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衝突警示】台灣首當其衝 顏慶章:應降低對中國經濟依賴

李紹瑜 2019年03月28日 13:21:00

顏慶章認為,台灣除了須向美國學習所得稅改革,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台灣應該要致力降低對於中國市場的依賴為上策。(攝影:陳沛妤)

28日財政部前部長顏慶章在東吳大學「美中貿易衝突面面觀」講座上指出,川普上任後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等國際組織並非重返孤立主義,而是重回亞洲、箝制中國的準備;川普的所得稅改革更是穩固美國對中國展開貿易制裁的資本。

 

顏慶章指出,在美中貿易衝突中,台灣是所有中國貿易夥伴承受最立即又嚴峻的影響者,因此,顏慶章認為,台灣除了須向美國學習所得稅改革,並要致力降低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為上策。

 

顏慶章首先解釋,美中貿易並非「戰爭」,而是「衝突」,而貿易衝突雖是經濟問題,但絕對會涉及到政治、外交、法律等實務層面,顏慶章還以韓國瑜喊出的口號「經濟100分、政治0分」為例,直言:「這是不可能的。」

 

美國的事前準備

 

川普團隊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讓許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顏慶章認為,川普卻願意重返CPTPP(日本自美國退出TPP後將之改名)是希望能獲得更好待遇,已有足夠力道對付中國,因此,顏認為美國此舉並非重返孤立主義,反而是要讓美國重回亞洲、箝制中國的重要政策。

 

顏慶章指出,川普也藉由美國所得稅改革的成功,蓄積對中國貿易戰的基礎,美國引用雷根經濟學,降低所得稅率、並改為「美國來源所得課稅」,只有在美國國內產生的所得稅,才需要課徵稅務。顏慶章認為,台灣應向川普看齊,進行所得稅的改革,讓經濟有所成就之人不用受到懲罰,人民投入經濟活動也能夠增加。

 

(攝影:陳沛妤)

 

川普對中國的要求

 

中國日前已態度軟化,向美國表明願意用6年的時間購買美國產品,來消緩美中的貿易逆差;不過,改善美中貿易逆差並非美國唯一要求。顏慶章指出,美國已結合歐盟及日本,強烈要求WTO (世界貿易組織)推動改革,包括竊取智慧財產權、強制技術移轉、貿易扭曲行為及產量過剩問題;並要求WTO剝奪中國的會籍,以防止中國繼續利用WTO,從事各種不公平貿易競爭。

 

美國為何對中國如此失望?顏慶章引述美國總統彭斯的演說,彭斯指出,美國支持中國加入WTO,且在20年內GDP增加9倍,但中國卻不斷擴大美中貿易逆差,還提出「中國製造2025」,想爭奪世界經濟主導權,中國更不斷利用手段竊取美國高端科技的財產權,甚至要求美國公司交出商業機密,做為在中國從事營運的代價。

 

「習近平應該得到一點教訓,」顏慶章指出,美國要求中國須進行結構性改革,包括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終止強迫美商移轉技術、不得要求需與中國企業合資經營、停止對國內企業的補貼;然而,前三項中國都能接受,唯有要「中國停止對國內企業的補貼」這項語帶保留,因為這將對於中國共產政權的鞏固,帶來很大挑戰。

 

而針對台灣在這一波貿易衝突中應有的態度,顏慶章認為,台灣除了須向美國學習所得稅改革、奠基經濟基礎外,在美中衝突裡,台灣是所有中國貿易夥伴中承受最立即又嚴峻的影響者,中國只要遭受1%的經濟衰退,台灣將面臨0.9%的負成長,因此,顏慶章認為,台灣應該要以致力降低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為上策。

 

一帶一路政策真相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BRI)計畫中,有一項為巨額融資債偏好務艱困國家,不過,顏慶章表示,BRI仍欠缺透明的巨額融資,國際貨幣基金及世界銀行一致指出,目前70個涉及BRI貸款的國家,已多達23個陷入「債務陷阱」,其中包括巴基斯坦、吉布地、瑪爾蒂膚、寮國、蒙古等已成為高度危險得債務國。

 

另外,根據歐盟及美國智庫統計,BRI得標廠商約90%是中國公司,甚少創造所在地國家的經濟效益,更不用說歐盟及美國,都難分一杯羹;而目前陸續有一帶一路參與國,包括巴基斯坦、緬甸、馬來西亞、獅子山共和國等國家,因主權與經費過高問題,拒絕或要求中國重新檢討BRI計畫。(學姊稱「統獨是個假議題」

 

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左)與東吳商學院院長傅祖壇(右)講座後合影。(攝影:陳沛妤)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