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言情作家伍倩談《匣心記》:不是我在創作故事,而是故事在對我講話

上報生活圈 2019年04月19日 10:00:00

中國知名言情作家伍倩(圓神提供、翻攝自youtube)

中國知名言情作家伍倩的長篇小說《匣心記》近日在台灣出版,這是描述五歲被家人賣入青樓的女主角「青田」,如何逐步攀升為京城最有名的花魁的故事。在近年「宮鬥」題材的流行之中,開創「妓鬥」類型,獲得讀者極高的評價,目前正準備展開影視化中,下面就來看看伍倩本人怎麼談這部作品。

 

Q:請談一談《匣心記》的緣起及創作靈感。

 

A:

並不是說我絞盡腦汁去創作一個故事,是這個故事,這個自成圓滿的故事它,找到我,找上門。我總是喜歡用通靈師和幽靈,來比喻作者以及筆下人物的關係,就是這些來自於彼岸的幽魂,他們有話要對這個世界講,在他們講完之前,他們是不會放過我的。

 

法國超現實主義作家André Breton(安德烈.布賀東)有一部作品名字叫做《連通器》(Les Vases communicants),我特別的喜歡這個概念。實際上作家的角色就是tube,是油管,把所有的那些,未成形的故事、那些人物,帶到這個世界上的一個連通器。

 

反而是這個故事全部寫完,我返回頭再看的時候,我會發現有一個地方非常的有意思:就是在書裡面開頭濃墨重彩所描寫的這個地方,它是古代的高級妓院、青樓,在這裡面,是一群生理健齊的女子和帝國頂級權貴男性的周旋。這是一個身分和性別大碰撞的地方,是一個市井和宮廷的交會點,是所有那些殘酷又迷人的故事發生的集中場域。

 

Q:請談一談《匣心記》的故事內容。

 

A:

《匣心記》是一個關乎於愛情、人性,還有命運的故事;是從聲色犬馬的名利場,一直延伸到權力爭奪的生死劇。

 

其中最重要的兩個人物:男主角齊奢是攝政王,女主角段青田是青樓女子、是花魁。這兩個人物所代表的符號,一個是權力;另外一個是性。這兩個東西眾所周知,就是人性的照妖鏡、就是試煉一個人本質的熔爐。

 

所以我們會看到,男主角齊奢對女主角青田說:「我是皇子,我是在珍寶堆裡面蹣跚學步、咿呀學語,我這雙眼睛遍閱奇珍,絕不會看錯!這個世上唯一的無價之寶就在這。」然後他把手放在女主的心口上。

 

我們又可以看到,青田對齊奢說:「你手握的是滔天富貴、傾天權勢,那只不過是你這個人身上,最不值一提的地方。」

 

直到最後,齊奢被迫要在他賴以維生的權力,和他一直守護的、他做為一個人,最後的信仰和良知──就是他的愛情,之間做選擇的時候。他對青田講:「如果我手中的權柄,不能使我堂堂正正娶妳為妻,對我就一錢不值;如果我已經有幸娶妳為妻我手中的權柄對我也一錢不值。」

 

如果我借用、我誤用聖經體來說的話,就是:「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所行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貴賤、苦樂、生死、時間,都曾經試圖隔絕他們的愛,而他們僅憑藉著愛,就已經在這一切之上,得勝有餘。

 

Q:請介紹《匣心記》的女主角段青田。

 

A:

我要借用男主角齊奢的話來評價她。

 

有一次青田在比較傷感的時候,她對齊奢講:「為了留住你,我可以出盡百寶。我可以今夜豔浪無儔,明夜清麗素雅,變成十個女人、一百個女人。」齊奢回答她說:「妳本來就是一百個女人,妳就是我的窯子、我的後宮。」

 

青田的身體裡面大概真的住了一百多個女人吧!還有男人。她是一個非常複雜、非常多面的人物。就像剝洋蔥一樣可以一層一層剝出來很多不同的層次。

 

至於這個人物的複雜性,我還是希望留待讀者朋友們自己去發現,不管你最後喜不喜歡她,一定都會被她深深的打動。

 

 

*更多資訊可看《匣心記 1》,圓神出版。

 

 

【作者簡介】

伍倩

生於夏天,太陽獅子,月亮天蠍。北京大學法語文學博士,現在大學任教。

 

鍾愛文字與故事。惟願自己能一字字講述好每一個故事,這些故事自冥冥之中找到我,藉我的筆墨降臨人間,帶給我歡笑與眼淚、光明與黑暗。

 

你想歡笑?想流淚?想永生難忘一個故事?我和我的故事都在等著你,希望能在書裡碰到你,也希望你可以在書裡,和你自己迎頭相遇。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出版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出版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藝文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伍青 匣心記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