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毛澤東是華為的靈魂

余杰 2018年12月28日 07:00:00

華為輪值首席執行官胡厚崑呼籲美國、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的政府提出證據,來支持「華為產品構成安全風險」的指控。(湯森路透)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華為輪值首席執行官胡厚崑呼籲美國、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的政府提出證據,來支持「華為產品構成安全風險」的指控。胡厚崑強調,對華為設備安全性的指責源於「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他警告說,從5G網絡通信中排除華為產品,將增加成本,阻礙創新。

    

西方各國自然會陸續公佈華為替中國政府和中國軍隊服務的證據。胡先生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華為不是一家普通的、正常的、健康的私營企業,華為與共產黨、解放軍和安全部門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而華為的創始者任正非早在十多年前就公開宣稱,華為的文化就是共產黨文化。

    

一向低調的任正非有一次在歐洲接受記者訪問時脫口而出:「華為的文化某種意義上講不就是共產黨文化嘛,以客戶為中心不就是為人民服務嘛;為共產主義理想衝鋒在前,享樂在後,不就是奮鬥者文化嘛。董存瑞和黃繼光都是光榮的,共產黨不是長期艱苦奮鬥嘛,共產黨沒有大起大落,豪華生活。」

    

作為一名解放軍的退役軍官,任正非非常注重政治學習,熟讀《資本論》等著作,而研讀最深的還是《毛澤東選集》。一名跟隨任正非多年的老員工說,任正非一有閒工夫,就琢磨毛澤東的兵法怎樣成為華為的戰略。而此前,任正非在部隊期間就是「學毛標兵」。

    

有左派和毛派人士更撰文指出,仔細去研究華為的發展,以及任正非的管理思想、戰略方法,不難看到毛澤東思想的深深印記。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主席誕辰紀念日,任正非在市場部整訓大會上發表了《目前的形勢與我們的任務》,題目與毛澤東在一九四七年發表的文章完全相同。而兩篇文章的誕生背景也頗為相似,都是完成了「農村包圍城市」,開始向更大目標攻堅的關鍵時期。

    

一九九八年,任正非寫了一篇《華為的紅旗究竟能打多久》,標題就是來自毛澤東在井岡山時期的那篇著名文章,只不過一個是革命樂觀主義精神,一個是深沉的危機意識。

    

同年,在華為舉行的「產品研發反幼稚大會」上,任正非以《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為題發表講話,用毛澤東上世紀五十年代訪問蘇聯對中國留學生所講的這句名言,鼓勵華為的年輕研發人員對未來充滿信心,相信華為經過努力一定能夠發展壯大,成為與國際巨頭比肩的企業。

    

除了這些,任正非還寫過《反驕破滿,在思想上艱苦奮鬥》、《要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在自我批判中進步》,他的講話裡還經常可以看到諸如「統帥」、「將軍」、「正規軍」、「土八路」、「新兵蛋子」、「炮火」等軍事詞彙。

    

對此,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商學院教授孫滌亦指出:「顯而易見,任正非的精神導師是毛澤東。從理念到概念,乃至行文風格和詞句表述,毛澤東的直接影響無處不在。事實上,有不少企業家正在自覺或下意識地運用毛澤東的管理哲學、方法、風格,任正非是其中出類拔萃的一位。」

    

在西方,沒有一個企業家敢説,我們的文化就是納粹文化,希特勒是我們企業的靈魂。然而,任正非卻一邊洋洋得意地宣稱華為的文化就是共產黨文化,毛澤東是華為的靈魂;然後,一邊希望西方民主國家向其敞開大門,任其攻城略地,並將其當著一家跟蘋果、通用一樣的遵循自由市場經濟的法則的企業來對待。西方國家當了太久的東郭先生,如果任由這種情況發展下去,華為這頭惡狼必定會在中共的指揮下,咬斷西方的脖子。

    

孟晚舟事件是民主世界吹響的「狼來了」的第一聲號角。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五眼聯盟」,以及日本、法國、德國、比利時、捷克、印度等越來越多的國家一起向華為説「不」,也就是向中國説「不」。

 

※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關鍵字: 華為 毛澤東 孟晚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