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瀕內戰邊緣】接收格達費殘兵和米格戰機 軍閥割據戳破阿拉伯之春

吳洛瑩 2019年04月17日 13:36:00

利比亞正處於第三場內戰的邊緣。(湯森路透)

利比亞正處於全面開戰的邊緣。

 

主要參戰雙方為以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為據點、獲得聯合國支持的「民族團結政府」(GNA),對上雄踞東部由軍事強人哈夫塔爾( Khalifa Haftar)領導的「利比亞國民軍」(LNA),再加上其他許多小型而結構鬆散的武裝組織攪和其中。2011年阿拉伯之春後,強人格達費(Moammar Gadhafi)倒台,利比亞盤根錯節的各方勢力就此陷入混戰,最終仍免不了眼前的第3場內戰。

 

 

那場以民主浪潮為大旗的革命,延燒北非和阿拉伯世界,但想像中的那個新世界並沒有誕生,以利比亞為例,反抗勢力推翻了執政42年的獨裁者格達費,但是他身後留下的龐大軍火庫,雖然在聯合國在武器禁運的狀況之下,卻仍被哈夫塔爾接收,甚至有其他更多武器是從阿拉伯國家、北約盟國手中流入,為要協助哈夫塔爾打擊極端組織、協助反恐。

 

至少150人喪命

 

但令外界意想不到的是,本來即將在聯合國斡旋之下整合各方勢力的談判過程中,坐擁大批武力的哈夫塔爾竟於4月5日突然進軍首都發動攻擊,目標是要奪回的黎波里,但據聯合國統計至今已造成約150人喪命。

 

在對手眼中,哈夫塔爾是雄心勃勃的獨裁者,其中一位他的指揮官被國際刑事法庭以執行數10起非法處決為由,發布通緝。

 

其實過去幾年之內,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俄羅斯和法國的幫助之下,他打利比亞境內的極端勢力、控制了大部分的利比亞東部,其中包括幾個主要的產油設施,近期哈夫塔爾的勢力也伸進南部,儼然展現出自己是一個可以統整國家各方勢力的強大領袖。

 

 

接受格達費殘餘兵力 哈夫塔爾實力最強

 

現年76歲的哈夫塔爾除了接收了格達費的勢力之外,也吸收部落組織,還攜手伊斯蘭極端保守正統的薩拉菲派(Salafist),該組織的武裝勢力有整齊劃一的制服,也有明確的指揮官。再加上與2014年被趕出的黎波里後取得西部津坦控制權的民兵組織結盟,哈夫塔爾麾下LNA的武力遂成為利比亞各派系中最強大的一支。

 

不僅如此,哈夫塔爾還獲得埃及提供的米格戰機、無人機、攻擊直升機和被視為戰地保命裝甲的防地雷反伏擊車。

 

LNA的重裝武力和空中兵力在空曠開放地區取得優勢,但是不利於都市區域作戰,先前出戰班西加和其他城市就留下一片狼藉,這個情況也很能會發生在首都的黎波里,當地民兵組織打算把LNA引入,再分塊擊破。

 

 

中央過渡政權被小型武裝組織纏繞

 

另一方面,自2016年起控制首都,目前獲得聯合國和西方國家支持的中央過渡政權政府GNA,由毫無軍事背景的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領導,也被迫提供其他民兵有力的法律保護,讓這些小型武裝組織出力擊退哈夫塔爾。

 

 

德國國際與安全事務研究所(SWP)的利比亞專家勞舍爾(Wolfram Lacher)指出,薩拉傑政府旗下一支最主要的民兵組織已滲透GNA內部並竊取國家資源,構成一個橫跨商業、政治和執政團隊的犯罪網絡。

 

舉例來說,其中一個「特別嚇阻部隊」(Special Deterrent force)控制了首都的門戶,也就是目前唯一一個仍在運作的機場;纳瓦西旅(Nawasi Brigade)則掌控了薩拉傑政府的海軍基地。

 

非洲移民遷往歐洲的複雜門戶

 

獲救的非洲移民,原先欲從利比亞搭船橫渡地中海到歐洲申請庇護。(美聯社)

 

像是一團纏了又繞的電線、混亂的利比亞在2011年之後,成為要逃離非洲內亂和貧困的主要移民途徑,地中海彼端的歐洲大陸就是他們美好的目標,期盼有日子在那裡會過得好。

 

因此上萬名移民紛紛透過人蛇仲介擠上一艘艘小船,要橫渡險惡水域。

 

不幸的是,其中命喪大海或是被其他被人蛇和武裝組織拘留囚禁不在少數。而歐盟也提供薩拉傑政府援助,要求協助阻止移民不斷湧向歐洲。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關鍵字: 利比亞 哈夫塔爾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