裡描繪司法特別優待財團,這樣的描寫不會減損判決的正當性,使人民更不相信司法嗎?

林欣怡的這個問題讓我身邊的傳播學者皺眉,我笑笑說這個問題很「台灣」。說他很「台灣」,是因為近幾年來,由於司法公信力低落,檢討台灣司法體制問題的法官會被同儕厭惡排擠,理由是「司法已經這麼被討厭了,你居然還來插一刀!!」會公開反省司法問題的法官,常被懷疑只是想要沽名釣譽,於是就把整個司法當作成就自己的犧牲品。

我問他的那個問題,則是我看《漢摩拉比小姐》時最大的疑問,這齣戲對於司法與階級的問題反省好深刻,又檢討司法生態,又檢討司法對於財團的偏袒。雖然從過去到現在不乏有研究或是報導抨擊這些問題,但是從法官的口中講出這樣的話,不會更坐實了大眾對於司法的想法並沒有錯誤?他對於司法的尖銳批判,不會招致同儕或司法當局的不滿?

對於人緣的問題,他說,他自己年輕時像朴法官,法院內沒有什麼朋友。但年紀稍長,比較像審判長韓法官,講話比較會繞些彎,稍微有多一點朋友。但他認為應該要呈現司法的真相,他覺得對的事情,重要的問題,還是要說出來,重點在於表達的方式,「要親切地說」他強調。

對於我的疑惑,他完全同意,他說的確有人這樣反應過,他也一直在拿捏講的尺度。不過他說,其實人民對於司法的想像更糟。他的做法,只是誠實地寫出司法的實況,承認法官並不完美,判決會出問題,他的戲裡因此充滿了法官的苦惱。然而,即使問題一大堆,還是有法官努力地想要改變這個狀況,解決這些問題。這樣,即便判決結果並沒有符合人民的期待,但是人民在這齣戲裡看到了法官的自省。《漢摩拉比小姐》播出之後,司法信賴度反而提高。

我沒追問到底提高多少,我也不相信,那些盤根錯節的問題,那些因此所導致的司法不信任,會因為一齣戲而神奇地得到解決,改革的路漫漫。

不過文法官提供一個解套的起手式 ~~ 與其不斷強調「我們其實沒有那麼不好」,或是「你誤會我們了」,司法與社會的溝通,不如就從坦承「我們的確不夠好」開始。

 

 

 

※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